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试探

试探

        吃完晚饭,几个人依旧坐在庭院里闲聊,夏家的这个庭院设计得很清凉,引入了流水,露天坐着也不嫌热,庭下的芍药开了,天黑以后看不真切,却也朦朦胧胧,如美人半遮素面。

        夏明之中途被自己哥哥打发进去拿饮料。

        安婕抱着夏棉,牵着夏耘去看池塘的鱼,一时间,坐在沙发上的,倒只剩下夏明一和阮卿两个人。

        夏明一咳了咳嗓子,他其实不像自己妻子这么适合与别人谈心,只能没话找话,问问阮卿这几年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阮卿一一回答了。

        夏明一的手指不自觉地在膝盖上敲了下,看着阮卿的眼神有点迟疑。

        他知道夏明一把安婕和夏明之支开是有话跟自己说,所以他耐心等着。

        “这些年,你过得实在不容易,”夏明一看着他,“我虽然是个商人,但对家人不说谎话,阮卿,我是真的很希望你成为我们家的一员。”

        “你不必回答我,”夏明一看出阮卿的尴尬,“我没有想要替夏明之求情的意思。他做错了事情,活该受罚,我只代表我和我妻子,欢迎你来我家。”

        “夏明之辜负了你,你有权选择原谅他,还是抛弃他。我虽然心疼他,但我不会纵容他。这点你可以放心。如果夏明之脑子犯浑,你也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允许我的弟弟仗势欺人。”

        夏明一说得很郑重。

        阮卿笑了笑。

        夏明一这个人确实是有一说一,他虽然商场上名声狡诈,但为人却是这批子弟中难得的正派。

        “我明白您的意思,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和明之这一次,能有个不一样的结局。”阮卿轻声说道。

        “但四年了,我们都变化太多。我不能保证我们会有好的结局。”阮卿诚恳道,“如果最终我们还是分开了……”

        “希望您能理解。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们一家人。但命运是无法揣测的。”

        夏明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他能理解。

        他自己也是爱情里面走过来的,知道并非所有的爱意最终都有所回报。

        但他也知道,如果没能和阮卿走到最后,等着夏明之的结局,也许只有孤独一生了。

        而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自小和他相扶相持。

        他犹豫了一下,到底是有点心疼,又道,“阮卿,我说这个话,未免袒护我弟弟了。但他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

        “如果我们母亲没有去世,没有对他造成这么大影响的话,他不至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不至于这么抗拒ao的结合,抗拒承诺,爱,还有婚姻。”

        夏明一不自觉流露出一点难过,“他真的不是个坏人。他只是对于母亲的去世太过愧疚,也太过愤怒。”

        他到现在都记得葬礼那天夏明之撕心裂肺的哭嚎,像个陡然被抛弃的小狮子,还没有长大,还没有来得及开疆扩土,却已经失去了这么多。

        而他抱着夏明之站在边上,捂着自己弟弟的眼睛,却清楚地听见自己弟弟更咽地问他,“是不是,是不是我不劝妈离婚,她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夏明之把所有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而他听得心都要碎了。

        却无可奈何。

        他唯一的弟弟,他抱在怀里长大的弟弟,已经长高长大了,变得这么优秀,如今却趴在他肩上哭得像个孩子。

        夏明一叹了口气。

        他看了一眼阮卿,试探地问,“我不知道明之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母亲去世的原因。”

        阮卿有点疑惑,他如果没记错,夏明之的母亲是因病去世的,但听夏明一的意思,似乎其中还有隐情。

        但他没能听到后续。

        夏明之端着几份饮料回来了,声音压得很低,带了一点制止的味道,叫了一声,“哥。”

        夏明之不知道听见了多少,他往阮卿跟夏明一两人中间一坐,彻底分隔开了他们两个。

        阮卿只能歉意地对夏明一笑了笑。

        夏明一被自己弟弟不动声色地瞪了几眼,知道这话是说不成了,干脆站起来去找自己老婆去了。

        但是过了一会儿,夏明之却跟了过来,跟安婕道,“嫂子,麻烦你先陪陪阮阮,我有话跟我哥说。”

        安婕看他们一眼,也不掺和他们哥俩的事情,带着两个孩子走过去,拍拍夏棉的屁股,让她像个球一样扑进了阮卿怀里。

        -

        “你干嘛跟阮阮说这些?”夏明之等安婕一走,就不满地冲他哥道,“我不需要谁来替我求情,我自己犯过的错,那是我罪有应得,我活该。阮阮什么都没错,他不需要为我负责!”

