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恐怖灵异 - 从绝世唐门开始加点修行在线阅读 - 第50章 王冬儿父母的消息

第50章 王冬儿父母的消息

        据王城主讲,多年前,的确是有一对夫妇来过坎卓尔城。

        那男的姓王,魂师修为深浅不知,后来去了一处险地,便再不见了。

        “那对夫妇为何而来?”

        李信一问道。

        王城主想了想,道:“那对夫妇当初是抱着个婴孩来的,我找了当年的城守,依稀记得,是个粉蓝头发的婴儿。看夫妇的神态,应是躲避仇人追杀。”

        “仇人追杀?”李信一眉头一皱,“你确定。”

        “确定。”

        王城主贴耳低语:“那对夫妇出城之后,便有些姓唐的魂师来过,一个个杀气腾腾,不是仇人是谁?

        李小友,听我一句劝,那对夫妇肯定是昊天宗的仇人,你犯不上为他们惹上这么一座庞然大物。”

        昊天宗的仇人?

        李信一轻声一笑:“但讲无妨,我背后的人还不至于怕个昊天宗。”

        你不怕,我却是怕啊!

        王城主无奈。

        可谁叫当初不知情,如今已经是入了局,帮这小子调查出一二来,逃那是逃不掉了。

        李信一继续问:“当初那对夫妇在这还做了什么?说清楚些。”

        王城主道:“具体的,我不清楚了,只记得那一年开了一次拍卖会,有超古代遗迹的文献被拍卖,好像就是这对夫妇买下的。”

        “拍卖会?”李信一想起了聚宝阁,“是聚宝阁的拍卖会?”

        “那不是。”王城主摆了摆手,“咱这边陲之地,十年赶不上一次聚宝阁来,你哪有那般好事?只是一次这附近小城聚在一起,互通有无的小拍卖会,拍卖的东西出不了这些地方。”

        “这样。”

        李信一点点头:“那劳烦王城主帮我查查了,当年那份超古代以及的文献是哪个地方挖掘出来的,回头发我一封信便成。”

        “也好。”王城主应下了。

        打听这个,总比继续深挖那对夫妇要好些。

        李信一从储物魂导器中掏出一口之前打造的千锻刀来,交到了王城主手上:“这是报酬,之后还有。”

        “是!”

        ……

        自城主府出来后,李信一长吐一口气。

        “事情,复杂了啊。”

        虽然情况的确是按照自己预料的那般进行下去,但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对味呢?

        超古代遗迹。

        这个原著中没有,但现如今身处的世界,时刻影响着现在的过去造物,成为了个最大的变数。

        似乎,一切都与那个未知远古有莫名的联系。

        回到酒店,王冬儿知道他之前去干什么了,态度明显有个变化,不仅给他倒了杯茶,情绪还很忐忑。

        李信一将茶盏放到了一边,叹口气:“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王冬儿心里咯噔一下。

        整个人都绷紧了,良久,才放松下来,声音有些累:“你说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他们、他们……”

        他们可能已经不在了。

        只是,还是有种想哭的感觉。

        明明找了这么久,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抱有一丝希望呢?

        一定要是这样的结局吗?

        “万事不由我来定。”李信一手抚在王冬儿的肩膀上,轻声道,“试着接受吧,你父母已经从这个世界上逝去的事实。

        如果想哭的话,我能把肩膀暂时借给你。”

        王冬儿耸动鼻子,眼角有些湿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占我便宜。不过……”

        谢了。

        我是该好好睡一觉了。

        将王冬儿关在房间里好好的发泄一番,李信一到了另一间房间里。

        这个房间是属于龙傲天的。

        他推开门,先手布下一层防窃听魂导器,开门见山:“你知道前些年,昊天宗有没有什么大的活动吗?”

        正感悟天地的龙傲天一愣。

        “昊天宗?”

        他思索一番,摇摇头:“昊天宗自数千年前隐世不出,便是当初日月大陆碰撞而来,也不过是走出当代的昊天斗罗。对于现在的大陆来讲,昊天宗就是个黑点。

        没有人知道昊天宗现在到底是在做些什么。”

        龙傲天瞥了他一眼,疑道:“你应该问你那个小女友,她不是昊天宗的吗?问她可比问我清楚。”

        “没有意义。”

        李信一坐在床上,鸣鸿刀陈列在自己的膝上,淡淡道:“她姓王,不姓唐。”

        至少,现在不姓唐。

        龙傲天了然:“外戚,那难怪了,昊天宗一向排外的紧。听说当年隐世之前,还把自己的附属四族都给解散了,现在的昊天宗,人少,但要比当初的血脉纯粹些。”

        纯粹?

        呵呵。

        两头畜生都当上宗主了,还敢说是纯粹?

        还真是笑掉人大牙了!

        李信一吐着气,平复心情:“你确定不知道?”

        “你别问我了。”龙傲天两手一摊,“你要是问史莱克的高层,没准还能有个答案。问我?且着吧!”

        史莱克的高层!

        李信一两眼一眯:“我怎么把这件事都给忘了?真是失策啊!”

        虽然史莱克学院基本等于唐某人养的肉猪,帮忙养孩子的苦主,但有些事情,应当还是知道的。

        大概?

        不管怎么说,人如今那都是大陆第一魂师学院,情报能力还是惊人的。

        主要是有个九十九级的极限斗罗街溜子,没事干就天南地北逛荡,日月帝国明德堂都去见过。

        但某人就是不说,嘿,就是玩!

        “师弟啊。”

        龙傲天有些戒备的看着李信一:“我为什么感觉你要去砍人的样子?”

        “有吗?”李信一歪了歪头,“我现在很冷静,已经理清楚路数了。”

        他吐一口气,脸上又挂起了极为灿烂的笑容:“龙老弟啊,有没有兴趣开个学院玩玩?”

        “啥?”

        龙傲天掏了掏耳朵,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他指了指自己:“你看我,什么身份?本体宗当代第……第二人啊!你叫我去开学院?”

        “安心,一块。”

        李信一拍了拍龙傲天的肩膀,笑道:“我这个第一人在这,一票否定权,你的话,无效!”

        “你……”

        龙傲天一梗脖子,但想起宗主之前说的话,顿时蔫了。

        貌似……自己说话还真不好使?

        宗主直接把他卖了,在外行走,全听李信一指挥。

        也就是说,他这师弟脑袋抽了,带着他去史莱克城大闹一番他都没法拒绝。

        咳咳,绝对不是他本身也有这个想法。

        绝对不是!

        龙傲天理了理思路,道:“师弟啊,你说说吧,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怎么就想起了开学院?”

        “一定要问的话……”

        李信一顿了两秒,笑道:“我乐意。”

        至于更深层的原因,他自然是不会说的,现在说出来,那可就不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