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69章 玄磁山

第69章 玄磁山

        九霄仙宗的高层聚会,匆匆解散。

        主要是聆黯峰主嚷着要回宗找衍道高手,誓要推算出那怨灵核所在。

        大家怎么劝都不听,就快速把会议走完流程,散会。

        至于是谁废了幽影之渊的,不了了之。

        “翩跹。”

        姬安在喊住正要离开的柳翩跹。

        柳翩跹转身,认真施了一礼,脸上表情淡然:

        “宗主,您是一宗之主,这样称呼我,不适合。”

        “唉……这么多年了,你还对那事,心存芥蒂么?”

        “不!在那时候,你的做法是对的,毕竟你代表的,是九霄仙宗。”

        两人默然。

        还是姬安在先打破沉默:“你……有他的消息么……”

        柳翩跹摇摇头。

        “翩跹,其实……”

        “宗主,我是您的属下,您称呼我柳峰主罢。”

        “这……对了,你的两位弟子呢?”

        姬安在赶紧转移话题。

        “他们先行离开,试炼去了。”

        “哦哦,这样是吧,我看他们资质挺不错的,叠翠峰未来可期啊。”

        “承蒙宗主贵言,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忙道源祭呢。”

        “啊,那好那好……”

        柳翩跹头也不回地御空离开。

        “唉……”

        这威震一方的缔道高手,看着远处的倩影,低声长叹。

        ……

        万里之外。

        一只平平无奇的木鸠,急速飞行着。

        劲猛的烈风,如刀般切割着其上的驾驭者。

        “师~~熊~~万~~点~~窝~~瘦~~不~~撩~~啦~~”

        虽然方浩把姜墨漓挡在身后,但那风压还是让她受不了。

        见状,方浩撑起护罩,并将速度放缓。

        “呼!”

        姜墨漓如蒙大赦,整个人软绵绵就要往方浩背上趴去。

        方浩身子却是往旁一侧,完美地躲过。

        小丫头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姜墨漓:……

        ‘咯咯咯……’

        意识深处的黑化姜墨漓,笑得花枝乱颤。

        ‘姐姐!你还笑?’

        ‘对臭师兄这种直男,你用这等法子可没用的。’

        ‘那你教我啊。’

        ‘姐姐我在幽影之渊帮了你,现在累着呢,就告诉你一条:欲擒故纵,若即若离,自己先去悟着。’

        ‘喂,姐姐!姐姐!’

        ‘zzzz……’

        姜墨漓恨恨地跺了跺脚,暗自嘀咕起这两句话来。

        “这木鸠不经踩,轻点。”

        方浩头也不回地说道。

        姜墨漓做了个鬼脸,突然就有些疑惑。

        按说,这等低端的飞行道器,提升到这等速度,早该散架了。

        可这个看起来无比平凡的木鸠,却牢靠得紧。

        颜值和内涵完全搭不上啊!

        “师兄,你这大鸟,为何这么硬?”

        姜墨漓脑子一抽,就这么脱口而出。

        方浩嘴角抽了抽,转头,一脸无奈:

        “记住,这叫木鸠,鹊巢鸠占的鸠,懂?

        至于它硬的原因,是因为它是用了一种特殊的灵木雕琢而成。”

        “噢噢,记住了,鸠,木鸠。”姜墨漓吐吐小舌头,俏皮地应道,“那灵木是金刚木吗?”

        在紫霆峰与雷岳的斗道,让姜墨漓印象深刻。

        尤其是最后那用金刚木炼制的傀儡,其抗击打能力之强,更是刷新了姜墨漓的认知。

        故,她看这大鸟……咳,木鸠如此能扛,以为也是用金刚木制成。

        “不,它比金刚木还要稀罕一些,现在我们去的地方,就是它的产地。”

        “哦?哪里哪里?”

        “玄磁山。”

        话音刚落,木鸠一个俯冲,从云层里穿透而过。

        “到了。”

        姜墨漓闻言,抬眼一看,不由地惊呼出声。

        只见一派黝黑山脉,其中的最高峰如同天柱一般,直插云霄。

        山峰顶端,更是探入云层,浑然不知其高有几何。

        “玄磁山、玄磁山?师兄,这莫非就是那赫赫有名的‘鬼荒山’?”

        姜墨漓这下反应过来,有些颤抖地说道。

        “嗯?你们叫它鬼荒山?”

        “当然啦,据说这里寸草不生,各种辨别方向的道器都会失去作用,且难以调用道力。

        修为低者深入之中,往往会迷失方向,最后道力尽丧而亡。

        这些亡者的怨念不断淤积,听闻更有将活人生生扯入深处之事,无比的阴森恐怖。

        正是因它如此荒芜,又闹鬼,就有了鬼荒山之名。”

        姜墨漓吧啦吧啦地说了一通。

        “哦?你这么清楚?”

        “小时候,我不听话,母后就会说‘再这样,就把你扔进鬼荒山’,在我们姜国,这名字可以止小儿夜啼!”

        说到这里,小丫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唉唉,不过就是一座富含磁石的山脉罢了,没有那么玄乎。”

        “磁石?什么东西?”

        “一会你就知道,下去吧。”

        “师……师兄……”

        姜墨漓听说要下去,不由怯怯地拉起方浩的衣袖。

        “你怕了?这不刚在幽影之渊解开你的心结吗?”

        “这不一样嘛。”

        方浩洒然一笑,任由她扯着自己的衣袖,将木鸠晃晃悠悠地降落。

        “唔……”

        姜墨漓跟着方浩跳下木鸠,左顾右盼,拉着他的手就是不肯放开。

        “你拿出辨向道器看看。”

        耳边传来方浩的话语,小丫头有些疑惑地掏出一块表盘状的道器。

        司金盘。

        嵌有融合金源道力的金属指针,平时稳稳地指向西方。

        但此刻……

        指针飞快地转着圈子。

        “师兄……母后曾说过,这是‘鬼拨针’,有冤魂想要把人拉走,拨动司金盘,让人迷路不得出……”

        说着话时,小丫头的脸色越发惨白。

        “你呀……可别让我辛苦替你解开的心结,白费咯。”方浩无奈地摇摇头,施施然迈开步子,说道,“凡事必有其因,不要都推到鬼怪身上,再说了,这世界也没有鬼之大道啊。”

        “那……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我刚才说的,磁石。”

        “磁石?”

        “对。”方浩说着,左右看看,到一处山崖旁伸手一掰,将一块黑黝黝的石块抓在手里。

        “你把那司金盘拿过来。”

        姜墨漓依言照做。

        “啪嗒!”

        整个金属盘瞬间就被粘在那块黑石之上。

        姜墨漓:!!!

        “你可又别说出啥鬼粘石来着。”

        方浩将司金盘掰下,交给姜墨漓,道:

        “来,感受一下,什么叫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