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在线阅读 - 第一百十七章 今天辛苦了

第一百十七章 今天辛苦了

        “玛娜玛娜酱的、魔法大爆破!”

        一颗硕大的魔法弹被玛娜的魔杖甩了出去、轰在了【白骨】群中,因为嗅到了生人气息而靠近过来的【白骨】们被爆裂的魔法弹炸得四处乱飞。

        似乎是因为之前统帅它们的【白骨王】已经被消灭了的缘故,此刻的【白骨】们不仅仅毫无纪律性,不死性也下降了许多,不少被炸散架的【白骨】脑袋一掉就直接当场暴毙比起之前那是好对付太多。

        如果之前隼人一行人刚来到盗贼村时遇上的是这种强度的【白骨】,他们恐怕根本没有必要直接闯到地下去寻找黑暗力量的根源、与黑暗大神官直接对上。

        作为【白骨】们的指挥中枢及接收来自黑暗大神官给予能量的中转站的【白骨王】被消灭后,如今的【白骨】光是玛娜一人就能做到轻易地清扫对付,不一会儿,几人便来到了村庄中央附近。

        马利库告诉他们隼人与卡利姆两人为了让他们能逃出来而留下断后了,而吸引着几人来到这里的除了浓郁到令人不适的邪灵气息外,主要就是隔着老远路就能看到的一只匍匐地上的翠绿色的雷之巨龙。

        在马利库的描述里,那是他们离开前看见的卡利姆神官所召唤出的最后的石板怪兽,而不谈失去记忆的暗游戏,即使是塞特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石板怪兽。

        在那只趴在地上不动弹、只是放下布满雷光的双翼护住身下的【雷神龙-雷龙】的四周围,满是破损的骸骨,似乎是那些【白骨】连让【雷神龙-雷龙】出手的必要也没有、光是靠近便已经被消灭所留下的。

        清理了一下少数几只幸存的【白骨】将它们消灭,干掉了最后一只【白骨】后,玛娜也是擦了擦额头上根本没有的汗水,对暗游戏邀功道:“王、法老,消灭这些魔物可真是废了玛娜我好大的力气啊。”

        “嗯,今天辛苦了,玛娜。”暗游戏也是满足玛娜的想法,微笑着对她说道,让玛娜在心中不由得直呼王子能量大up。

        而塞特打量着安静的【雷神龙-雷龙】,自言自语道:“嗯,从颜色上来说跟卡利姆的【雷龙】确实一样,而且如果不是天生就长有三颗头的话,应该也就只有卡利姆的【千年秤】可以将怪兽融合以做到这一点。”

        “虽然之前我有见到过的【双头雷龙】是一种很丑甚至一点不像【雷龙】的怪兽,但是我的直觉,这只怪兽应该确实是卡利姆召唤的没有错。”

        “那个固执古板又很拽的卡利姆神官吗……虽然之前从艾西斯神官那里听到了他为艾西斯神官她们能逃生而留下断后,但是听上去实在难以相信那个人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啊。”

        玛娜对于卡利姆的印象可不怎么好,如果说在所有的神官里最受欢迎的是资历最老但又最亲和他人的阿克那帝神官、最不受欢迎的就是卡利姆了,而玛娜与卡利姆的关系尤其糟糕,生性活泼性格跳脱的玛娜没少在偷跑进王宫里的时候被卡利姆逮到教训。

        仗着自己的权利、特别喜欢小题大做揪着玛娜的失礼这点不放,玛娜可完全想象不出那样的卡利姆居然会为了其他人拼命。

        而看着【雷神龙-雷龙】,玛娜还觉得有一点特别的奇怪,“话说回来,塞特神官你说那只精灵是卡利姆神官所召唤出来的,可是它现在未免太安静了些吧,可是我们刚才的动作那么大,不可能没有注意到我们吧?”

