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熟悉

熟悉

        可阮卿没有再说下去,他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就又缩回了被子里,露出苍白的小小的一张脸,看着夏明之,有点撒娇的口气,说,“头疼。”

        夏明之轻轻帮他按摩太阳穴,“疼得厉害吗?要吃药吗?”

        “一点点疼。”阮卿闭上了眼睛,却在被子底下拿小腿贴着夏明之,他有一瞬间,像是又变成了那个缩在夏明之怀里撒娇的阮卿,轻轻地哼了一声,说,“你看着我睡,如果我做噩梦,你要喊我。”

        “好。”夏明之答应他。

        夏明之的手宽大而温暖,轻轻地贴着阮卿的脸,手指打着圈摁着他的太阳穴。

        无论到什么时候,一想到夏明之在自己身边,阮卿总会觉得安全和放松。

        四年过去,他还是如此不长记性。

        他困得迷迷糊糊,却还从眼睛的缝隙里看着夏明之,看夏明之灯光下英俊的脸庞,睡袍下露出精壮干练的身材,肩膀上有道浅浅的疤,是小时候骑马摔的。

        后来他带阮卿去骑马,骑术已经很好了,阮卿坐在他怀里,一点也不害怕。

        “明天去阮家,你别离开我。”阮卿声音软绵绵的,“我不想一个人……”

        “我一步都不会离开你。”夏明之跟他保证。

        阮卿得了保证,终于重新睡着了。

        他睡姿很好,只是头往夏明之这边偏,睫毛浓密得像小扇子,偶尔不安地眨动一下。

        夏明之守了他一会儿,看阮卿没再做噩梦,才也躺进被子里,把阮卿揽进怀里。

        但是刚刚阮卿说的话,却像惊雷一样留在夏明之心底。

        他之前其实想不太明白,阮卿为什么要答应阮家去参加寿宴,依照阮卿的性格,他根本不在乎阮三小姐留下什么遗产,否则也不会回国后,一次都没和阮家打交道。

        可是他回忆起阮卿刚刚从噩梦里惊醒,那一瞬间,阮卿的眼神,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冲出了水面。

        明明已经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知道自己安全了,却还心有余悸。

        -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晚上。

        阮家向来喜欢豪奢。

        阮家老爷子的大寿,虽然阮家如今有了颓势,却到底还是家资不菲,往来者依旧是络绎不绝,还请了不少明星来争奇斗艳,其中几个甚至是阮老爷子的绯闻对象,走红毯一样招摇。

        阮卿是坐着夏家的车来的,他跟夏明之一起坐在后座上,有人拉开车门,夏明之先走下来,然后弯腰伸手去扶阮卿。

        阮卿从座位上抬头看他。

        夏明之穿正装总是比平日里更英俊,收敛了一点不驯的意味,显得稳重又可靠。阮卿把手放在他手心里,从车里钻出来,夏明之接住他,轻轻搭住他的腰。

        阮卿能感觉到周围若有若无打量的视线。

        如今夏家风头正盛,夏明之自然也是炙手可热。阮卿虽是阮家的养子,但是当年认识他的人也不少。如今再看见他和夏明之一起出现,估计不少人心里暗恨,怎么兜兜转转又是他在夏明之身边。

        当年阮卿跟夏明之恋爱,也不是没有遇见人从中作梗,但是一晃四年,如今他面色平静地和夏明之牵着手,神色淡淡,落落大方地任别人打量。

        阮家今天大宴宾客,宴席摆出去十几桌。但在晚宴开始前,宾客们都在旁边的一个客厅里面碰面,也算是借着这个机会联络交流。

        夏明之跟阮卿走进去就有人过来打招呼。有些算是阮卿的旧识,也有没见过的新鲜面孔。

        夏明之会附在他耳边小声提醒都是谁家的人。

        但很快,就有一张阮卿想都没想到的熟悉面孔跑过来,碧蓝色的眼睛像猫儿一样,亮亮地看着他。

        林卡尔。

        那个来他们杂志社当兼职模特的林卡尔,顶着一张混血的脸,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林家刚刚回国的三少爷。

        这个林家也算是夏家旧识,他们家的大少爷自己是alpha,择偶取向还是alpha,之前几次三番纠缠过夏明之。

        阮卿倒是没听过林家还有第三个儿子。

        夏明之在旁边冷笑一声,低声跟阮卿解释道,“林家老爷去年娶了第三任妻子,妻子是英国人,没有结过婚,单身抚养一个十九岁的儿子,也就是这个林卡尔。”

