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侧影

侧影

        后面的几天,阮卿又忙起来了,他们这个工作就是这样,清闲一阵又忙碌一阵。

        阮卿连着几天都加班,晚饭都没空吃,更不提有时间搭理夏明之了。

        夏明之在心里把阮卿的老板痛骂了八百遍,结果骂着骂着,突然想起阮卿公司是周家的,又不是别人,他不能作为阮卿家属探班,还不能作为老总朋友去看一眼么。

        夏明之顿时找到了理由。

        当即打电话给老周,光明正大地开着车去探班。

        阮卿不知道他过来了,更没有想到夏明之探个班,差点探出两个人重逢后第一次矛盾。

        -

        阮卿公司来了个混血模特拍封面,很年轻英俊的一张脸,才十九,鲜嫩得不像话,笑起来阳光开朗,一到镜头前却眼神深邃,勾走了组里好几个小姑娘的魂,工作都心不在焉。

        阮卿他们这个杂志不止一个板块,这个模特是隔壁组请来的,跟阮卿没什么关系。

        但棚拍的时候,阮卿正好跟隔壁组聊完工作,就也在现场。

        他看了几眼,发现这个模特长得居然有点像年少时候的夏明之,尤其是穿着一件简单利落的白色衬衫,却解开了好几颗扣子,露出大片肌肤和结实的手臂,眼神冷冷地看过来,满是桀骜不驯的味道,侧脸和夏明之格外相似。

        阮卿被这一眼看得心脏都漏了一拍。

        他本是要离开的,却不知不觉就站住了,手里端了杯咖啡,也没有尝出滋味。

        那个模特在镜头前摆着各种造型,阮卿心里想,如果眼睛不是蓝色的,就更像十几岁的夏明之了。

        他不知怎的,还微微有点可惜。

        他遇见夏明之的时候,夏明之就是十九岁,正是轻狂的年纪,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却会牵着阮卿的手送他回家,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一高一矮,透着点亲密无间的味道。

        那时候阮卿还很小,对于夏明之来说只是个身世有点可怜的小孩子,遇见了就随手帮一把。

        可他却是阮卿的情窦初开。

        好长一段时间里,阮卿的审美里根本没有夏明之以外的人,其他年轻的男孩女孩迷恋明星,下课的时候凑在一块儿叽叽喳喳讨论哪个更好看,阮卿虽然也跟着聊几句,心里却偷偷说,哪个都没有明之哥哥好看。

        如今有个人,隐约有点夏明之年少时候的影子,阮卿忍不住就多看了一会儿。

        但他没想到,他拿别人当风景看,人家也看上他了。

        棚拍一结束,阮卿也准备走了,这个十九岁的男孩子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只玫瑰花,大大咧咧跑过来撩阮卿。

        “你好,我叫林卡尔。”这个年轻男孩一点也不见外地自我介绍道。

        -

        林卡尔,不中不洋的一个名字,仿佛翻字典乱取的。

        但架不住人长得好看,他也知道自己的外貌天然占据优势,撩起阮卿丝毫不虚,小狼狗一样围着阮卿打转。

        现在已经快下班了,他拦着阮卿不让走。

        他刚刚就看见阮卿了,人群里头,阮卿穿了件暗绿色的上衣,衬得肌肤新雪一样白皙,扣子明明扣到了最上面一个,充满了禁欲的味道,但他偶尔侧头和身边的人说话,露出天鹅一样白腻的脖颈,看得林卡尔心头都跟着热了一下。

        搞得林卡尔几次拍摄都有点走神。

        拍摄一结束,他就屁颠屁颠过来了。

        阮卿没想到他就随便看了个热闹,就惹上这么一个麻烦。

        但这个林卡尔的外貌确实天然占据了优势,并非是年轻俊秀,而是因为他长得像阮卿心头的那个人,所以阮卿总有点心软,舍不得说狠话伤他。

        林卡尔自己也感觉到了,仗着这点心软,死活不肯撤退。

        “我们两个见过的,你忘了吗?”林卡尔可怜巴巴的,见阮卿一点没有记起来的样子,他垂头丧气道,“机场啊!我们两个一班飞机,我吐了,然后你扶我,给我倒热水。”

        他说到这里还有点不好意思,因为那天的形象实在太糟糕了。

        那天他吐得这么可怜,其他人都绕开了,只有阮卿扶他坐到椅子上,他当时昏头昏脑,抓着阮卿的手腕不放,把他手腕都抓出红印子了,阮卿也没介意。

        当时他就眼泪汪汪地想,这个omega可真温柔,要是娶到他当老婆一定很幸福。

        可惜他没来得及缠住阮卿,医务人员来了,阮卿就走了。

        没想到缘分这东西,一旦来了挡也挡不住,居然又叫他碰上这个温柔的大美人。

        林卡尔巴眨巴眨眼睛看着阮卿,眼睛里满是毫不掩饰的渴望。

        阮卿不由自主就回避了,他终于有点想起来了,确实有过这么一件事情,只是当时这人吐得昏天地暗的,脸色煞白,他根本不记得这人长什么样。

        “是你啊。”阮卿说道,但还是没准备跟他交换联系方式。

        他有点头疼,心里想要不搬出夏明之当男朋友拒绝算了。

        “我已经有交往对象了,”阮卿平静地说道,“暂时没准备换人。你来晚了。”