        玛娜的疑惑也是几人都有些不解的地方,小心地向趴着的【雷神龙-雷龙】靠近了过去,塞特拦住了好奇地伸出手的暗游戏,自己替他上前触碰了【雷神龙-雷龙】一下。

        感受到塞特的触碰,趴着的【雷神龙-雷龙】的一颗头抬了起来,打量着眼前的几人、像是在确认身份,在看清了塞特手中的【千年权杖】以及暗游戏那一头色彩缤纷的独特海星头发型后,他似乎是认出了几人是可以信任的,爪子撑在地上起身让开。

        只是【雷神龙-雷龙】让开后,暗游戏几人却看见了意想不到的画面。只见缺失了一条手臂的卡利姆躺倒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动不动,面朝着天空微笑着闭着眼睛。

        那副笑容,就好像是儿子与自己的母亲谈话时一样的安详而平静,可是卡利姆那毫无起伏的胸膛却一点不像是入睡的样子。

        “卡利姆,这家伙该不会是———”塞特瞪大了眼睛,看着倒下的卡利姆,完全没想到几天前与自己吵得几乎要打起来的卡利姆一段时间不见、再次相遇时对方居然已经死去了。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法老麾下的神官,又牺牲了一人。

        “卡利姆神官他,似乎是为了保护艾西斯她们而竭尽了全力,燃烧了自己的灵魂去战斗。”来到卡利姆的身旁,暗游戏看见了对方佩戴着的角斗盘上完全归零的“魂”槽,以及落在地上被尘土掩埋的【千年秤】,“【雷神龙-雷龙】,大概是卡利姆神官以自己的生命所绽放出的最璀璨的光芒。”

        “卡利姆神官…”玛娜也是捂住了嘴,没想到卡利姆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而看着几人靠近了卡利姆的遗体,让到一旁的【雷神龙-雷龙】也是没能站住,又趴回到了地上,同时身体也快速地变得透明、点点光芒从它身上散逸。

        暗游戏几人现在已经明白了为什么之前【雷神龙-雷龙】一直都不动弹,它恐怕是为了尽可能地坚持住保护卡利姆的身体不被之前周围的【白骨】们伤害而保存气力,但是卡利姆燃烧自己的灵魂、结合【千年秤】与角斗盘力量召唤出的【雷神龙-雷龙】光是在卡利姆牺牲后居然还能存在本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如今的它已然到达了极限,也要从这里消失了。

        看着【雷神龙-雷龙】,暗游戏拍了拍它俯下的脑袋说道:“你做的很好,今天辛苦你了,【雷神龙-雷龙】。”

        “呜……”

        【雷神龙-雷龙】低鸣一声,身体化为了散逸的青色电流沉入大地,消失不见了。

        时间不知不觉间也度过了一夜,最为黑暗的时刻已然过去、自天边太阳逐渐地升起,将他的光芒投向了大地、照耀着随风而逝的【雷神龙-雷龙】以及卡利姆的遗体。

        而就在几人为卡利姆的牺牲而遗憾不已之际,突然之间,他们脚下的地面却传来一波震动,摇晃的地面让几人差点被晃倒,骑在马上的塞特差点坐不稳、连忙下马踩在地上才算稳当一些,而暗游戏则是扶住了“巧合”地倒在自己怀里的玛娜。

        一道能量柱当着几个人的面从地面下轰了出来突穿地表,随后因为接连的震荡与冲击似乎是已经将这周围的地面破坏得七七八八,下一刻几人脚下所踏足的大地直接裂开一道口中,完全不等暗游戏他们反应过来、便顺着裂隙掉入了地下!

        半空中,虽然怀里抱着玛娜,但是暗游戏根本不受影响、第一时间一甩左臂、凭借丰富的使用决斗盘的经验将角斗盘展开,与远方的石板神殿中的石板相连接:“来到我的身边,【守城的翼龙】!”

        宽大的龙翼张开将跌落的三人接住,暗游戏说召唤出来的是未来被制成了决斗怪兽卡片、不过如今却是石板怪兽的【守城的翼龙】,虽然一直被戏称为什么都守不住的翼龙、以及“有35%几率回避敌人攻击”的传说中的设定,不过此刻只是用来接住坠落的几人还是很好用的。

        不过,有被【守城的翼龙】接住的也就只是塞特、玛娜与暗游戏三人而已,对于一同坠落的那些马匹暗游戏表示自己就无能为力了,就当它们是为了大义而献身了吧(大嘘

        因为担上了三人的重量,【守城的翼龙】暂且是不能像正常时那样扇动翅膀上升将几人带回到地面上去了,不过只是滑翔着减速降落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而在下降的过程中,被某人无形之中逐渐同化了的暗游戏也在观察着地下的状况。

        只是一眼,他就注意到了站在下方显眼处的戴着面具的人,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马利库他们之前遇上的那个“黑暗大神官”了,而因为之前从下往上发射的能量柱在地表上打出许多洞来,些许光芒也将黑暗大神官的面具照亮了部分,其左眼位置的【千年眼】反射着光芒。

        不仅是暗游戏,塞特也是注意到了黑暗大神官,在古埃及光是有白头发就足以被人认为是什么不祥的存在了、更别提黑暗大神官那头颜色深得像血一般的红发,而看见【千年眼】果然出现在了对方身上后塞特更是怒不可遏。

        “虽然听艾西斯神官说巴库拉已经死了,但是【千年眼】居然被从阿克那帝神官的身上取下来了,那个家伙,不可饶恕!”

