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向标记在线阅读 - 长相思

长相思

        一直到一个星期以后,夏明之都没有出现任何排斥反应,阮卿才算是放下心来。

        阮卿自己也已经不带防标记颈环了,是医生建议的,孕期的omega最好还是不压抑自己的信息素。

        他那一排黑色的防标记颈环被他放进了柜子的最深处,每一个颈环内部,都刻着夏明之的名字,仿佛一场无可言说的暗恋。

        阮卿的手指在上面一个个轻轻拂过,最终还是关上了柜子。

        刚开始没有颈环的时候,他是很不适应的,脆弱纤细的脖颈完全暴露在空气里,后颈处白皙得像细腻的新雪,是还没有被alpha盖上烙印,温柔又让人舒心的花香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来,带着一点夏季雨天般湿润的味道。

        夏明之头疼地发现他的情敌又变多了。

        那天他去接阮卿下班,就看见一个毛头小子磕磕绊绊地夸阮卿的信息素好闻,脸红得像个番茄,还要低着头说,“要是能,能约你去看个电影就好了。”

        阮卿无奈地笑了一下,刚准备拒绝,就发现夏明之臭着一张脸走过来,戳了戳这个年轻男生的背。

        男生一脸茫然地转过去,发现一个比他高了一个头的alpha阴森森盯着他。

        夏明之皮笑肉不笑地说,“打扰一下,我来接我老婆去看电影了,麻烦你让一让。”

        男生顿时如遭雷击,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阮卿,阮卿笑了笑,把手递给了夏明之。

        “哦对了,我妻子最近怀孕了,可能容易觉得闷,要是方便的话麻烦跟你们领导说一下,多通风。”夏明之牵着阮卿的手准备离开,还不忘给情敌千疮百孔的心再加一刀。

        那年轻男生的脸已经从通红变得煞白,可怜巴巴地在原地恍惚了许久,等他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想再和阮卿说一句的时候,面前早就没人了。

        -

        电梯里,夏明之靠在阮卿的肩上,跟一条大型犬一样哼唧,“喜欢你的人也太多了,我一个没看住就有人来骚扰。”

        阮卿只能安抚地摸了摸夏明之的脑袋,像给哈士奇顺毛。

        “还有那个林卡尔。”夏明之提到这个人就来气。这个林卡尔还对阮卿贼心不死,前阵子居然还天天往阮卿的办公室送花,一个十九岁的小屁孩,恬不知耻地捧着阮卿的手,说我不介意当你孩子的继父。

        夏明之觉得,他这几年脾气是真变好了,要搁四年前,林卡尔坟头草都三米高了。

        而如今,他不过是和林卡尔的哥哥友好协商了一下,让他哥借着历练的名义,把这个私生子重新赶去国外了而已。

        阮卿倒也不是不知道夏明之这些小动作,但是乱吃飞醋的夏明之在他眼里也是可爱的,明明是这么强悍的alpha,却还要故作可怜,哄他一点欢心。

        偏偏阮卿明知他是装的也要上当。

        阮卿没办法地想,他这辈子是真的被夏明之吃死了。

        电梯门打开了。

        阮卿一边往外走一边问,“我们待会儿要去哪里?”

        “去看电影啊,”夏明之搂住他的肩膀,把阮卿和周围的人群隔开一点距离,“我没有开玩笑,我那个书改编的电影今天首映。”

        他这本书改编的电影筹备拍摄了一年半,到如今终于快上映了。

        中间几次他都想叫停了算了。

        可是他坐在安静的书房里,默默地看着已经做好的海报。那上面是两个看不清楚脸的少年人的剪影,都穿着干净利落的白衬衫,明明是彼此背对,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手却还牵在一起。

        背道而驰,却又藕断丝连。

        他看了又看,最终没有舍得放弃。

        夏明之带着阮卿上了车,凑过去在阮卿额头上亲了下,“我们先吃饭再去,你还可以先睡会儿。”

