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柠檬糖

柠檬糖

        这天晚上,凌安和阮卿一起躺在阮卿的卧室里,就像以前每次深夜谈心一样,头挨在一起,像是变成了两个相依相偎的小孩子。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他们也经常这样靠在一起,窗外的月光从窗帘缝隙里透出来,露水一样凉,窗台上摆着一溜排小小的多肉植物,阮卿伸出手去,就有一点亮光落在指尖上。

        阮卿觉得缘分还是挺奇妙的,他在国外的前两年,先是遇见元姝,拉着他走出深渊。等他好了一点,元姝变得忙碌的时候,上天又把小师父送来了他面前。

        阮卿有时候想想,觉得自己运气也不算太坏。

        卧室里的被子是新换的,有股好闻的味道,被子很软,阮卿乖乖地蜷缩在里面,眼睛眨着,还不肯睡。

        他在被子底下拉着小师父的手,低声说,“我们刚刚说的,都不能告诉元元。不然她一定会担心。”

        凌安无奈地叹了口气,“好。”

        阮卿微微地笑了,又道,“我们把今夜一笔勾销,明天谁也不记得。”

        凌安沉默了一下,却还是点头,“好。”

        这天晚上他们睡得都很晚,但阮卿没有再做噩梦,阳光从窗帘里透进来的时候,阮卿就醒了。

        他睁开眼睛,外头已经是阳光明媚,能听见阵阵鸟鸣。

        又到了新的一天。

        -

        元姝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应该是起的挺早,结果路过客厅一看,阮卿和凌安并排躺着在那敷面膜,两张青绿色的脸,即使是阳光明媚的早晨也有点吓人。

        元姝抬手摁了摁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

        “大早上你们这是想吓唬谁?”她问道。

        “小师父非说这个面膜早上贴比较好,拉着我一起实验。”阮卿为了不牵动脸上的面膜,小声地说道。

        “厨房里有早饭。”阮卿提醒她。

        元姝才不要吃早饭,她仔细研究了一下阮卿和凌安的脸,发出心理不平衡的声音,“你俩敷面膜为什么不喊我。”

        凌安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旁边的袋子,“你的那份不是在那儿吗?”

        五分钟后,沙发上并排躺着的人又多了一个。

        元姝一边敷一边问,“这什么呀,味道怪怪的?还挺凉快。”

        “五千一张,请你稍微珍惜一点。”凌安又翻了个白眼,“会员制的你晓得吗?多了没有。”

        元姝这个财迷顿时觉得脸上一股金钱的味道,赶紧又摸了摸。

        凌安掏出手机给他俩看自己最近新泡上的alpha。

        阮卿和元姝好奇地凑过来。

        只见照片上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生,身高目测绝对有一米八,肌肉线条流畅,露出六块腹肌,背景是海边,灿烂的阳光,金色的沙滩,还有年轻美好的肉体,堪称完美结合。

        “年龄小了点,才刚二十,不知道技巧好不好?”凌安说道。

        元姝白了他一眼,“不要在母胎solo面前说这种话,老娘至今还没有性生活。”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出于可怜跟你睡的,请你自重。”凌安道。

        阮卿轻车熟路地挡在中间,防止他俩掐起来。

        十几分钟后,三个人分散在两个浴室里面洗掉面膜。

        凌安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毛孔,问阮卿,“你说有效果吗?”

        灯光底下,阮卿颇为无语的看着凌安嫩得像剥壳鸡蛋一样的皮肤。

        “你本来皮肤就很好,就算有效也不明显啊。”阮卿笑道。

        “说的也是。”凌安很赞同。

        三个人一起把早餐吃掉了,元姝不知道昨天在她睡着的时候,这个屋子里发生了怎样的一场谈话,她跟阮卿太久不见了,有的是话要说,中间还要跟凌安斗嘴,一顿饭吃的鸡飞狗跳的。

