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我闪婚的禁欲老公,竟是财阀大佬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她的体香

第三十七章她的体香

        因为沈醉给足了她面子,所以吃饭的时候,苏心对他也是照顾有加。

        不管是倒茶水,还是拌调料,只要沈醉一个眼神,她就会心领神会的帮他处理好,绝对的细心周到。

        谢景炎在旁边看得羡慕极了,趁着苏心跟姜宁两人去挑选食物的时候,他弯腰在沈醉耳边说道,“哥,我嫂子把你伺候的可真让人羡慕啊,弄得我都想学你试试了。”

        沈醉睨他一眼,冷冷的道,“可以,明天我让人把你腿打断。”

        “……那倒不用,我就随便说说。”

        谢景炎抽了抽嘴角,满脸无语的道。

        沈醉哪点都好,就是不喜欢开玩笑,天天板着个脸,看谁都一个表情。

        也不知道这个苏心跟他在一起,会不会被闷死。

        见他老实了,沈醉这才端起面前的茶水慢慢地喝着。

        茶水味道并不算太好,甚至有点难喝,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心碰过这个杯子的缘故,沈醉在喝的时候,竟然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气。

        想了想,他突然开口问谢景炎道,“所有女人身上的味道,都是一样的么?”

        谢景炎不明白,好端端的,他怎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哥,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沈醉没回答他,只是捏着手中的杯子,又仔细闻了一遍。

        在确定了这个味道,就是他当年记忆中的味道后,沈醉这才又开口,“我闻着苏心身上的味道,和之前认识的一个人有些像。”

        谢景炎并不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想了想,就中肯地回答道,“那要看这味道是香水味儿,还是体香了,如果是香水味儿,肯定会有雷同的,但如果是体香,那么,一个女人一个味道,肯定不会有雷同。”

        他说这话,自然也不是空穴来风。

        毕竟手里玩过的女人,没一千,也有八百,每个女人什么体香,他都不用看,闭着眼都能闻出来。

        听他这样说,沈醉的心头便微微动了动。

        苏心他没有近距离闻过,但当年那个女孩,他闻的,就是体香。

        因为,那一晚,女孩几乎是未着寸缕闯进他的房间……

        “你们在聊什么?”

        就在沈醉陷入沉思的时候,苏心突然端着一盘牛肉走了过来。

        见状,沈醉便收起思绪,冲她淡淡一笑,“没聊什么。”

        苏心知道他不善言辞,也就没多问。

        她将手里的牛肉下到锅里,问沈醉,“你吃牛肉吗?吃的话,我给你夹一些?”

        沈醉平时是吃牛肉的,不过,他吃的牛,都是外国进口的苏丹牛,肉质极好,像火锅店这里的牛肉,基本都是下脚料,这种沈醉平时连看都不会看。

        但为了给苏心一点面子,他还是点头回应,“来一点吧。”

        “好,”

        苏心说着,就用自己的筷子,夹了一些烫熟的牛肉,放到沈醉的碗里。

        沈醉低头吃的时候,苏心的手,刚好在他鼻子前划过。

        那一瞬间,那股熟悉的体香,再次涌入他的鼻息,沈醉几乎是下意识抬起了头。

        见他看自己,苏心不觉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沈醉最终敷衍道。

        苏心见状,正要开口再问,这时候,姜宁突然在不远处喊她,让她帮忙拿菜。

        见此情形,苏心只好站起身,先帮姜宁摆桌。

        只是,就在她起身的一刹,沈醉却再次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久。

        吃过午饭,几人从火锅店走出来,继续坐谢景炎的车回家。

        因为城中村比较近,谢景炎就先开车把他跟苏心送回去,之后再捎姜宁回家。

        但姜宁这人可能对他有点偏见,等苏心跟沈醉离开后,她转身就去路边打车,准备自行回家。

        谢景炎明白她的用意,就没纠缠,启动发动机,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乌云大作,似乎要下雨了。

        他瞄了一眼正站在路边,不停地招手打车的姜宁,迟疑数秒,最终还是把车停了过去。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拉开副驾的门,谢景炎示意姜宁道。

        姜宁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点迟疑。

        “不用了,我很快就能打到车。”

        说话间,一辆出租车便开了过来。

        姜宁见状,正要冲过去坐车,却不想,旁边一个身高体壮的男人,比她先一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出租车很快就扬长而去,姜宁气得想骂人。

        就在她准备再招手拦一辆出租车的时候,天空突然一道惊雷划过,豆大的雨点瞬间落了下来。

        谢景炎本想关门离开的,见状,他又喊了姜宁一嗓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上不上车?”

        见状,姜宁犹豫了三秒,最终还是坐上了谢景炎的副驾。

        她刚坐进去,天空中的大雨,就宛若瓢泼一般地泄了下来。

        由于雨水实在太大,谢景炎也不敢开车上路,便找了个地方,把车开过去先避了一会儿雨。

        车子停好后,谢景炎扫了一眼被雨水淋湿的姜宁,从储物柜掏出一条毛巾,递给她。

        姜宁接过他手里的毛巾,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声谢。

        谢景炎回了一句不用客气,就戴上耳机,开始听歌。

        姜宁跟他干坐着也挺无聊的,就掏出手机,给老公唐万生打了个电话。

        唐万生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还没等她开口,里面就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你哪位?”

        姜宁听到这声音,全身的血液瞬间倒流,她下意识地反问,“我是唐万生的老婆,你是哪个?”

        对方听说她是唐万生的老婆,没说话,而是快速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姜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再次给唐万生打了电话过去。

        可没想到,对方的手机却已经关机了。

        意识到情况不对,姜宁赶忙找出跟唐万生共享的手机定位,查看他所在的位置。

        这一查不要紧,她竟发现,唐万生此刻竟然在市中心医院。

        市中心医院?

        难道……

        蓦地,姜宁突然想到了之前在市中心医院看到的那幅场景,心中顿时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