        -

        虽然是自己的电影首映式,夏明之却并没有带阮卿参加前期的宣传活动。只在电影要开始前,带着阮卿悄悄走进了后排。

        这场电影的主要参与人员都在。

        阮卿坐下之前,惊鸿一瞥看见了电影的主演之一,是一个十九岁的omega男生,正侧着脸和身边的人说话。

        他有一张明镜白皙的脸和柔软的头发,头发微微带着棕色。

        阮卿看着他,不由惊讶了一秒。

        这个男孩的侧脸,和他有几分相似,然而等男孩的整个脸转过来,又没有这么像了。

        影院里的灯光暗了下来,所有人的脸都在黑暗中变得模糊了,而电影屏幕上,开始出现电影的名字——《长相思》。

        明明是一部现代题材的电影,主角也还年轻,名字却叫长相思。

        阮卿没有事先看过剧本,但是当他看见这个名字,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看着电影里的那对年轻人,从相识到相恋,躲在阳台上接吻,窗户的纱帘里面,是明亮的宴会大厅,满堂的宾客都说着虚伪客套的社交词令,而他们却躲在阳台上,还穿着黑色的正装,彼此咬着嘴唇,眼神炙热到像要把这个寂静的夜晚煮沸。

        这分明是他和夏明之的影子。

        是他少年时代那场恋爱的一场旧影,被取下一点斑驳的碎片,融到水中,涂抹在了电影的屏幕上。

        仿佛雾里看花,别人都看不真切,唯独他懂。

        这满场的人,包括主演,看的都只是一场电影,唯独他和夏明之,看的是从前。

        可是和现实不一样的是,电影里的那对年轻人最后没有分手。

        阴差阳错下,他们本该背道而驰。

        可在离电影结束的十分钟前,他们却在机场里面重聚了。

        隔着人海,隔着屏障,但却拼了命地伸出手,触碰到了彼此的指尖。

        他们没有分开,没有四年的裂痕,也没有生离死别。

        就这样重新又走到了一起。

        -

        电影快落幕的时候,阮卿听见了夏明之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轻,被电影里的声音掩盖了,只有在他身边的阮卿能听到。

        “这部电影很可笑,对吧。”

        “像一个精心编造的谎言,编织一个完美的结局,却只能用来骗骗自己。”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写完这个故事以后陷入了极端的自我厌弃,几次想把书都毁了。

        可这个故事里,埋藏的是他最深的心愿,他愿意付出一切去换时间倒流,倒流回四年前机场的那一天。

        他没有摁断阮卿的电话。

        他回了头。

        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

        其实他并非不知道要向前看,也并非不知道要用以后的每一天去弥补这四年,可是这个编造的谎言太美了,让人情不自禁就会想——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

        阮卿侧过头去,黑暗里,夏明之的侧影比荧幕上的主角更为英俊,可他看着电影屏幕的眼睛,在黑夜里似乎格外的亮,带着一点湿漉漉的水汽。

        可是再仔细看,这点水汽似乎又消失了。

        只剩下一片化不开的怅然。

        阮卿眨了眨眼睛,手越过座位,把自己的手掌塞进了夏明之手里。

        黑暗里他们十指相扣,就好像从不曾分离。

        -

        电影散场以后,阮卿和夏明之是最后走的。

        此刻夜已经很深了,他们牵着手走在林荫道上,满地都是月光,像在地上铺了一层碎银。

        而走到车边,夏明之刚打开车门,突然停住了,让阮卿去后备车拿个东西。

        阮卿不疑有他,走过去,却发现后备箱已经打开了。

        在夜色下,后备箱里却是明亮的,几个小小的烛火发出温暖的光。

        那后备箱里放着一个小花篮,里面塞满了白玫瑰和绿色的洋桔梗,花瓣是柔软的,像是刚刚从枝头摘下。

        而在花的中间,那个银色的小托盘上,放着一枚戒指。

        夏明之不知道何时走到了他身边,“求婚的那天,戒指还没有送过来,只能今天补上了。”

        他把戒指从托盘上拿下来。

        他看了阮卿一眼,阮卿也看着他。

        此时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安静得像是与世隔绝,只有树梢的月光是唯一的见证。

        夏明之慢慢地把戒指给阮卿戴了上去。

        阮卿的手指很细,羊脂玉一样的润白,金色的戒指圈住了他的手指,天衣无缝。

        “我们下个月就结婚好吗?”夏明之问他。

        阮卿在月光底下伸出手,那枚钻戒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他侧过头看了夏明之一眼,月光底下,时间像是突然从他身上褪去了,一瞬间他又变回了十九岁的模样,眼神天真明亮,带着笑意。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