        话说到这里也就明了。

        如果真的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林家老爷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让人来认识自己的“新儿子。”

        只能是私生子转正了。

        但阮卿也没奇怪,高门大户里隐秘的事情多了去了,这事实在连个八卦都算不上。

        林卡尔今天也穿了一身黑色的正装,他本就是模特身材,被这黑色一压,肤白如雪,眼瞳深邃,少年人的青涩都褪去了不少,只剩下年轻人的俊朗。

        但他一笑起来还是阳光灿烂,一点都不顾夏明之的黑脸,蹭到阮卿身边,“阮阮,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阮卿不等夏明之发作,就好脾气地笑着回答,“因为没有必要。我说了我仅仅负责你的医药费,其他一概不管。”

        林卡尔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但他很快又高兴起来,他看准了今天的场合阮卿不会让他下不来台,赖在阮卿身边不走。摆着天真的一张脸,说自己谁也不认识,只认识阮卿,

        夏明之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他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大家都是拿了请柬进来的,谁怕谁啊。

        阮卿被他俩一左一右夹攻,搞得有点进退两难,过了一会儿有个从前关系还不错的女孩邀请他坐坐,他就对着夏明之笑笑,自己抽身走了。

        只剩下夏明之跟林卡尔坐在同一张沙发上,两个人的侧脸有些微妙的相似,看着对方的眼神也是如出一辙的厌恶。乍一看,他们两个倒像半路兄弟。

        最终还是林卡尔沉不住气,先开口讥讽,“我听说过你和阮卿的事情了,你四年前就抛弃了他,现在又死皮赖脸地求复合。”

        他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要是你,根本没有脸出现在阮卿面前。”

        夏明之冷不防被一个毛头小子戳了痛处,但面色却不变。林卡尔这点皮毛,对他来说连开胃菜都不够。他甚至笑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阮卿还是选择了我。”

        林卡尔没想到他能这么不要脸,简直目瞪口呆。

        林卡尔气急败坏道,“你以为你能拥有阮卿几年?你比我老了十岁哎大叔,我随时可以等你老了,再抢走阮卿。”

        夏明之跟看白痴一样看他。

        “你是不是脑子不太好?我是夏家的继承人之一,还是余家的外孙,我自己也事业有成,我能永远站在阮卿身边保护他。但你有什么?”

        夏明之冷笑一声,“一个十九岁的毛孩子,私生子刚刚转正,无权无势。除了年轻,你一无所有。”

        夏明之看林卡尔涨红了脸,却还要逞强开口。

        但他没给他这个机会。

        夏明之继续说道,“你想说你比我爱阮卿吗?你永远不会伤害阮卿,不会像曾经的我一样抛弃他,是吗?”

        “是又怎样!”林卡尔被夏明之激出了脾气,愤愤地盯着他,“我就是不会伤害他,我会比你对他好。你不过是占了天时地利而已。”

        “中文学的不错,还知道天时地利,”夏明之嘲讽地勾起嘴角,“可惜情商不高。”

        “你以为你的爱很昂贵吗?”夏明之眼中流露出明晃晃的讥讽。

        “不,这世界上只有被需要的感情,才有价值。不被需要的感情,不过是一叠废纸。”

        “你以为是因为我比你更爱阮卿,所以阮卿才和我在一起的吗?”

        “你错了。”

        夏明之怜悯地看着林卡尔,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对弱者的怜悯。

        他讨厌林卡尔,仅仅是因为他讨厌有人觊觎阮卿,而不是他真的觉得这个男孩对他有威胁力。

        “我的爱没什么特别的,是因为阮卿爱我,才赐予了我与别人不同的权力。”

        “他爱我,所以他选择我,仅此而已。”

        夏明之已经懒得与林卡尔多费口舌了,这个十九岁的男孩脑子还行,被他这么一通打击已经领会到了他的意思,脸色扭曲。

        夏明之站起了身,准备去找阮卿,走之前,他轻飘飘地给了林卡尔最后一击,“无论你怎么努力,你的爱对阮卿始终是毫无价值的。”

        “因为他不爱你。”

        夏明之说完就不理林卡尔了,他慢悠悠走到阮卿身边,跟他身边的人打招呼,一只手轻轻搭到阮卿的腰上。

        阮卿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林卡尔的脸色相当难看,愤愤地咬着嘴唇。

        “你又去欺负小孩子了?”阮卿无奈地低声问。

        “谁欺负他了,只是提早教他一点人生道理。”夏明之轻笑道。他在阮卿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并不多么暧昧,却足够亲密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