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道人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拜访道观

第一百四十九章:拜访道观

        当望见枯萎发黄的芦苇丛,众人欢呼起来。不用多久,岸上仙遗镇的建筑物出现在视野中。

        出来三艘船,回来时只剩下一艘,死伤惨重。萧成颇为感怀,甚至一度萌生了退意,想要离开此地,返回剑派了。

        近年来,大泽的资源日渐式微,探索的范围越来越深,结果是死伤的风险倍增,稍有不慎,便死无葬身之地。

        那些地方,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船只抵岸,停好,陈有鸟与画眉戴着斗笠出来,他一拱手:“萧兄,江湖路远,有缘再见。”

        萧成回了句:“陈兄好走。”

        目送两人离开,走进了镇子里,消失不见。

        萧成神态颇有些复杂,他有心想与陈有鸟结交,但对方态度超然。倒不是倨傲,而是骨子里透出一种淡泊出尘之意。

        这样的人物,就像天上的云彩,是很难成为朋友的。

        因为相处的层面不同,根本寻不到攀交的话题。

        不过经历一场,也算得上共了患难。

        吴志一直病着,整个人瘦了一圈。但说也奇怪,自从陈有鸟下船,吴志猛地发了一身汗,身子好了许多,能自己走路了:“萧哥,你说陈兄到底是什么人?”

        萧成一摊手:“我哪里知道?还有,别总是那么贪心,会死人的。”

        这是一句劝诫。

        吴志浑身打了个冷战:“我记着了。”

        面对大妖洞藏,他的确利欲熏心,想要分一杯羹。于是撺掇萧成他们联手,一起对付陈有鸟兄妹。可见识过陈有鸟的剑意后,他才发觉,自己错得离谱。

        萧成意兴萧索,一挥手:“搬东西吧,自此之后,恐怕很久都组不成队出行了。”

        ……

        陈有鸟与画眉返回客栈,重新拿房间。

        那店小二认出他来,笑着问:“贵客此行,定然满载而归了吧。”

        陈有鸟笑笑:“只钓到些鱼。”

        “那也不错,云梦的鱼可都是好东西。”

        只寒暄几句,上楼入房。

        这个房间位于顶楼,视野开阔。

        当入了夜,随便吃过晚饭,陈有鸟便坐在窗前,举目鸟瞰。

        但见一片灯火,人群熙攘,各种各样的声音嘈杂,这份热闹程度与海岱郡的夜市有得一比。

        热闹之外,巷陌延伸,这些地方则显得安静许多。

        仙遗镇不大,只得一条主街,不过大街边上,分布着数条巷陌,蜿蜒弯曲,共同构成了街区。

        巷陌中同样开着各种各样的店铺,只是在夜间,相比主街,这里头的买卖较为冷清。

        陈有鸟的目光掠过,最后落在那座显眼的牌楼上,叹息一声。

        从画眉口中获悉的情况,让他颇受震撼,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一会之后,开口问:“画眉,你感应到你爷爷的气息了吗?”

        画眉盘膝坐在那儿,白衫如雪,长发如瀑,美得不可方物。

        她又长高了,这一看上去,山恋起伏,完全的女子形态。

        消化了大妖留下的神念,体内封印被解开,画眉的成长肉眼可见。

        这样的成长方式闻所未闻,果然很“妖”。

        画眉眉目如画,清纯的面容神态茫然:“奇怪,我竟感应不到。”

        陈有鸟疑问:“那你又说爷爷在镇上?”

        画眉微微低头:“那是一种血脉里的感应,但并不确切……本不该如此的,可是我的感受能力差了许多。”

        陈有鸟眉头一皱,想了想:“是否与你当初救我的事有关?”

        画眉却不做声。

        陈有鸟不是笨人,很快想明白了,肯定与那事有关。

        想当初画眉渡给他一口精华,使得陈有鸟顺利学会真功,奠定了道基。不但如此,往后他的身体还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资质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由此可知,那口精华非同小可,甚至可以说是画眉的灵蕴所在。就跟陈有鸟丹田里的道种一般,属于身子的根基。

        她却毫不犹豫就送给了他,并因此大病一场,元气大伤。

        身子虽然慢慢养了回来,但这般的根基损伤几乎是永久性的,使得画眉的天赋神通大受影响。换句话说,如果原本画眉的成长高度能达到九层楼,当失去灵蕴后,便只能去到第五楼,甚至更低了。

        这样的恩义,陈有鸟除了“以身相许”,也没有别的办法。

        但在此之前,最好先让画眉与她爷爷重聚,见过长辈,否则的话,总有一种“拐带”的感觉。

        陈有鸟做不来这种事。

        只是现在从获悉的情况来看,那位“爷爷”,多半不是正常意义上的“爷爷”,不过总归是长辈。

        解开了血脉封印后,画眉感觉到爷爷就在镇上,可不知具体位置,那么接下来,就得开启寻人模式。

        小镇不大,按理说找人不难,但此事不仅仅是找个人那么简单。

        陈有鸟有新的担心,画眉血脉封印解开后,是否会惊动镇上道庭的高人?

        这种事绝非儿戏,太多不可控的因素了。

        为此在坐船回来的途中,他还特意叮嘱过,让画眉注意收敛气息。

        画眉表示没有问题,她能易容换貌,也能收敛气息。

        一夜无事。

        第二天,陈有鸟换上一身道装,独自出门,信步而行,再度把镇上主街和数条巷陌走了一圈。时不时还走进街边的店铺,看着各种各样的货物,顺便挑选了几件。

        价格着实是贵了点,但真是不错的东西。

        陈有鸟没有符钱支付,全用的金银,也不心疼。

        逛完之后,他拐进一条幽静的巷陌,不多久,在一座道观门前停住了。

        道观不大,平平无奇的样子,并不起眼。

        很快有道童注意到了他,跑出来,打个稽首问:“阁下为何在此徘徊不去?”

        陈有鸟回个礼:“贫道姓陈,来自海岱郡,乃是云山观观主,此次路过仙遗镇,特来拜访此地道府门庭。”

        道童一愣神,他看到陈有鸟身穿道袍,似是同道中人,却没想到居然还是个观主。

        看着太年轻了。

        不过天下偌大,道观数不胜数,一个观主倒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道童转身去禀告,不用多久,再出来请陈有鸟进去,到厅上喝茶。

        接待他的,是一位中年长须道士,双目蕴华,周身气息缭绕,赫然已是化神的道长。

        /65/65142/31330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