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梦魇

梦魇

        凌安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阮卿的时候,得知他居然是想跟他学习如何变得风情撩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心想现在的孩子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突发奇想。

        但是只怪阮卿长得好看,又乖又软的,对人还好,看他醉酒了就给他擦脸喂醒酒药,在旁边守了他半夜。

        凌安醉得睡眼朦胧,灯光下看着阮卿白皙的脸和清瘦漂亮的手指,不老实地摸了两把,心想这么个美人还不如跟了我呢。

        所以后来就慢慢熟悉起来。

        凌安第一次听到阮卿跟夏明之的故事,知道他是因为夏明之喜欢那种情场高手,不需要承诺只图欢愉的人,他就也想变成那样。

        凌安心里头觉得阮卿傻得可以,苦口婆心劝他渣男算个什么东西,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三条腿的a遍地都是,以阮卿的美貌和性格,喜欢他的人能排到三条街以外,眼光要长远。

        可是阮卿摇了摇头。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排队买奶茶,天色已经暗了,冬天的风冷得直往人脖子里钻,阮卿喝了一口热乎乎的奶茶,嘴唇红红的,声音还是软绵绵的。

        “可是我喜欢不了别人了,我试过了,我没办法,”阮卿声音很淡,眼神也很淡,是那种认命了一般的味道,“我这辈子估计只能喜欢他了。”

        “不过我也不是想拿什么复仇剧本,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回去夺回他,”阮卿对他笑了笑,“我就是有点好奇,是不是我变成了他喜欢的那个样子,不再祈求他爱我,我再见到他,就没有这么痛苦了。”

        凌安愣愣地看着阮卿被冻得有点发红的脸,鼻尖是红的,脸颊是粉的,乍一眼看,阮卿像是哭了,可是再仔细看,才发现他没哭,反而带着笑意。

        凌安嘬了口奶茶,他要的是无糖,可是喝进嘴里才发现有点苦,不好喝。

        那天他们一起回家,到了路口才分手,凌安盯着阮卿转身的背影,发现阮卿是真的很瘦,走在风雪里像一根细瘦的竹,这么坚韧,却又显得脆弱。

        那时候他还不太信阮卿说的话,只以为他还在上一段感情里没能出来,然而只要时间够久,总会忘的。

        这世界上有多少感情熬得过时间,初时再是惊心动魄,山盟海誓,也会被柴米油盐的生活琐碎磨平,到最后只剩下灰烬里的一点余温,摸上去还有暖意,却不会再烫手了。

        凌安也不是没有暗恋过,他也有过求而不得的人,最死心塌地的时候,他一个人踩着沙滩边的海浪,以为他永生都不能再爱上别人了。

        可后来怎样,他还不是连那人的脸都快忘了。

        他心里这么想着,也没多在意,嘬着无糖的奶茶后悔没加糖。

        结果三天后,他有事在阮卿家里留宿,他看见阮卿做噩梦了。

        噩梦谁都会做。

        可是阮卿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死死地咬着嘴唇,咬得嘴唇都出血了,还一言不发。

        凌安惊慌失措地把他摇醒,可他醒来以后,眼睛明明是睁着的,睫毛轻轻眨了眨,却像在梦里没出来。

        这屋子里很暗,他盯着凌安的脸,却不是在看他,他把他认成了别人。

        也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眼睛里慢慢淌下眼泪。

        凌安吓得不敢动,他以为阮卿是梦游了,怕自己贸然行动吓着阮卿。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阮卿的手慢慢地,慢慢地伸过来,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神色,见他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才胆怯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凌安听见他叫了夏明之的名字。

        很轻很轻的一声,春风拂过花枝一样,听得人心头一软。

        “明之哥哥,我会很听话的,我不要你标记我了,”他看着凌安,小声又惶急地说,声音在安静黑暗的房间里如此清晰,“我不会再求你永远跟我在一起了。”

        “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他拼命地忍着眼泪,小声地哀求,“你别不要我。”

        可是眼泪怎么忍得住,他躺在那里,眼泪从眼角落下来,不一会儿就晕湿了枕头。

        凌安不敢动。

        他心跳声大的自己都能听见,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阮卿。

        他印象里的阮卿一直清瘦苍白,但是为人冷静,说话做事都很有条理。

        他知道阮卿爱过一个错的人,但是每次阮卿提起来,都是温和平静的,从不会破口大骂前任是个人渣。

        他以为阮卿应该永远是这样的。

        可现在,这个没有任何异样的夜晚,阮卿从噩梦里醒过来,把他认成了别人,他的手轻轻地握着他,哭得这么可怜,却还要忍住,就为了求别人不要扔下他。

        凌安觉得自己也想哭。

        他此时还不知道阮卿与夏明之完整的那个故事,不知道阮卿曾经在阮家遭遇了怎样的折磨,可是他被阮卿小声胆怯的声音一勾,就难受得要哭出来。

        而阮卿始终热切地看着他。

        凌安不得不开口哄他,“好,我带你回去,不会不要你。”

        阮卿的眼睛亮了一瞬,那种烟火一样的明亮,转瞬即逝。

        他似乎得了这样一句就心满意足了,又闭上眼睛,重新睡过去了。

        凌安以为他是安心了,正准备蹑手蹑脚地离开。

        他却听见阮卿说了一句,“你又来梦里骗我了。”

        是这样的清醒又冷静。

        凌安惊讶地回过头去,阮卿却再没有说话,就这么乖乖地睡在已经被眼泪打湿了的枕头上,睫毛微翘,嘴唇红润,分明像个高枕无忧的小王子。

        而第二天起来,阮卿似乎完全忘了昨天夜里的事情,正在给他准备早饭。

        他换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头发随便扎起来,鼻子上沾了一点面粉自己却不知道,看见凌安进来,就笑了一下,露出甜蜜的酒窝和虎牙。

        他又变成了那个温柔平静的阮卿,除了过分清瘦了一点,看上去没有哪里不对。

        他像是分裂成了两个人,昨天深夜里痛哭哀求的阮卿已经被他遗忘了,活在白天的这个,是已经走出来,平静生活的阮卿。

        可凌安心里头,却比昨天看见阮卿在哭还要难过。

        他接过阮卿给的面包,面包上刷了果酱,他咬了一口,觉得比昨天的奶茶苦多了。

        -

        凌安也不是特意想回忆起这段往事。

        可是他们此刻坐在客厅里面,电视里还放着嘈杂的家长里短,阮卿一句轻飘飘的“假的呀”钻进他耳朵里,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都要喘不上气来。

        他倒宁愿是真的。

        他看着阮卿还是温和白皙的脸庞,小仓鼠一样咬着薯片,看起来像个无忧无虑的矜贵小公子。

        可是凌安知道这都是假的。

        他也是后来才发现,阮卿把自己的失控和痛苦都对元姝藏得很好,因为他觉得元姝为他操心太多了,他舍不得元姝再为他伤神流泪了。

        所以他后来出现在元姝面前时,总是已经平静温柔的模样,虽然对夏明之旧情难忘,却不至于影响生活。

        元姝那时候忙于手里的项目,有时候连洗脸都没工夫,慢慢也被他骗过去了,心里乐观地觉得只要别再遇上夏明之那个王八蛋,别再遇见阮家,阮卿就能重新有美好的一生。

        所以当凌安告诉阮卿,他夜里会做噩梦的时候,阮卿第一句话就是,“别告诉元元好吗?”

        凌安看了他很久,说,好。

        一直到今天,阮卿还在骗元姝,却骗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