久久书院 - 恐怖灵异 - 从绝世唐门开始加点修行在线阅读 - 第21章 古老的变式,霸熊武魂

第21章 古老的变式,霸熊武魂

        “咳咳。”

        素子仪也不做他想。

        除非真让这位大师狂热崇拜者见到其本人的表现,李信一不管说什么,都打击不到他,只会是自我认知弥补改变成完美。

        他继续着之前的说法。

        “我结合了当年这位主教的二律背反定律与六位矛盾世界观,对于觉醒石的本质定义,以及激发,就是现在这个仪式了。”

        说话间,其实仪式阵已经刻画好了。

        比觉醒仪式阵要古老,要复杂,透着几分野性的味道。

        他将觉醒石放入六个角之位中,讲解道:“常规的觉醒仪式,其是由秩序与混乱为顶上二点,善与恶为中央二点,生与灭为底层二点的六角构造。

        这种构造是最为稳定且无害的。

        但这是最古的仪式吗?”

        并不是。

        李信一研读过部分魂师史,在最早且古老的时代,武魂觉醒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事情。

        觉醒死人不是假话,而是常态。

        “究其根本,是因为当时的六角构造与现在不同。中央二点不变,其根本在于顶上与底层。”

        素子仪的表情有些凝重。

        他看着已经安置完毕,并引导李大走进仪式阵中,深吸一口气,道:“生与灭,是最早仪式阵中的顶上二点。”

        生与灭吗?

        等等!

        李信一隐隐有了猜测:“也就是说……”

        “没错。”素子仪点了点头,“实际上,现如今的所有魂师,绝大部分都是以秩序或混乱为本质的。其体现,便在于器武魂的泛滥。

        在最早期的武魂史中,可以说从没有出现过器武魂。”

        “从未出现过器武魂,怎么可……”李信一脑中电光一闪,“秩序与混乱,生与灭……原来如此。”

        “看来你明白过来了,信一。”素子仪一脸欣慰,“魂师定下了人为大陆主流,并平天下,奠基秩序的,是手中的器。

        古帝以剑削平天下。

        其后以塔为其助力。

        其臣以锤铸造百兵。”

        素子仪顿了顿,长吸一口气,语气肃穆:“当初的魂师也不过是继承了部分魂兽的姿态,如何能够与其本就是魂兽的敌人相战而胜。

        无他,唯以刀剑干戚。”

        “秩序由器而来,混乱亦是由器而起。”

        李信一感叹一句。

        作为穿越者的他太清楚这一点了。

        如今魂师与魂兽之间脆弱的平衡秩序,在未来是因何而被打破的?

        无他,斗铠也。

        斗铠为器啊!

        “实际上,绝大部分的强大器武魂,都曾经在古老历史中留下了浓厚的一笔。”素子仪也是感叹,“也不知究竟是因昔日有此器,故而后有武魂,还是有武魂,故而昔日有此器?

        这在理论界是个极具争论的话题。

        我是前者的支持者,所以我的论述中当初是魂师执器,起初不存器武魂。

        但如果是另一派的话,他们的论述是因有器武魂觉醒诞世,故而人定天下主流,先有的器武魂魂师。”

        学术之辩啊!

        这玩意挺麻烦的,毕竟不能时间穿梭回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个情况,只能是各执一词罢了。

        素子仪也不想影响太多,便继续讲觉醒仪式的事情:“我现在这个觉醒仪式,其顶上二点为生与灭,可以说是一种实验。

        因为觉醒仪式是那位魂师初祖定下的,那么也就意味着,他老人家当年的顶上二点便是生、灭。

        传说之中,他老人家是而立之年觉醒,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缘由。”

        原来如此。

        李信一点了点头,看着仪式阵内的李大,道:“兽武魂吗?”

        这较为古老的觉醒仪式看起来跟现在的觉醒仪式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差异,就是光。

        从六角升起的光,是一种粉色的光。

        淡淡的粉,但其中似乎有种让人理解不了的气息,让他的神之火武魂都本能产生一丝向往的感触。

        那光其实很淡,淡的如同一缕烟尘光晕,叫人看不真切,只能看清的是色。

        粉色。

        “这……”

        李信一心头震动,不知有多少思绪在心里闪动而过,最后又消失不见。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力量是粉色的?

        只看了斗罗二,其余系列皆是云完的李信一,自然是没有看过神界传说的,只是在贴吧云过斗罗神界的构成配置,自然不知道某两位神王的融合之力是怎样的。

        他轻轻吐了口气:“老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素子仪摇了摇头:“我也不是神,哪怕是书本记载的知识,我也不敢说记住了世间万分之一的内容,如何能说一切皆知?”

        他看着面前的粉色光罩,以及那里面,正在经历翻天覆地之变化,整个人似乎极为痛苦的李大,叹了口气:“一切都只是我自历史的记载,以及古人的理论中推断出的。

        或许,这就是那位先祖曾经经受过的力量,但也可能不是。

        最后的结果……”

        不死。

        已经是素子仪能够做出的极限操作了。

        毕竟是在已经稳固了不知多少年的觉醒仪式上进行变化,哪怕这就是古人昔日最初的仪式阵,但如何能说今人与古人就一定相似?

        一切其实都是个未知。

        说话间,粉色的光越来越淡,觉醒仪式逐渐到了末尾。

        李信一念头一动,能够感受到天地元气的流动,在这一刻形成了一个十丈方圆的小漏斗,朝着李大倒灌过去。

        “啊——”

        一声咆哮,土黄的光闪烁即逝。

        只见李大整个人骨骼咔咔暴动,整个人又暴涨了一圈,膀大腰圆,体魄壮实,肌肉隆起,破布麻衣都被撑破了。

        一层暗黄的绒毛自皮肤下钻了出来,眉眼变化,如同一头人熊。

        “武魂觉醒了!”

        素子仪微微一探头,看着对方这番变化,惊道:“魂力波动,这我不会感应错的,看来有先天魂力。至于这武魂……

        看着像普通人熊,但毛发纹理来看,像是一种高级魂兽——霸熊!

        在熊类魂兽中,也算是上位的了。”

        霸熊武魂?

        李信一抬头看着面前比自己都高了一头的李大,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被熊瞎子害死了父母,最后却觉醒了个熊类武魂?

        这该死的命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