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抛弃

抛弃

        阮卿猜的没错,宴会快结束的时候,阮老爷子确实派身边人来请他散场后留步,阮老爷子有些话想和他谈谈。

        他本来只想请阮卿一个人留下,并没有希望夏明之陪同。

        但阮卿拒绝了。

        “我的事情,明之都可以留下来听,如果只有我一人在场,那这事就不必谈了。”阮卿说道。

        那人没办法,又打电话去请示了一下,才恭敬地表示请夏少爷一起过去。

        如今宴席已散,刚刚还是宾客满堂,转眼就变得安静冷清,再盛大的场面一旦走到尾声,留下的也不过是一地清冷。那庭院里的灯光还亮着,花也还开着,花上的露水却已经干涸,花瓣都微微地卷曲起来,掉在石子路上。

        阮卿跟夏明之牵着手走过走廊,看见小花园里的一个假山,被青色的藤蔓覆盖着,他回过头对夏明之笑了一下,说,“我小时候曾经躲在那里面。”

        “我被人打了一巴掌,又没法反抗,最后只能没用地躲起来。”

        那时候他又瘦又小,躲在假山里头谁也看不见他。

        他不想当阮家的孩子了,他知道被收养是种幸运,是他们这些被抛弃的孩子最好的出路,可他宁愿回到那个破旧的照不到阳光的孤儿院里,也不想再当阮卿名义上的小少爷。

        衣食无忧也没什么好的,缺衣少食也没什么不好,起码孤儿院里的人都喜欢他。他还是想回去。

        他以为不会有人找到他的,阮家可能根本不会发现他走丢了,他躲在山洞里面,看外面的天色渐渐变得昏暗,有一刹那觉得一直躲在这里也好。

        可是阮三小姐找了过来,她这么瘦,手腕细细的,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出来,累得气喘吁吁,可她没有骂他也没有责怪他,只是轻声说了一句,“你吓坏我了。”

        她一边抱着阮卿回房间,一边低声问,“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啊?下次你告诉我,你不要躲起来,我找不到你,会很担心。”

        阮卿确实被欺负了,被打了他都没有哭出来,可他趴在阮三小姐的肩头,闻到她身上暖融融的蜜桃的味道,眼泪很快晕湿了她的衣服。

        他后来无论受过多少委屈,都没有跟阮三小姐说过一次,但他也没有再想逃跑或者离开了。

        他一直以为,即使整个阮家都轻视他,嫌恶他,阮三小姐总是喜欢他的,起码她清醒的时候,是喜欢他的。

        这就够了。

        他也是有过母亲疼惜的,这就够了。

        可惜他错了。

        阮卿把视线从假山上收回来,他感觉到夏明之握着他的手逐渐用力,他转过头,看见夏明之眼中的难过和心疼。

        阮卿说得平淡,可是夏明之听得心都在发痛,在他不知道的那些时刻,他的阮阮受了不知道多少委屈,却还长成了如今温柔的样子。

        “我不可能再让你受半点委屈。”夏明之认真说道。

        阮卿只是笑了笑。

        事到如今,也没人再能让他委屈自己了。

        他曾经最在乎的东西全都破裂在了他面前,让他如坠深渊,以至于放弃了自己。

        可现在,他活下来了,已经没什么能再伤害他了。

        -

        阮卿和夏明之穿过走廊,就到了阮家老爷子独居的那个别墅,从前阮老爷子是不住这里的,但也许是上了年纪,喜欢清静,特地搬来了。

        “老爷子在屋子里面等着二位少爷。”替他们引路的那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为阮卿和夏明之推开了门,门内,只坐了阮家老爷一个人。

        他坐在窗边,屋子里只开了几盏小灯,窗外的光透进来,照出他脸上的每道皱纹。

        听到门开的声音,他也没有回头。

        他看着窗外的月光,发现自己已经有点记不起来,他的女儿阮艾敏十几岁时,是什么模样了。

        但他却还记得她出生的那一天。

        因为这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的omega女儿,他难得在产房外等候,护士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进他手里,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看不出好看还是难看,牙齿都没有,哭得满脸通红。

        他是个没多少感情的人,可看见这个孩子小小的拳头捏在一起,全身都软绵绵的,他突然觉得有这么个孩子也不错。

        可是这个得到了他全部父爱的孩子,被他这么娇生惯养地宠爱着长大,最后的结局,居然是自杀而亡。

        他无法接受。

        他一生里见过太多鲜血,早在七八年前他就失去过一个私生子,可他痛惜了两天,也就平淡了。

        唯独这个女儿,是在他手掌心里养大的。

        即使疯了,他也舍不得她再受一点伤害。

        可偏偏她死了。

        他缓慢地转过头,去看阮卿,他听见阮卿平静地叫了他一声,声音里并没有什么起伏和情绪,仿佛这真的只是一次普通的谈话,而阮卿只是他一个没有血缘的小辈。

        阮振声一双眼睛盯着阮卿看了许久,他的眼睛已经有点浑浊了,但是眼神还锐利。

        他是真心地想补偿阮卿,想把他接回阮家来,让他门当户对地跟夏明之结婚,两家联姻,他会保他一辈子平稳富贵。

        但如今看着阮卿的眼睛,他就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冲着补偿来的。

        他不会回到阮家了。

        但他还是要和阮卿聊一聊。

        “坐吧。”阮老爷子说道,“我叫你来,确实是有事情商量的。”

        “我在艾敏的旧物里面发现了这个,还找到了艾敏的遗嘱。你可以看看。”

        阮老爷子推过来的,是一张已经陈旧的亲子鉴定书。

        委托方:阮艾敏。

        鉴定结果,阮卿和她确实属于母子关系。

        而日期,是阮卿被阮艾敏收养的前两个月。

        阮卿比所有人都要更早地知道真相,但他拿到这封鉴定书的时候,手指还是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

        他的亲生母亲,一早就知道了鉴定结果,可最终选择的,却是让他作为养子回到了自己身边。

        她这一辈子都懦弱而脆弱,想狠心又不彻底,想当一个温柔善良的母亲,她又做不到。

        她永远都活在煎熬里。

        夏明之看清了那个鉴定书上的内容,尤其是那个鉴定日期,惊讶到几乎说不出话。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阮卿。

        “阮阮,你早就知道了吗?”他看着阮卿平静的脸色,问道。

        “四年前我就知道了。”阮卿把鉴定书放到了一边。

        他看着阮老爷子的眼睛,这个人曾经让他畏惧,但如今他只觉得他可笑,自己断送了自己女儿的一生,却还以为自己是个无辜的慈父。

        “我还知道,是我的亲生母亲,阮艾敏,自己选择把我抛弃在孤儿院的。”

        阮卿看见阮老爷子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震惊的神色。

        而他心里最深处的地方,他埋藏所有秘密的地方,被掘开了一个角落,淌出滚烫的血。

        “她把我扔在了吴城一个郊区的孤儿院,以为一生一世都不会看见我了。可惜,我三岁的时候那个孤儿院关闭了,我们被分散至其他孤儿院。我被送来了栊城,然后我九岁的时候,阮三小姐,来做慈善……”

        阮卿没忍住,嘲讽地低笑了一声。

        一个抛弃自己亲生孩子的人,来孤儿院里做慈善。

        天大的笑话。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来,但她在一堆孩子里认出了我。”

        “最终她收养了我。”

        “把她的亲生儿子当成养子带在了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