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醉酒

醉酒

        “请你喝酒可以,但话先说好,我也是omega。”阮卿抬手帮这个于忻和自己各点了一杯酒,调酒师颇为好奇地往两人看了一眼。

        两个不同类型的omega美人贴在一起,灯光下一样的雪白漂亮,实在是挺惹眼的。

        阮卿微微扯开自己的衣领,让他的防标记颈环暴露在昏暗的灯光底下,和于忻解释,“你闻不到我的信息素,是因为被锁住了。”

        结果那个于忻眼皮子都不眨。

        “我知道你是omega呀,”他颇为得意的样子,“可是你长得好看嘛,我就喜欢长得好看的。”

        看来不只是脸有些相似,性格也和他的小师父挺像的,阮卿想。

        “你是新来的吗?以前在这儿没有见过你啊。”于忻趴在桌上看了阮卿一会儿,睁着圆润的眼睛,又夸了一句,“你长得真让我喜欢。”

        阮卿忍不住笑起来,还有这样夸人的?

        但他觉得这个小omega挺可爱,他看了看于忻的脸,问,“你多大了,就来酒吧?”

        “我二十了!”于忻不满地皱起眉头,不过很快又高兴了,“你喜欢长得嫩的吗?那也没问题,我套上制服很显小的。”

        “不喜欢,谢了。”

        正好于忻的酒送过来了,于忻接过来喝了一口,脚不老实地在阮卿的小腿上蹭来蹭去,但是长得小确实占便宜,阮卿总有被一只奶猫蹭着的感觉,倒也不生气。

        “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嘛,你是不是住在附近,以后我们可以约出来玩啊?”于忻冲他撒娇。

        “我不喜欢omega,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阮卿平静地说道。

        于忻顿时苦了张脸,气鼓鼓的,但是又不死心,死皮赖脸地把自己的手机伸过来,“加一下嘛,万一你们以后分手了,我可以第一个排队呀。”

        万一你们以后分手了......

        阮卿的心里稍微空了一下。

        他看着灯光底下于忻年轻娇嫩的脸,心想他说的也有道理。

        用不着万一,且不说他和夏明之还没有开始交往,就算真的在一起了,总有一天,夏明之还是会走的。

        “那好吧。”阮卿添加了于忻的联系方式。

        于忻的头像是个花栗鼠,很可爱。

        而阮卿的头像是个小兔子,于忻也觉得可爱,心里很是满意。

        于忻本来就是活泼的个性,阮卿反正今晚也没有事情,身边有个小话痨解解闷也蛮好,不到一个小时的工夫,阮卿已经知道于忻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兼职模特,还干的很出色。家里有个妹妹,很娇气但很可爱。还有个垃圾前男友,扔在垃圾桶里都嫌脏了手的那种,如今前男友求复合他不答应。

        “你有没有垃圾前男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于忻已经有点醉了,恶狠狠地看着阮卿。

        “我跟你讲,那个混蛋害我现在看见alpha都过敏。”于忻呜呜了两声。

        阮卿也有点醉了,头顶迷离的灯光洒下来,让他有点头晕。

        “前男友有一个,但是我舍不得把他扔进垃圾桶,”阮卿吃吃地笑起来,眉眼染上淡淡的红,很漂亮,却也看得出很难过,“他特别好看,我舍不得让给别人。”

        “为什么呀?再好看那也是前男友了。”于忻又喝了口酒。

        阮卿也在思考,是的啊,为什么呢?

        夏明之和他分手以后,已经不是要了他半条命了,几乎是要了他整条命。

        可他为什么还是舍不得夏明之?

        “可能因为,他是我的英雄吧。”阮卿醉得眼睛微眯,他听见身边的于忻嗤笑了一声,大概是在笑什么年代了,还有英雄情结。

        可是阮卿没有说谎。

        他最初还不懂得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就已经离不开夏明之了。因为是夏明之把他从昏暗的黄昏里拯救出来了。

        当初他被阮家的三小姐收养了,孤儿院里的人都觉得他命好,摇身一变,就成了阮家小少爷,堪称一步登天。

        但背后的种种只有阮卿自己知道。

        阮三小姐是个精神病人,不发病的时候对他都很好,仿佛真的像个慈爱的母亲,还会把他抱在膝盖上,讲一点以前的事情。阮卿到现在还记得阮三小姐身上的味道,是很温柔的蜜桃味道,这构成了他对母亲最初的一点幻想。

        然而阮三小姐清醒的时候并不多,一旦发病了,就谁也不认识,有时候阮卿本来好端端被她抱在怀里,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扔在了地上,一双尖利的手恶狠狠地掐住他的手臂。他害怕得喘不过气来,视线里只能看见阮三小姐狰狞的脸,还有散落在他脸上的漆黑长发。

        他那时候太小了,躲都来不及躲,只能事后无助地缩在桌子或者柜子里哭,身上的伤刚好又添了新的,青青紫紫叠在一起,看着触目惊心。

        阮家分明是知道这件事的,但一个是自己家亲生的三小姐,一个是收养来的孤儿,反正也没打出人命,谁都当不知道。

        阮卿本来以为他会过着这样的日子很多年,结果有一天,当时刚上大学的夏明之来了阮家,无巧不巧的,正看见被打的浑身是伤的他。

        阮卿还记得,夏明之的手臂很有力,肩膀很宽,他被夏明之抱在怀里上药,觉得这个他只见过几面的哥哥一点也不凶,是个好人。

        后来他才知道,夏明之把他的事情直接闹到了阮家老爷子那里,闹得很不好看,多的是人骂夏家二公子未免骄纵,居然伸手管阮家的闲事。但不管怎么说,那天以后,阮卿有了独立的住处,阮家三小姐不发病的时候,偶尔会来看看他。

