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理想型

理想型

        周五的时候,夏明之来接阮卿回自己家里。

        路上的时候,夏明之看见路边有花店在卖百合花,摆在外头,明明隔得这么远,他却仿佛闻见了味道,那种令人窒息的花香从回忆深处翻涌而来,夏明之不得不在开过去之后,把天窗也打开透气。

        所以接到阮卿的时候,他还有点心不在焉。

        好在阮卿也不急着跟他说话,还忙于和电话那边的人商讨工作的事情。

        阮卿之前在国外已经工作过一年,现在回国直接被朋友推荐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杂志社,担任文艺板块的副主编。

        如今夏明之这个名字在文学界炙手可热,虽然夏明之不爱露面,也从不接受采访,但毕竟是夏家的二少爷,又有一张俊美得堪比明星的面孔,所以无论怎么躲避,关于他的八卦还是时不时会流传出一点。

        比如阮卿就知道,林家的那个长子其实对夏明之有意思,不顾两人都是alpha的身份几次告白。可惜夏明之对alpha不感兴趣,直接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让林少爷趁早滚蛋。

        上回夏明之来找他的时候,已经被公司的一些人认出来了,因而上级这几天旁敲侧击让他和自己男朋友说说,看在他阮卿的份上给杂志一个采访的机会,电话采访也行。

        阮卿说了八百遍夏明之不是他男朋友也没有用,烦的不胜其扰。

        他太了解夏明之了,夏明之的字典里就没有给谁面子这个说法,其实杂志社的大老板就和夏家有交情,夏明之要是肯给这个面子,早就给了。

        所以阮卿挂了电话,也只是顺嘴和夏明之提了一下。

        “你以后还是不要总往我公司跑了,”阮卿有点无奈,“你这张脸这么有辨识度,弄得我们公司上级以为你是我男朋友,非要想约你采访。不过我已经拒绝了,说你不会答应的,”

        阮卿想到这几天被骚扰,就头疼地摁了摁太阳穴,觉得吃饭都没了胃口。

        夏明之却被他那句淡淡的“以为是我男朋友”给刺激到了。

        夏明之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他当然知道现在就妄想和阮卿恢复到从前无疑是痴人说梦,但是听见阮卿如此无所谓的,根本不在意他想法的话,还是会觉得心口被人一拳打中。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拒绝?”夏明之问道。

        阮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从来不接受采访吗?”

        “那是对别人,”夏明之的声音没什么起伏,眼睛还看着前方的路,“如果是你采访我,随时随地都可以,终身独家授权。”

        阮卿愣住了,他倒是真没想到,夏明之会给他这个面子。

        “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阮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又不想给夏明之添麻烦,让他为难,“杂志社那里我可以应付,他们也不至于就为了这个为难我,你不用勉强……”

        “我没有勉强。”夏明之打断了他,“我说真的,阮卿,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愿意的。”

        阮卿沉默了一会儿。

        他想,夏明之还真的变了不少,也可能是因为他现在确实很招夏明之喜欢。

        “那你先送我回家一次,他们已经把采访提纲发给我了,”阮卿笑了笑,一只手在夏明之的膝盖上画了个圈,“我晚上再跟你做独家专访。”

        -

        晚饭是在一家日料店吃的,菜品味道不错,但两个人都吃得有点心不在焉。

        细算下来,阮卿跟夏明之重逢以后,其实也就滚了一次床单。

        阮卿本来以为四年都清心寡欲,又经历了漫长的自我洗脑,他对夏明之的渴望应该已经被日复一日的绝望消磨了,但没想到,回国以后仅是一次肌肤相贴,就让他像是又变回了四年前的阮卿,恨不得每天都和夏明之缠在一起。

        想到这里,阮卿几乎是下意识地,感觉胸口闷了一下。

        夏明之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阮卿摇了摇头,“没事。”

        -

        吃晚饭,阮卿就跟着夏明之回了家。

        之前来夏明之家里,不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就是醉酒,阮卿还没有仔细看过夏明之现在的住宅。

        装修走得还是简洁冷感的风格,然而室内的灯光是暖的,有些摆设,阮卿乍一眼看去竟觉得熟悉。

        他注意到夏明之家的客厅里挂着一幅画。

        画很简单,是初学者的笔触,画着一束阳光底下的向日葵,装在靛蓝色的花瓶里。

        这样的一幅画,既非名家出品,手法也很稚嫩,与夏明之这个豪宅,实在不算相配。

        阮卿一开始还没有在意,他已经忘了这幅画和自己的联系了。

        直到他看见画上的落款。

        “阮卿”。

        是他的画。

        是,夏明之手把手,教他画的画。

        阮卿不由愣在了那里,他都快不记得这幅画了。

        夏明之是被从小培养的世家子弟,别说是画画,弹琴马术甚至弓箭,都是有家庭教师认真教导过的。

        而他是在孤儿院里被放养长大的,进了阮家虽然有人教了,基础却差了太多,总也跟不上。

        他就去缠着夏明之。那时候夏明之还不是他男朋友,只能算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哥哥,他却厚着脸皮,趁着夏明之放假,说想要他指导画画。

