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阮三

阮三

        晚上阮卿跟着夏明之回去,他们现在经常住在四年前买下的那座公寓里。

        谁也没有刻意提,但是夏明之留着阮卿在这边住下,阮卿也不反对,一星期倒有六天都在一起。

        在阮卿的强烈抗议下,夏明之把照片墙给撤了,一边撤还要一边跟阮卿嘀咕,“这是你们高三演出的时候,我在底下给你拍的。”

        “这张,你过生日的,还有这张,我们去新西兰旅游。”

        阮卿懒洋洋地在沙发上翻着杂志,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就两个字,“快收。”

        夏明之只能委委屈屈抱着箱子去了客房。

        但是墙上重新挂了阮卿以前画的一幅画,画上是一副写意山水,笔法说不上多么精妙,却也有一番开阔意境。

        阮卿心里嫌弃自己当年画技稚嫩,可是看夏明之认真摆放,极其珍惜的样子,嘴角翘了翘,没说什么。

        -

        这个晚上阮卿其实过得挺开心的,他刚刚离开的时候棉棉已经困了,却还拿肉乎乎的小胳膊搂着他,嘴巴像抹了蜜,含糊不清地说,“漂亮哥哥以后还来看我吗,我好喜欢你呀。”

        小孩子就是这么赤诚天真,喜欢就是喜欢,坦坦荡荡地说出来,不怕碰壁也不怕受伤。

        夏明之却偏偏酸溜溜拆台,“她上回对江雨也这么说的。”

        阮卿不在乎,这个年纪的孩子喜欢十个八个都正常,他在棉棉的脸上亲了两下,“我也喜欢棉棉。”

        如今坐在夏明之车上,因为夏明之刚刚喝酒了,是阮卿开的车。

        他开着车穿过隧道的时候,突然想起明天要去阮家,心情的愉悦就打了点折扣。

        过了一会儿,他又想起夏明一准备告诉他的事情,只听了个开头就被夏明之打断了。

        阮卿看了夏明之几眼。

        他想起夏明一说,如果他们的母亲没走,夏明之不会这么抗拒ao的结合。

        他其实也想知道原因,他没和夏明之在一起前,就听夏明之提过,他是不婚主义,绝不会标记任何一个omega。

        但夏明之那时候只是说,因为他要纵情享乐,不想把自己在一个人身上捆住。

        可如今听夏明一的口气,这里面似乎另有隐情。

        当年夏明之母亲去世,其实也算个大事。因为他母亲去世前正在和他父亲办理离婚手续,可是手续还没有办成,他母亲却急病去世。

        而在夏明之母亲的葬礼上,夏明之的父亲自始至终都很冷静,穿着一身漆黑的西装,面容英俊冷漠,仿佛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告别,而非生离死别。

        以至于那时候传言纷纷,甚至有人猜测他父亲是为了财产继承害死了妻子。

        不过阮卿是不太信的。

        要是真有这个可能,夏明之不会只是对父亲冷漠以待,而是真的会父子反目成仇,想尽办法把他爸送牢里去。

        但夏明之明显想要回避这件事情,阮卿看着窗外,最终什么也没有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隐藏的秘密,即使是伴侣,也不能过分去窥探。

        阮卿开着车停到了地下室,推推夏明之,夏明之才像如梦初醒,跟着他上楼。

        -

        等回到家里,阮卿洗了个澡就去睡了,他今天很累,不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

        但他睡得并不安稳。

        他梦见了阮三小姐。

        他去国外的第一年,他也经常在梦里看见她,看见她毫无生机地倒在地上,惨白黯淡的一张脸,嘴上沾着血迹,玫瑰花一样的红,不管他怎么哭泣哀求,阮三小姐都没有回应。

        可是今天他梦见她,阮三小姐却变回了平常的样子,穿着柔软的长裙,头发盘起来,耳朵上坠着两颗圆润的珍珠。

        她还是这么柔弱,是阮家模范般的omega小姐,比橱窗里的洋娃娃还要精致温婉,不会反抗,也不会违背父亲的意愿。

        可是阮卿在梦中握住她的手,他却看见阮三小姐微笑着看他,低声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啊?”

        声音是这么的可惜,带着真切的遗憾。。

        阮卿心如刀绞,却还是笑了出来。

        他对阮三小姐说了一句话。

        阮三小姐本来温柔明媚的脸庞在一瞬间变得扭曲起来,眼神变得幽怨而凄怆。

        而阮卿始终微笑着。

        可他心里,却疼得快呼吸不上来了。

        他快溺毙了。

        -

        阮卿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夏明之还没睡。

        他听见阮卿小小地惊叫了一声,连忙打开一盏灯,俯身去看阮卿,“怎么了,阮阮?”

        阮卿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是夏明之。

        他慢慢地坐起来,暖黄色的灯光底下,他的脸色一片惨白。

        过了好一会儿,他对夏明之说,“我想喝水。”

        夏明之担忧地看他一眼,下床去给阮卿倒水。

        阮卿接过水杯,慢慢地喝了几口,温水滑进喉咙,似乎缓解了一点心口的冰冷。

        “你做什么噩梦了?”夏明之问他。

        他看到阮卿额头上有冷汗,替他擦了一下。

        阮卿看着手中的水杯,水面上隐约倒映出他的脸。

        “我梦见了阮三小姐。”

        他始终叫自己的养母“阮三小姐”,而非妈妈。

        “你知道吗,我以前被丢在孤儿院的时候,我也想过如果我有妈妈,她应该是什么样子。”

        阮卿转动着手中的水杯,他的声音很轻,也很平静。

        夏明之安静地听,手却环住了阮卿瘦弱的肩膀。

        “后来我被阮家收养,阮三小姐疯狂的时候,我很怕她。可是她平静的时候,我总是想,妈妈就该是她这样的吧。”

        “温柔的,身上带着蜜桃的香气,抱着我看窗外的花,给我读十四行诗。”

        阮卿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想起刚被收养的那段时间,他是住在阮三小姐房间里的,他第一次被人这么温柔地对待,颤巍巍地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够好,生怕给人添麻烦。

        可是阮三小姐拿热手帕给他擦脸,对他笑,让他看镜子里,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很像。

        他们确实有点像,一样精致漂亮的眉眼,头发睫毛都比一般人要淡一些。

        “所以我在孤儿院一眼就看见你了,也许你本就该是我的孩子。”阮三小姐柔软的手摸了摸他的脸。

        “我以为母亲就是这样的,童话里说母亲都是爱孩子的。虽然我是被收养的,但我想,如果她能选择一直保持清醒,她应该也是会爱我的。”

        “可我错了。”

        阮卿抬头看着夏明之,突然笑了一下。

        夏明之心里回忆起了阮三小姐的脸,突然意识到,阮卿的眉眼,是真的和阮三小姐有些像,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他心里头猛地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