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恐怖灵异 - 从绝世唐门开始加点修行在线阅读 - 第49章 坎卓尔城城主

第49章 坎卓尔城城主

        李信一觉得王冬儿身上绝对有秘密。

        毕竟,如果说王冬儿、王秋儿都不是唐舞桐,那斗二开始那可谓是无利不起早的唐佛祖,至于搞这么复杂?

        说起来,整个斗罗大陆上,能够让人上心的也就那么几样。

        一定要讲的话,那就只有血脉可言了。

        随口应和了一句,把王冬儿给安抚下去,李信一带着心事,便一同向故地而去。

        来时二人,归时四人。

        各个都有了大变化,大的让人都看不出来了。

        一到坎卓尔城,熟悉的叫卖声与乡音叫李信一觉得亲切,到酒店定了三间房,吃了顿本土大餐,便带着三人又是城中乱逛。

        临近下午的时候,才一个人入了城主府。

        “王城主,你好你好。”

        城主府的大厅内,李信一坐在客位上,对首位的五柳须中年笑道。

        “你便是老熊说的那个少年英才?”王城主眼皮一跳,把自己给惊到了,“属实是惊讶到我了!”

        “都是老师教得好。”李信一哈哈一笑。

        王城主也不是傻子,自是知道,这岂止是老师教得好啊!

        如此小小年纪,便是三环魂尊,必是那天资绝顶之人,且平日有天材地宝进步才成!

        寻常平民家中的孩子,正道法子根本就养不出来。

        不成,必须要与之交好!

        “我看李少年你如今这个年纪,也差不多了,不如我给你开个推荐信,去史莱克进修一番?”王城主提议道,“我毕竟是主城城主,这个能力那还是有的。”

        当然,这也是之前熊城主便与他讲的事情。

        那时候王城主寻思卖自己这个下属兼老友个面子,回头写上一封,费不了多少笔墨。

        但如今看嘛……

        亲口说,总比别人说要好些的。

        史莱克学院吗?

        李信一两眼一眯,问道:“王城主一年能推荐几个?”

        “推荐几个?”王城主一愣,接着大笑起来,“多少都成。你要知道,我们也不过是能够推荐,不能保你稳过,去了史莱克城,还要经历一次考核,过了才是真正的成为史莱克学院学生。

        那考核太难,历年都是十去八九,只留一二,所以我们这些主城城主推荐多少那都不嫌多,最后绝大部分都是被刷下来的。”

        也是。

        毕竟史莱克学院现在是走的精兵路线,说好听点叫优中选优,说难听点就是精英主义。

        不是天才人不收。

        但真正的贫民天才少有能够达成条件,去史莱克学院的。

        所以嘛,史莱克学院里扔个石头,随便就能砸着富二代、官二代、魂师二代,太简单了。

        “那便好。”

        李信一点了点头:“回头还要麻烦王城主了,我这需要几封推荐信。当然,也不叫城主白费笔墨。

        熊城主那口刀您见过吧?”

        “嗯?”

        王城主想起上次熊城主来的时候,朝他显摆的那口宝刀。

        不得不说,的确是口好刀啊!

        虽然不是魂导器,但可以说是有过之而不及。

        “怎么?”王城主问道,“小友,你能找到锻造宝刀的大师?”

        “算是吧。”

        李信一道:“推荐信到位,宝刀便可奉上。”

        “好!”

        王城主心想,可算是不用看熊城主那臭显摆的模样了。

        当即便拍板下来。

        反正就是写个推荐信的事情,到时候进不去也是自己不如人,怪不到他身上,是真就费点笔墨而已。

        这些事情谈完之后,李信一喝着茶,与王城主闲聊了两句。

        最后,把话题转上了正轨。

        李信一将茶盏往桌子上一放,吐一口气,瞥了四周一眼。

        “王城主,不知可否叫四周退下一会。”

        “这……”

        王城主迟疑几分,想到自己毕竟是个魂王,倒也不怕人一魂尊,便点头同意。

        见四方人皆是退下,李信一取出火焰面具,附在面上,道:“王城主,前些时日,鸣鸿所托,不知有何结果?”

        “你、你是鸣鸿!”

        不得不说,坎卓尔斗魂场的保密工作做的还是蛮不错的。

        当然,对于史莱克和四国高层来讲等于没有。

        “是我。”李信一问道,“我拜托的事情,做得如何了?”

        王城主想起鸣鸿拜托之事,吞了口口水。

        他见四下无人,拉进与李信一的距离,小声道:“你是老熊的后辈,听我一句劝,这件事别插手了。”

        “嗯?”

        李信一眉头一挑:“细说。”

        “说不得。”

        王城主头摇的像个拨浪鼓,长叹一口气:“这件事背后涉及的人,便是封号斗罗,都不敢轻易踏足啊!”

        李信一心知肚明,道:“是昊天宗的人吧。”

        “你知道?”

        自是知道的。

        李信一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要是都猜不出来,他的属性就是白点的了。

        他以鸣鸿身份所拜托之事,自然是王冬儿的事情,找她的父母。

        而王冬儿现如今什么身份?

        昊天宗的少宗主诶!

        用屁股去想都知道,王城主说的涉及之人,自然是昊天宗的人了。

        毕竟是万年以上的隐世宗门,世人寻常魂师都是只闻其名,不知其根底,依稀听说过海神大人便是昊天宗的后被这么个疑似八卦,实际事实的事情。

        不过他们都清楚的一件事,那就是这等隐世的万年宗门,都是有封号斗罗存在为根基,非是小门小户能碰瓷的。

        “王城主,我也给你透个底。”

        李信一安王城主的心,道:“我背后那也是有隐世宗门支持的,这件事乃是他们宗门之间的事情,你既然卷了进来,便莫说什么踏足不踏足。

        说于我,日后自是保你无恙。”

        说完,他伸手一拉,把王城主直接拽了过来。

        小手瞬间大如蒲扇,握紧王城主的手腕,如同钢箍箍住了似的,挣脱不得。

        这股大力,王城主顿时大骇。

        面前之人还是人吗?

        难不成是披了人皮的魂兽,哪来这般大的力气!

        不过,他倒也是信了李信一的话。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他倒是觉得,怕是只有那些隐世宗门,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天才来。

        于是乎,便将自己之前搜集打听到的消息与李信一一并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