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恨意(二更)

恨意(二更)

        阮卿每说一句,阮老爷子的面色就难看一分。

        “不可能,艾敏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阮老爷子激动地断然否定,“当年艾敏怀孕我们都是知道的,你是她和宇泽的孩子,她怀孕了以后我们就让他们赶紧办婚礼,只不过,只不过是宇泽那小子没有这个福气……”

        他的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为自己的女儿辩解,“她没有理由抛弃你,一定是她身边的人做了手脚。当年她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去了别庄修养,结果突然早产……”

        阮老爷子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他说的也是实话。

        当年阮三小姐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离婚礼只有几个月了。阮老爷子对于自己唯一的女儿怀孕是欣喜的,他最宝贵的小女儿即将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他甚至亲自给这个孩子取了名。

        但他取的名字是“阮询”。

        如今坐在他面前的这个孩子,叫“阮卿”。

        他看着阮卿冰冷平静的眼睛,突然觉得阮卿似乎早就洞悉了一切。

        “她去了别庄修养,结果早产,你们都不在她身边,她是被临时送进一个私人医院的,对不对?”阮卿问道,“然后她说她的孩子生下来就先天不足,没有呼吸。”

        “你看见她生产了吗?你看见她的孩子了吗,长得像她吗,会哭会动吗,有呼吸吗?”

        “你看见了吗?”

        阮卿一声一声地逼问,他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太高,可落在耳朵里,却像针一样尖锐。

        阮老爷子说不出话来。

        因为答案是没有。

        当年他在外面处理生意,知道消息的时候,就是一直照顾艾敏的阿姨打电话,说他们现在在医院,小姐的孩子因为意外,没能保住,生下来就没了呼吸,还慌张地问他该怎么安慰三小姐?

        而他怎么会怀疑自己的女儿说谎?

        他那个柔弱的,天真的女儿,花朵一样脆弱柔顺,从来没有离开他的庇护。

        她怎么可能这么果决地调换自己的孩子,设计了一个精心的骗局瞒天过海,最终骗过了所有人?

        可是如今阮卿坐在他面前。

        那张亲子鉴定也放在他面前。

        他清楚地知道,阮卿说的才是实话。

        阮艾敏特地在怀孕的时候,借着修养的名义去了别庄,就是为了避开所有人,丢掉这个孩子。

        当时陪伴她的主要的几个人,都是从小照看她长大的,每一个人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就为了这一场骗局。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阮老爷子茫然地问,他看着阮卿。

        他心里的女儿一瞬间变了个模样,可他却不敢相信。

        明明她这么乖,什么都很听话,又胆小柔弱。

        而四年前,阮卿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他流着泪问他的母亲,为什么要丢掉他?

        阮三小姐是怎么回答的,阮卿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她说,“因为你是罪证啊,是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每次想到你在我的肚子里,我就深深地厌恶自己,也厌恶你。”

        “我背叛了老师,也背叛了宇泽,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只得到你这样一个错误。太痛苦了,阮卿。我每天都在痛苦。”

        是阮卿看着阮老爷子的眼睛,这双眼睛在此刻终于变得有了人类的感情,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他看着更像一个父亲了,而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大家长。

        阮卿攥紧了手,他能感觉到夏明之担忧地扶住了他的手臂,他忍不住贴过去一点,好像这样才能汲取到一点温度。

        让他有勇气说完接下来的话。

        “你从来都不了解你的女儿,你只要她听话,乖巧,按照你的心意发展,”阮卿冷冷地说道,“她小时候喜欢骑马喜欢击剑,你却觉得omega就应该乖乖去学钢琴舞蹈,她长大想要选择物理系,你不让。她想要搬出阮家,你也不让。”

        “而她什么都听你的,最终你让她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她也听了。”

        她太听话了,被压抑着只能听话,明明有着最深刻的恨意,却拼命压迫在心底。

        最终害了所有人。

        阮卿闭了一下眼睛,他眼前似乎能看见四年前那一天,阮三小姐跟他说这些话的样子,她看上去这么平静,眼神却这么怨毒。

        她恨着所有人,恨她的父亲,也恨阮卿,还恨与她曾经相爱的那个人。

        她也恨她自己。

        “她从来没爱过自己的未婚夫,但是你让她订婚,她就听了。后来她的未婚夫死了,她本该有更多的选择……可她腹中却还有一个被众人期待的孩子,五个月大了,流产已经很危险了。”