        下午谁也没有出门,就这么坐在一起聊聊天,浪费光阴,却也觉得很幸福。

        傍晚的时候,三个人一人捧着一杯果汁看日落,果汁是混合的,小师父往里面加了一点蜂蜜,甜滋滋的。

        元姝争分夺秒抽空看了下工作。

        凌安还和那个小男生在撩骚。

        阮卿无所事事,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这还是平常普通的一天,可他却觉得今天的落日照在身上,似乎要格外暖一点。

        “我们老了的那天,也会这样坐在一起看落日吗?”阮卿问。

        “当然会啊,”元姝头也不抬,“不仅看落日我还要找你蹭饭。”

        “我那时候应该睡遍了猛a吧,也该歇歇了。”凌安一边手指如飞夸小鲜肉腹肌好看,一边说道。

        阮卿笑了笑。

        “那就好。”

        -

        今天夏明之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好像真的遵循了阮卿的吩咐,乖乖地不来打搅他们朋友相聚。

        阮卿也不太想打电话给他,昨天跟凌安聊了这么多,让他多少有点疲惫。

        今天晚饭是凌安做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阮卿乐得轻松,让出了厨房,本来他就不怎么会做饭。

        元姝悄悄地跟他咬耳朵,“你说他真的不会炸厨房吗?”

        凌安可是有过前科的。

        “实在不行就点外卖。”阮卿也悄悄回答。

        凌安还不知道这两人背后都是怎么编排他的,煞有介事地拿着刀对鱼肉下手,身上还穿了一个骚粉色的小围裙,元姝怎么看怎么像情qu款。

        但凌安说自己厨艺进步不是吹的,晚饭味道很不错,摆盘也很精致,还有个胡萝卜雕花,分分钟可以发到朋友圈秀一下。

        “泡男人的时候顺便练的,”凌安对着元姝谆谆教导,“不过你只要有一两个拿手菜就好了,全能厨师那应该在饭店,而不是在豪华大床上。”

        元姝忙着吃烤肉,懒得理他。

        他又去看阮卿,阮卿连忙表示,“夏明之会做饭,比我好吃多了。”

        元姝嘴里咬着肉,问他,“为什么从来没见你泡过女alpha,都是男的?”

        “我呸,谁说我没泡过?”凌安不服。

        阮卿跟元姝的视线顿时亮得像灯泡,催他,“那你倒是讲讲。”

        结果凌安咳嗽了一下,“就,我初恋就是个女性alpha。长得是特别御姐有气场,把我迷得五迷三道的。”

        凌安咬着嘴里的勺子,思绪稍微有点跑远。

        当年他还比较纯情,隔着花园的铁栅栏和那人接吻,蔷薇花在夏日里开得艳红,他紧张得手心里都在冒汗。他至今都记得那人的信息素的味道,是烟火的味道,不太好闻,但是却足够让人印象深刻。

        “然后呢?”

        凌安迟疑了三秒,在吹嘘一下和老实交代里选择了后者。

        “然后她把我甩了。”

        元姝倒抽一口凉气,“你居然也会被人甩?”

        凌安恶狠狠地瞪她一眼,抗议道,“当年我才几岁啊,我才是被糟蹋的那一个!”

        但他马上又笑嘻嘻了,“不过现在好了,都是我糟蹋别人。”

        凌安没再就着话题多聊,三个人很快就转到了别的话题上,聊起了以前学校里教授的八卦。

        但阮卿不由看了看凌安的眼睛,刚刚说起他初恋的时候,分明是低垂的。

        -

        到了晚上,夏明之的短信还是出现在了手机上。

        阮卿本来以为夏明之真的会一整天都不打搅,心里头还暗自惊奇,觉得不太像夏明之的风格。

        没想到夏明之一直等到凌晨,才偷偷摸摸地给阮卿发了条信息。

        这时候阮卿都已经快睡了。

        刚刚他和元姝凌安看了一部恐怖电影,元姝跟凌安闹着要看的,除了阮卿,他俩对这种片子都怕得不行,偏偏越胆小越想看,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人多,立马就翻出了自己的珍藏。

        眼下小师父已经在他旁边睡着了,可怜巴巴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时不时还抖两下。

        阮卿翻开了夏明之发给他的短信。

        “你睡着了吗?”