        极度气愤之下,塞特居然一个助跑从【守城的翼龙】的背上跳了出去,在半空中也召唤出了自己的石板怪兽来:“出来吧【杜沃斯】,给我干掉那个家伙!”

        深受塞特信赖的石板怪兽【杜沃斯】张开翅膀接住了跳出来的塞特、带着塞特一起从空中俯冲了下去、直指地面上的黑暗大神官,誓要将其一击杀死。

        而听到空中的动静,黑暗大神官也抬起了头。

        在看见【守城的翼龙】上面的暗游戏与玛娜时,黑暗大神官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嘴角勾起就要让自己控制着的魔物对其发起攻击,但是在看见塞特正和【杜沃斯】一起攻击过来挡住了暗游戏时,他的动作有些僵住了,犹豫了一下,转变了给自己所控制的魔物下达的命令。

        【杜沃斯】的攻击进行到一半,自他的后方却传来了一道攻击,是黑暗大神官所复活的【迪亚邦德】发出来的,刚刚打破了地面将暗游戏几人带到地下的攻击同样也是它所发出的,只是因为之前的战斗,【迪亚邦德】目前与黑暗大神官之间还差了一段距离。

        【迪亚邦德】的攻击虽然强度不低且锁定在了【杜沃斯】的前进路线上,可是速度却慢得可以,简直就像是只想迫使【杜沃斯】停下但不想伤害到和【杜沃斯】在一起的塞特一般。

        可是塞特也不是一般人,抓着【杜沃斯】的身体固定住自己,他居然控制着【杜沃斯】做出了一个机动动作来规避【迪亚邦德】的攻击,与“螺旋波动”擦肩而过后,【杜沃斯】继续向黑暗大神官俯冲,转眼间已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对着【黑暗大神官】,【杜沃斯】刺出了自己手中的利剑。

        “王国的安危受到挑战,我的同胞们为了与黑暗抗争而牺牲,我所尊敬的人也被掳走。”看着黑暗大神官,塞特愤怒地喊道,“一次又一次,究竟还要惹我生气多少次,我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忍耐了!”

        “马哈德、夏达、阿克那帝、卡利姆,这一剑是为了给他们报仇,接招吧,自称黑暗大神官的痴愚之徒!”

        看着塞特居然避开了自己的攻击再度来袭,黑暗大神官皱起眉头,根本不去应答塞特的怒吼,而是有些无奈地抬起了自己佩戴着的角斗盘来。在他展开的角斗盘上,除了已经被【迪亚邦德】占据了第一个格子之外,第二格上也有石板怪兽的标记浮现。

        就在【杜沃斯】的攻击快要击中黑暗大神官的前一刻,他的面前出现了被其召唤出来的石板怪兽,那是一只干瘦畸形的绿色魔物,仅有一只的独眼睁开看向了发起攻击的【杜沃斯】。

        塞特对其根本不以为意,已经近到了这个位置,就算是什么强大的石板怪兽也是来不及发动攻击来抵消伤害的,可是因为塞特的动作也不得不快速下降的暗游戏却是一眼认出了那只魔物是什么,当即大喊道:“不要靠近那只怪兽,塞特!”

        没等塞特理解暗游戏为什么这样说,下一刻【杜沃斯】刺出的剑已经碰到了黑暗大神官召唤出那只怪兽的身体。

        可是,出现的却不是那只怪兽被【杜沃斯】的剑斩成两半杀死的画面,那只怪兽的身体居然好像是沼泽一般将【杜沃斯】的剑直接吞了进去吸收,甚至连【杜沃斯】也在一瞬间被吸了进去。

        如果不是塞特的反应快跳开,塞特怀疑就连自己也会被一并吸入其中。

        看着地上那只怪兽,暗游戏回想起了不好的记忆,一脸严肃地说道:“那只怪兽是,【纳祭魔】!”

        /71/71255/31490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