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19章 重逢

第119章 重逢

        谷内,熔岩之地旁。

        四尊祭道傀,从岩浆中跳出,眼泛红光,舞动着血红长刀,径朝姜墨漓他们杀来。

        境界,九星显道境。

        以卢宇为首的众弟子,不敢怠慢,由几位八、九星弟子组成阵势,让漪澜峰的弟子加上好几道辅助道技后,这才迎上。

        “刹!”

        其中一尊祭道傀望来过来,只有骨架的咽喉,散出古怪的喉音,一股几乎要凝成实质的气势瞬间扩散开来。

        冲上来的几个高星弟子,如遭重击,全员喷血,尽数被逼退!

        “这……这是道煞?”

        卢宇又吐出一口淤血,脸色苍白地开口道。

        犹如剑气、杀气一般,将道韵凝聚起来,打磨锋利,也可成为一种伤人于无形的气势。

        称之为道煞。

        但能够凝起道煞的,通常都是拥有霸道道影的悟道者,而且一般到了行道境,才能将道煞收放自如。

        这祭道傀,只有显道境啊。

        “在背后操控它们的外道意志,太可怕了……”

        最强的几位高星弟子受伤,其他弱者顿时就暴露在祭道傀的攻势之下。

        四尊骨架,齐齐散发着摄人的道煞,疾往人堆里冲。

        可以遇见,那将是血肉横飞的一幕。

        “叮!叮!叮!”

        “知道啦知道啦,我会挡住的……”

        似乎在向谁喃喃细语,黑衣姜墨漓一边抱怨着,一边舞动着那柄巨镰,犹如一只黑色精灵,身姿曼妙无方,硬是将三尊祭道傀挡了下来。

        那些高星弟子揩着一点就受不了的道煞,在她面前形同虚设!

        “啧,跑了一个……”

        但,还是有一尊祭道傀,没有被挡下来。

        “可恶!拼了!”

        一位锵鸣峰的九星弟子,双眼喷火,不顾被道煞震伤的伤势,双脚用力一蹬,抡起巨斧就要和这尊祭道傀硬碰硬。

        “不要!”

        卢宇急呼,还是晚了一步。

        那祭道傀没有丝毫停留,和这弟子擦肩而过。

        而那身材魁梧的弟子,则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呆呆站着不动,顷刻后,这才有一道血线从眉心至下阴显露出来。

        “嗞!”

        鲜血喷溅,一分为二。

        惊得一众女弟子惊叫连连。

        诡异的是,那遗体随后燃起血红的烈焰,瞬间将那两扇躯体烧得仅剩一撮骨灰。

        而四尊祭道傀的力量,仿佛也增强了一丝。

        “你们,别胡乱送命,这是给它们送养料!”

        面对三尊祭道傀凌厉的攻势,黑衣姜墨漓还能喊出声音提醒大家。

        “可……可我们怎么挡住它呀……”

        远距离有道煞伤人,近距离又被残忍斩杀,这祭道傀果然比之前他们对抗的,强上数筹,仅仅一尊就将他们杀得鸡飞狗跳。

        “傀儡!我们用傀儡顶着!”

        殷晴大声道。

        傀儡无惧道煞,而用金刚木打造的躯体,想必也能扛几下斩击。

        其他八位叠翠峰弟子心领神会,一起操控着九具傀儡,将那祭道傀包围起来。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连续九声的金属碰撞声,在祭道傀和九具傀儡间响起。

        九道身影齐齐被震退,那刀枪不入的躯体上,竟都有了一道寸许深的刀痕。

        以一敌九,依旧大占上风。

        但好歹,保住人命了。

        “三人一组,轮流牵制!”

        殷晴脑子转得快,急声说道。

        九具傀儡爬起身来,一分为三,轮番与那祭道傀交手。

        它们都撑不过一刀,只要祭道傀那骨架手臂一挥,定有三具傀儡飞出,且躯体上都会多出一道刀痕。

        一组飞了,另一组立马补位,如此循坏,倒是勉强抵挡住了这尊祭道傀前进的步伐。

        而黑衣姜墨漓那头,则与三尊祭道傀斗得不分上下,你来我往,互有攻守。

        但是,局势却是对宗门弟子越发不利。

        九尊傀儡上的刀痕,越来越多,再撑几回合,怕是要出现损毁。

        而一旦这轮替形势被打破,祭道傀就能长驱直入地杀进弟子堆里,举起屠刀肆意杀戮。

        黑衣姜墨漓也发现了这点,她几次想要突围,但都给三尊祭道傀挡了下来。

        更要命的是,她的动作开始出现迟缓,光洁的额头上,也隐隐渗出了汗珠。

        “小漓儿啊,你这躯体,还是太弱了……”

        孱弱的身体,承载强大的灵魂,必然会有一方崩溃。

        场中的形势,越来越不妙。

        聪明一点的弟子,都看出了这点,脸上皆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没办法了,只能……”

        黑衣姜墨漓深吸一口气,正想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时,远处传来嘹亮的呼喊声:

        “姜师姐!大家!”