        阮家其他人还是拿他当空气,虽然不虐待他,但也当他不存在,更加让阮卿想念起夏明之来。

        后来夏明之只要放假回来,阮卿都厚着脸皮问能不能去找他。夏明之大概也可怜他,每次都说好。

        阮卿喝了口酒,自嘲地笑了笑。

        他这一生都怯懦,却把所有的勇气都用在了夏明之身上。

        -

        再从酒吧出来的时候,阮卿和于忻都已经是半醉,还残留着一点神智,知道不能酒驾。

        于忻比阮卿酒量好一点,靠在阮卿身上,撒娇要跟阮卿回家,要不阮卿和他回家也行,毕竟他家就在旁边。

        阮卿用已经有点混乱的大脑思考了一会儿。

        但他还思考出一个结果,一双手就突然穿过他的腋下,把他抱进了怀里。

        “他有约了,你自己走。”一个冷冰冰的,熟悉至极的男声响起来。

        阮卿有点呆呆地看着抱着他的夏明之,脑袋有点转不动,不知道为什么夏明之会在这里。

        夏明之也低头看他,阮卿明显醉了,眼角和嘴唇都很红,软绵绵倒在他怀里,眼睛却是水润的,像奇怪他是谁一样看着他。

        夏明之刚刚开车路过这里,突然一瞥看见自己的车牌号。等他把车开过来停下,正好就看见阮卿和另一个人相互搀扶着出来,那个人还抱着阮卿不知道说什么。

        夏明之气得一把关上车门就走了过来。

        想到这里夏明之的心情更为糟糕,他上下打量了于忻一眼,眼神里既恼火又轻蔑,像个被侵犯了领地的狮子。他不笑的时候本就很有压迫性,alpha高强度的信息素带着极度不愉快的信息素散发出来,对面的于忻脸都白了一下。

        “再说一遍,你自己回去,阮卿我带走了。”

        夏明之说着就把阮卿抱起来。

        于忻急了,也顾不上怕他了,一把抓紧阮卿的手,“你谁啊?你说带走就带走?你万一是坏人,我,我报警啦!”

        夏明之转头看他一眼,看这个omega脸上的焦急不是作假,他一手搂着阮卿,一手掏出了手机解锁。

        只见屏幕上,是阮卿几年前和他的合影,阮卿乖乖地被他抱在怀里,脸颊红扑扑粉嫩嫩,可爱得不行。

        “看清楚没,他是我男朋友。现在可以走了吗?”夏明之问他。

        于忻迷茫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那你对他温柔点,他醉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夏明之也没理他,抱着阮卿走了,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自己车的副驾里。

        阮卿已经彻底醉了,刚刚最后一杯酒的后劲大,如今酒精把他的大脑彻底变成了一团乱麻。

        他迷迷糊糊地睁着眼睛,夏明之在给他系安全带,冷着一张脸很不高兴的样子,是那种想和他发脾气又死命忍着的样子。

        阮卿突然笑了笑。

        夏明之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不怎么高兴地捏了下阮卿的鼻子。跟他说有约,结果就是和人在酒吧里约起来了。

        阮卿看着夏明之棱角分明的脸,被酒精弄懵了的大脑以为还在几年前,夏明之还是那个性格恶劣却对他网开一面的大少爷。

        他伸出手抱住了夏明之,像是一瞬间又变回了十七岁的阮卿,天真懵懂,软绵绵地喊着夏明之。

        “明之哥哥。”

        夏明之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阮卿,阮卿对他笑起来,露出一个甜甜的小酒窝。

        “哥哥。”阮卿又脆生生地叫了一声,这次连明之都省了。

        夏明之知道阮卿是真的醉了。

        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阮卿就叫他哥哥。因为阮家夏家算是世交,这么喊也没错。

        后来阮卿破釜沉舟地和他告白,和他在一起后还是这么喊,阮卿本就比他小,又脸嫩,穿着衬衫长裤也像学生制服,软绵绵地叫他哥哥,周围人的目光顿时都像看禽兽。

        但夏明之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捏着阮卿的小下巴要他再叫一声。

        后来阮卿一有事情求他就撒娇叫哥哥,一生气就气得大喊夏明之,光听称呼都能明白阮卿在想什么,特别好懂。

        如今阮卿也不过二十三,缩在座位上还是小小的一团。

        夏明之的手里抓着安全带,他凑过去,阮卿的眼睛雾蒙蒙地看着他,天真又柔软,满是依赖。

        “软软,再叫一声。”夏明之低声地诱哄道。

        阮卿很听话,他不仅又叫了一声,还略微歪过头,亲了亲夏明之的指尖,像只讨好的小猫。

        夏明之狠狠地咬住了阮卿的嘴唇,阮卿很乖,软绵绵地张开嘴,任夏明之的舌头入侵进来。

        夏明之托着阮卿的后脑勺,两个人在半封闭的空间里亲吻,暧昧粘腻的水声里夹着阮卿一两声轻微的呜咽,不动声色地撩动着夏明之心头的火。

        “软软,跟我回家好不好?”夏明之一边亲他,一边低声问道。

        “好呀。”阮卿很好拐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