        “我自己有心理阴影是我的事情,是我不够成熟冷静,自以为是才走到这一步的。阮卿不需要体谅我。”夏明之想冲他哥嚷嚷,却又不敢说得太大声,怕阮卿听见。

        阮卿在那边跟安婕聊天,其实他也看了夏明之几眼,却终究没有探究的意思。

        “你是活该。但就算罪犯还能有辩护律师,我凭什么不能替我弟弟分辨两句?”夏明一也很不满,“你跟阮卿已经复合了,他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爱人,到底有什么心理问题。”

        “你问过阮卿吗?他愿意你瞒着他吗?”夏明一问道。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夏明之。

        但夏明之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所以呢,我应该恬不知耻地告诉阮卿,说我也是有苦衷的,虽然我把你在发情期丢下了,虽然我害你被阮家囚禁,害你一个人孤独地过了四年。”

        “但我有苦衷的,我只是生病了,所以原谅我吧?”

        “是这样吗……哥。”

        夏明之惨笑了一声,带着自嘲,“我得多不要脸,才能理直气壮地去告诉阮卿这些。”

        他太了解阮卿了,太明白如果他把自己的全部都和阮卿和盘托出,告诉他,自己有标记障碍,再告诉他自己为什么会有标记障碍,阮卿一定会原谅他。

        可他不需要阮卿原谅。

        阮卿可以一辈子都不要原谅他的过错。

        因为他罪有应得。

        做错了事就要得到惩罚,这是小孩子都懂的事情。

        夏明之说道,“阮卿这么心软,如果他知道我的心病……”

        “即使他不想接受我,他也会强迫自己放下过去,重新和我在一起。”

        “可我不能心安理得去利用他的心软。”

        夏明之呼出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在沙发那里跟安婕说话的阮卿,斩钉截铁道,“我做不到这么无耻。”

        夏明一快被他一连串的话气死了。

        这个兔崽子就是在骂他无耻是不是?

        两个alpha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先低头,像两个狮子对立,怒目而视。

        假山上的流水潺潺地沿着石头往下流淌,溅起碎玉般的水花,这在夏日里本应该让人觉得平静清凉,但此刻听着这声音,却无端让人有点烦躁。

        夏明之恼怒地揉了一下头发,他咬着嘴唇,像是要制止自己说出更多。

        夏明一也皱着眉头,一语不发地瞪着夏明之,大概心里在盘算要不要把这个兔崽子踢池子里去算了。

        但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夏明之首先移开了视线。

        他放软了声音,带了一点哀求,“哥,你知道阮卿受了多大的苦,我不能再让他委屈自己一星半点。”

        “哥,我已经痊愈了,我不会再犯了。所以阮卿没必要知道。”

        “我不想他可怜我。”

        “我只希望他是因为爱我,我是他人生最好的选择,我能给他安全感,他才和我在一起。”

        “而不是他觉得不该怪我。”

        夏明之恳切地看着他哥,“哥,你别打扰阮卿,有问题你找我就行。”

        夏明之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在对他哥哥示弱,为了阮卿。

        夏明一还能说什么,他向来疼这个弟弟,母亲去世前握着他的手说弟弟就交给你了,他却没能看好他。

        “你这是在犯蠢,”夏明一盯着自己弟弟,缓缓说道,“爱情里,哪有这么多公平。”

        “我宁愿蠢。”夏明之说道。

        “我以前就是活得太聪明,一心保全自己,才把阮卿害到这个地步。”

        “我现在宁可蠢一点,慢一点,去讨阮卿的一点欢心。”

        夏明之回头看了阮卿一眼,阮卿也在看他。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遥遥相接,阮卿对着夏明之笑了一下。

        夏明之就情不自禁也笑了。

        夏明之笑起来,是很像他母亲的,眼神明亮,眼尾微微上勾,一心一意看着自己爱人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有了温柔的光。

        他是爱着阮卿的,虔诚到刻骨地爱着他。

        夏明一看得出来。

        他叹了口气,懒得再说夏明之了,说了也没用。

        他踢了一颗石子到鱼池里,底下红头锦鲤攒动,夏明一看着这些鲤鱼为一颗石子争先恐后,却觉得夏明之比这些鱼还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