        在那处长满茂密树丛的拼接地形上,草摇树动,近百人从中冲了出来!

        “是你们?”

        黑衣姜墨漓愣了一瞬,险些给祭道傀的长刀劈中。

        冲在前头的三十余人,全是叠翠峰补给一脉的女弟子!

        她们一路叽叽喳喳,呼呼喝喝,三十多具傀儡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把黑衣姜墨漓及那边弟子所受的攻势,尽数接下!

        后面跑来的近七十余位各峰弟子,却是一脸的殷勤,他们中能放辅助道技的,就对着补给一脉的弟子狂放道技,不会的则掏出各式丹药递给她们,再不济的,拿出扇子,给她们扇风降温,好不温柔。

        “怎么回事?”

        见同峰姐妹享受到这般待遇,殷晴她们几位看得目瞪口呆。

        “师兄!”

        随着姜墨漓一声娇呼,大家纷纷扭头看去,却见在这百人队伍后面,方浩徐徐走来。

        黑衣小丫头恍若乳燕投林一般,疾朝方浩奔去。

        方浩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娇躯挨近的瞬间,微微一侧……

        小丫头差点就一跤摔倒!

        黑衣姜墨漓:(>﹏<)

        “做得不错!”

        方浩看了一眼那批跟随姜墨漓的弟子,虽然都神情委顿,但重伤的不多,关键是几位叠翠峰弟子都完好无损,他也就难得地表扬了黑衣姜墨漓一番。

        看来在危机时刻,她替原版的姜墨漓,接过了这担子。

        “哼!臭师兄,人家都快要累死了,也不扶一下人家……”

        “男女授受不亲……”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黑衣小丫头捂着耳朵,大摇其头。

        方浩耸耸肩,面对这小美女撒娇,却是不为所动。

        “这次人家这么辛苦,要奖励!”

        “可以……呃,打底衣物除外……”

        “那……一个吻?”

        方浩脸再次黑了。

        就只会索吻,绕不过去了是吧?

        “好了好了,小漓儿的身体快要受不了了,扶着!”

        黑衣小丫头嚷道,下一刻就如同断电般,双眼一闭,往前直挺挺地栽倒!

        那身比夜色还要深沉的玄衣,也渐渐地褪去黑色,恢复成原来的翠绿衫子。

        方浩无奈地伸手扶着,眼前这张小脸,写满了疲惫,这让他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告诉你,他的脸现在就在你脸前不到一尺,你现在偷袭的话,肯定得手!’

        ‘唔……不要,这样会让师兄讨厌的……’

        ‘你就耗吧,看哪天臭师兄被人拐走了,你就哭死好了!’

        ‘师兄不会的!’

        ‘你等着吧!’

        方浩不知道,这具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里,两个灵魂正对是否夺了他的初吻,在激烈地争吵着。

        “叮叮叮……”

        三十多具傀儡,围着四具祭道傀,正进行着剧烈的攻防。

        这批补给一脉的弟子,经方浩的指点后,对傀儡的操控更加细致入微,相互的配合也是如行云流水般顺畅。

        有了数量和经验的优势后,她们就把祭道傀压着打!

        能维系此局面最重要的原因,则是当有傀儡受损严重时,大家都会相互配合着补位,让那具损耗严重的傀儡退下战场,接着由至少十人一起对其施展治疗道技。

        那些刀痕就开始缓缓愈合。

        这一幕看呆了众人。

        治疗道技还有这效果?

        “你们还好吧?”

        方浩将装晕的姜墨漓交给殷晴照顾,顺便询问起她们的情况。

        “还……还行……”

        从绝望到被拯救,这里面的情绪起伏太多,殷晴等人还有些没转过弯来。

        “你们的傀儡受损厉害,我来恢复一下。”

        说完,方浩丢出几记万木长生,令那几具快要散架的傀儡,顿时如同活过来一般,身上的刀痕、破损飞速的恢复,不一会就变得和刚制成时没有两样。

        “哗!”

        众人再一次被刷新了认知。

        这么玩,这些傀儡就相当于有了不死之身啊!

        “方师兄?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殷晴指了指那些对补给一脉弟子大献殷勤的别峰弟子,奇怪地问道。

        过去,她们被别峰弟子冠以“弱鸡”的头衔,能不嘲讽她们已是恩赐了。

        但现在,这些别峰弟子简直就和跪舔没两样。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这不奇怪啊,对救命恩人,不拿点诚意出来哪能行!”

        方浩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