        夏明之就花了一个下午看他画画,随手几笔帮他修改了作业。

        后来这副作业,阮卿并没有交上去,而是偷偷地私藏了下来,等夏明之成了他的男朋友才得意洋洋地展示出来,告诉夏明之,自己对他垂涎已久。

        当年阮卿被夏明之扫地出门,夏明之把那个公寓都留给他了,可最后他出国的时候,却没有带走公寓里任何一个东西。

        他以为这些旧物早该被夏明之扔进了不知道哪个垃圾桶。

        可现在,这幅画却好端端的,挂在墙上,向每一个来访的人昭告存在。

        夏明之在旁边有点紧张,他其实完全可以收起这幅画,收到那个秘密的房间里去,不让阮卿回忆起过去。

        可他却还是不死心,抱着一点残存的念头,想知道阮卿看见这幅画的反应。

        结果阮卿在这幅画面前站了一会儿,最终什么也没有问。

        阮卿的视线停留了一会儿就移开了,低头看了眼手机,对夏明之笑道,“那我先去洗澡了,待会儿再来采访你。”

        夏明之不由抓紧了沙发的椅背。

        “好。”夏明之说道。

        -

        阮卿收到的那份采访提纲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最前头几个问题无非是问问创作构思,创作灵感,还有夏明之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但是“夏明之首次专访”这个噱头已经足够吸引人了,阮卿心想,杂志社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他洗了澡出来,裹着夏明之的睡袍,就坐在夏明之腿上提问。他懒懒散散地靠在夏明之怀里,背贴着夏明之坚实的胸膛,刚洗完澡,两个人身上都有一样带着水汽的浅淡香味。

        夏明之抱着他,倒是有点想起从前阮卿靠在他怀里,要他帮忙看课堂作业,叽叽咕咕地说着学校里哪个老师特别好说话,哪个老师格外古板。

        “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omega?”阮卿念到第四个问题,不由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这都什么问题,对作家的私人生活倒是很好奇。”

        “这个问题还是划掉吧。”阮卿知道夏明之不喜欢回答这些情感问题,以前就抨击过不少次,说只是为了满足窥探欲罢了。

        结果夏明之却按住了阮卿的手。

        阮卿疑惑地“嗯?”了一声,抬起头,夏明之也在低头看他。

        也许是背着灯光的缘故,夏明之的瞳孔一片深邃,是那种夜空下的海洋的颜色。

        阮卿听见他说。

        “我理想型的omega,叫作阮卿。”

        一个温暖的吻落在阮卿的额头上,不带情欲色彩,仿佛在亲吻一只柔弱的猫儿,带着温存与怜惜。

        “他喜欢冰淇淋和甜食,喜欢吃辣,下雨天不爱出门但是喜欢从玻璃窗里往外看。讨厌洋葱,也有点怕大型狗。对音乐不感兴趣,但是很爱看书。”

        “他很乖,有一点爱撒娇。睡觉的时候总喜欢蜷成一团,最好是靠在我怀里睡。”

        “这就是我的理想型。”

        室内一时很安静。

        夏明之的吻离开了阮卿的脸颊,但视线却还盯着阮卿不放。

        从夏明之的角度看,他这番话几乎与告白无异,再次,也是将自己的心思完全暴露在了阮卿的眼皮子底下。

        但阮卿不这么想。

        当年他还没有跟夏明之在一起的时候,夏明之交往过的人就只多不少,他跟在夏明之身边,乖巧扮演着邻家弟弟的角色的时候,也不止一次听见夏明之语带轻佻地和他的情人说“喜欢”。

        “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对阮卿来说,重若千钧。

        但对于夏明之,却是温存过后的一点附赠礼物,什么也不能代表。

        如今夏明之说他是理想型,阮卿倒也不惊讶,毕竟他现在应该很讨夏明之喜欢。

        他心里只是有一点细微的费解。

        因为夏明之列数的种种标准,分明是四年前的他,那个爱哭又懦弱,只会黏在夏明之身边的阮卿。

        “其实我现在也能吃洋葱了,”阮卿靠在夏明之怀里笑了笑,轻飘飘把这一页揭过去,“在国外待久了,也就能适应了。”

        但他还有一句话没说。

        其实他不爱吃辣的,是夏明之喜欢吃,他才逼迫自己,即使被辣的满脸通红也要咬牙吞下去,然后在遇见夏明之的时候,能够假装期待地说,想要夏明之带他去吃湘菜。

        他那么努力地去迎合夏明之喜欢的一切,只是为了能在夏明之身边待的久一点,再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