        阮卿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忍心当没看见。

        “没有。”

        很快夏明之的消息就又来了——“我在你家楼下。”

        夏明之还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确实就是阮卿公寓楼下的样子。

        阮卿悄悄地起身,走到客厅里,拨通了夏明之的电话。

        夏明之秒接。

        “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他问道。

        “我刚刚在我哥那里的,突然间想你了,就过来了。”夏明之说道,“我待一会儿就走,只是想看看你,听你说几句。”

        阮卿走到阳台往底下看,只见路灯底下,站着一个他熟悉的高挑俊朗的身影,孤零零地站在灯光底下,竟然显得有点落寞。

        “算了,你等我下来。”阮卿说道。

        阮卿没一会儿就下来了。

        夏明之疾步上前,一把把阮卿抱进了怀里。

        他们在灯光底下接吻,夏明之含着笑意看他,阮卿穿着居家服,头发有点凌乱,软软地覆盖着额头,被他亲了两下就小小地喘气。

        “我们这样像不像背着家长在偷情?”夏明之含笑问他。

        阮卿无奈地笑了下,然后下一刻他又被夏明之吻住了,只是这次,夏明之嘴里含了一颗糖果,柠檬味道的,微微的酸和清甜混合在一起,融化的糖浆黏在两个人的唇舌上。

        “你以前就喜欢这个糖,是不是?”夏明之低声问他。

        阮卿勾住了夏明之的脖子。

        当年他还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夏明之也总是来找他,说是来慰问他学习辛苦,结果却拐着他翘掉了晚自习,躲在阮卿学校里的竹林里接吻。

        竹林里一股淡淡的竹叶清香,月影扶疏,阮卿被他亲得腰软腿软,他那时候总是喜欢吃糖,夏明之管也管不住,有时候急急忙忙跑出来,嘴里还有没有化掉的糖块儿。

        亲吻的时候,这一颗小小的糖果就彻底融化了。

        “我真想把你藏起来。”夏明之吮了一下阮卿的嘴唇。

        他刚刚开着车过来,其实没有真的想打扰阮卿睡觉,他只是太想他了,想开到阮卿家的楼下,看一看阮卿家的灯是不是还亮着。

        可是等他真的到了楼下,望着十二楼,那一扇小小的窗户,透出一点暖黄色的灯光。

        他的阮卿就在这一扇小小的窗户后面。

        夏明之想到这一点,又忍不住地想马上见到阮卿。

        如今阮卿被他抱在怀里,他才觉得灵魂落了地,心也落了地。

        他看着阮卿白皙清秀的脸,他其实这两天,趁着和阮卿见不到面的功夫,在给阮卿准备一个礼物,但他心里也惴惴不安,不知道阮卿会不会喜欢。

        他抱了阮卿一会儿,就似乎又汲取到了一点力量。

        阮卿乖乖地任他抱着,一点没有反抗。

        “回去吧,”夏明之压下心头的不舍,主动说道,“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阮卿看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

        可是等他真的走进了楼道里,在暗处看了一会儿,夏明之却一直还在路灯下,没有离开。

        等阮卿回到自己家里,趴在阳台上往下面看,夏明之还是没有走。

        夏明之在阮卿楼下站了整整一个小时,也不做什么,就是靠在车盖上,沉默地抽完了一支烟,而后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阮卿公寓里透出的灯光。

        阮卿隐在了暗处,夏明之看不到他。

        他陪了夏明之整整一小时,夏明之却不知道。

        最后夏明之开车离开的时候,阮卿望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夏明之与他亲吻时融化的那颗柠檬糖,其实是很酸的,慢慢渗透进心里,酸得他心都揪成了一团。

        自从他回国,与夏明之重逢以后,他总是会情不自禁地觉得,四年前的夏明之又回来了。

        那个看着他的眼睛里永远带着光的夏明之,学校外等他的夏明之,奋不顾身保护他的夏明之,似乎又回来了。

        可他却再也变不回那个赤诚天真,笃信着夏明之会爱自己的阮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