        “你真的以为她有这么想替不爱的人生孩子吗?她根本不爱那个人,又怎么会爱和他生下的孩子。她恨透了这一切,恨透了你们安排她的人生,也恨你们让她失去了真正爱的人。”

        “她最终选择了把我生下来,再扔掉。她就解脱了。”

        可是之后阮三小姐就疯了。

        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因为失去孩子才变得疯狂的。

        可直到四年前,阮卿才知道,她是被自己亲手扔掉了自己的孩子这件事,给逼疯的。

        她这么恨他,恨到甚至想过直接杀了他。

        可是真的把他丢掉了,她又被愧疚折磨疯了。

        阮卿如今想起她,只觉得可悲。

        她一生都活在囚笼里,当一朵名贵柔弱的花,这一生最果决的时候,就是为了扔掉自己的孩子而布下了一个局。

        而九年以后,她在孤儿院里,居然又见到了自己的孩子。

        他没有因为意外死亡,好好地长大了,虽然瘦弱了一点,可那双眉眼,桃花一样漂亮的嘴唇,让她一眼看出这是自己的孩子。

        “我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我领回来?”阮卿轻声说道,“让我杂草一样自生自灭不就好了。她总是这样,又想当个不管不顾的坏人,却又坏的不彻底。”

        他又想起阮三小姐摸着他额头的手,抱着他去看窗外的第一场雪,每一年都记得他的生日,要给他下长寿面。

        可他也记得阮三小姐掐住他的脖子,她发疯了,恶狠狠地把他压在窗户上,含着眼泪问他,“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她不愧是阮老爷子的亲生女儿。

        当年阮三小姐自杀后,阮老爷子也这么问过他,“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如果可以,阮卿垂下眼,云淡风轻地想,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自己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就像阮三小姐安排的那样,一出生就没有了呼吸。

        像一滴水,蒸发在这个世界上,不留一丝痕迹。

        对所有人都好。

        “那你为什么不说呢?啊?”阮老爷子攥住阮卿的手,他也许真的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外孙有了点感情,他看着阮卿,眼里居然有点痛苦,“四年前你为什么不说呢?艾敏她为什么自杀你是知道的,对吗?都到了那种地步了你为什么一个字都不提!”

        他死死地捏着阮卿的手。

        夏明之忍不住隔开了阮老爷子的手,阮卿的手腕已经被抓的通红,他一只手横在阮卿身前,提醒阮老爷子自己还在这里。

        夏明之快被阮家的这群人恶心坏了。

        事到如今,却只会抓住阮卿逼问。

        他恨不得现在就带阮卿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再也不需要回来了。阮卿不属于这里。

        但阮卿轻轻摁住了他。

        阮卿看着阮老爷子,说道,“她四年前来找我,把我的身世告诉了我。她说她恨我,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因为我是肮脏的,是她人生的污点。”

        “这就是她留给我的最后的话。然后她骗我出去拿药,自杀了。”

        她终于把深藏多年的秘密吐露出来,连带这么多年的爱恨。

        然后她自杀了,解脱了,却留下一个支离破碎的阮卿。

        他当年心如刀绞,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阮三小姐会说出来的话。

        他心目中一直温柔的,发自内心喜欢他的母亲,原来全是假的。

        没有人喜欢他。

        一直没有。

        所有人都觉得他如果不存在就好了,阮三小姐是这样,阮老爷子也是。

        连夏明之都选择不要他……

        阮卿及时收住了自己的思绪,没有再回忆下去。

        他最后对阮老爷子说道,“如果不是你们找我回来,我知道你们肯定找到了证据证明我们是母子关系,我这辈子都不会说。”

        如果有人问他是否恨过阮三小姐,那一定是恨过的。

        可他难道就没有爱过她吗?

        他拿她当作一个真正的温柔慈爱的母亲,爱了十多年。

        所以连她最后一个无理取闹的遗愿,他也答应了。

        可是这个秘密也只保守了四年,被阮三小姐自己留下的一个亲子鉴定揭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