        林卡尔的脸顿时垮了下来,阮卿这个拒绝未免太直白了。

        但是有对象有怎样,林卡尔虽然是中外混血,可是中文学得很好,他深知中国有句古话,“只要锄头挖的好,没有墙头挖不倒。”

        他把那朵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玫瑰往阮卿手里一塞,眼神真挚地说,“那你能给落败的骑士一个安慰的吻吗?我拿玫瑰跟你换。”

        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少年人的口气,有点点仗着年纪小耍赖皮的意思。

        阮卿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偏了下头。

        林卡尔亲歪了,亲在了阮卿的脸上。

        而他靠近的一瞬间,阮卿感受到的不只是一个少年人温热的嘴唇,他还闻到了林卡尔的信息素,从白色衬衫的领口里幽幽地透出来。

        一点檀香味。

        连信息素的味道都和夏明之相像。

        阮卿一时间忘了后退,林卡尔的嘴唇贴上了他的侧脸。

        落日的余晖下,年轻英俊的少年人亲吻了他心仪之人之人的侧脸,光看画面倒是很美好。

        但阮卿还没来得及生气。

        下一秒,他就被人一把搂进了怀里,而刚从他脸上偷得一个吻的林卡尔被人狠狠一拳揍在脸上,连退几步,撞在了墙上。

        阮卿回过头,看见了脸色铁青的夏明之。

        他看着痛得抽气林卡尔,脸色阴沉得像个被侵犯了领地的狮子,恨不得直接撕碎了他。

        阮卿不由皱了皱眉,却安抚地抓住了夏明之的手,而不是去看林卡尔。

        -

        夏明之连着几天没见到阮卿,好不容易有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混进来,防止阮卿嫌弃他。

        可他才刚打听到阮卿在哪里,几步走过来,就看见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缠着阮卿,高大俊朗的外表,手里还拿着一只玫瑰花,落日从窗户里照进来,将这个男孩的头发都染成了金色。

        而阮卿脸上虽然有点无奈,可是眼神却还是温柔的。

        这眼神夏明之见过无数次。

        而下一秒,这男孩子居然就偷亲了阮卿。

        夏明之身体比大脑行动得更快。

        如今这个男孩子恶狠狠地看着他,满脸都是不服气,夏明之动了动手腕,不介意给他再补上几拳。

        “你谁啊你?”林卡尔其实心里清楚,这个人对阮卿充满保护的姿态,应该就是阮卿的交往对象。

        可他还撑着嘴硬。

        他眼神一扫,看见阮卿皱着眉看他,顿时装起了可怜,硬生生挤出一点眼泪。

        “你凭什么打人?”林卡尔捧着脸,这拳打下来虽然痛,却只是伤在皮肉,他对着夏明之说话,眼神却看着阮卿,眼泪迷蒙的,被欺负了的小孩子一样,“我的脸很贵的,明天还要拍照。”

        夏明之恨不得再给他来两脚。

        “够了。”阮卿摁住了夏明之,跟他对视了一眼。

        阮卿当然不会觉得被占便宜开心,但是林卡尔毕竟年纪小,又是模特,伤了脸总是不太好。

        他拨开了夏明之抱住自己的手,走过去看了看林卡尔脸上的伤,夏明之出手是够重的,毕竟是从小打拳的。但是这一拳还是留了点分寸。

        林卡尔还像小狗一样看着他,留下一个与夏明之相似的侧脸给阮卿看,脸确实是被揍红了。

        “去医院看看吧,医药费我付,”阮卿心里无奈,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在了林卡尔手机上,“只是医药费报销才可以打我电话,其他一概不许。”

        “我也不会陪你去医院,”阮卿飞快说道,断了他的念想,“如果需要人陪,我可以让助理跟你去。”

        林卡尔看了不远处抱着手臂,眼神还阴沉的夏明之一眼,心思转了好几下。

        “对不起嘛。”林卡尔低声跟阮卿道歉,“我当初在机场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你这么温柔,对我也很照顾,我怎么不喜欢?以后我不这样了,你别生我气。”

        他说完就带着阮卿的电话号码飞快跑开了。

        阮卿心里头一沉,心想这混蛋小子还挺会挖坑。

        果然,夏明之在他身后,声音低沉地问,“什么机场?”

        阮卿回过头去,夏明之的脸也被笼罩在金色的落日里,眼睛被染成了琥珀色,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不知怎的,阮卿居然觉得夏明之似乎有点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