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庭追债使在线阅读 - 第1052章 重口味啊!

第1052章 重口味啊!

        “那我们现在还有别的办法么?”

        拓跋扶摇一把按住拓跋青瑶的肩膀,十分认真地说道:“现在我们三个里面,只有我能拖住他们。”

        “青瑶,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我们不能交出神兽印,更不能将族人置之不理!”

        “若是我不能从北青山逃出来,你记住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们的族人!”

        “我不……”

        拓跋青瑶眼中含满泪水,不愿意接受:“我们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拓跋扶摇心意已决:“青瑶,不能再等了,后天韶玄就要处决我们的族人了,这是我现在能想到唯一的办法了。”

        土地看到这幅场景,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扶摇首领可真是一位好首领啊!”

        秦天看着眼前一幕,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如果自己一次能把那些族人救出来,她们两姐妹也就不用这样了。

        就在这时,秦天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道总的声音。

        短暂的交流过后,秦天嘴角出现一抹欣喜的笑意。

        他转头看向两个正在进行生离死别的姐妹说道:“明天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你一个人去?”拓跋青瑶错愕道:“你不是说你一次最多只能带两三个人吗?我们被关的族人少说都有几百个!”

        换做一分钟以前,秦天肯定不会说这话。

        但经过刚刚道总一番话之后,秦天十分自信道:“你们相信我就行了。”

        “不行,万一你被韶玄发现,那就是在拿我族人的性命开玩笑。”拓跋扶摇否决道:“我不可能同意的。”

        “就这么决定了,谁也不能更改,明天清晨我们就出发!”

        说完转身走出了病房,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姐姐……”

        拓跋青瑶又是无奈,又是担忧,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

        她担心拓跋扶摇明天真的打算用命吸引玄武族人。

        虽然族人的性命很重要,但姐姐的性命对她来说一样很重要。

        这可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了。

        拓跋青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如何抉择。

        忽然,她眼前一亮,想起刚刚秦天说的话。

        “秦天,你真的可以一个人救出我们全部的族人吗?”

        秦天十分自信地点头:“当然。”

        看着秦天那自信的表情,拓跋青瑶心里也没有底。

        她不知道秦天究竟要怎么把几百个族人一次性救出来。

        自己的姐姐身为四神兽之首的女战神都无法保证,为何他可以这么自信。

        不过她现在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

        要么看着自己的姐姐死,要么看着自己的族人死。

        现在只能相信秦天了。

        虽然这种想法很自私,但真的别无他法了。

        “那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嘛?”

        “你只需要帮我做一件事。”秦天微笑道。

        “什么?”拓跋青瑶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是不是要让我去当诱饵?”

        秦天嘴角抽了抽:“怎么你们两姐妹这么想寻死呢?”

        “我只是让你尽量瞒住你姐姐,别让她知道我今晚去北青山。”

        “什么?你今晚就去?”拓跋青瑶没想到秦天这么着急。

        “那不然等到明天早上和你姐姐一起去?让你姐姐送死?”

        “……”

        拓跋青瑶陷入了沉默,她当然不想。

        当然,同时她也不想秦天发生意外,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拓跋青瑶一脸凝重,郑重交代道:“那你去了之后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你睡一觉之后就能见到你的族人了。”

        秦天淡然地摆了摆手:“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走出了病房。

        来到学院操场后,秦天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借债app,搜索出‘北青山’后点下屏幕,旋涡将他吸了进去。

        一晃眼的时间,秦天被传送到北青山内。

        往四周环顾一圈,发现自己在某个宅邸的后花园内。

        此时正是深夜,四处十分昏暗,只有星星点点的烛光。

        “这是给我传送到什么地方来了?”

        正当秦天还在疑惑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时候,看见远处有两个长着犄角的玄武族士兵走了过来。

        秦天连忙躲进了旁边的一座假山内。

        其中一个个头稍微高一些的士兵,一脸睡眠不足的模样,打着哈欠和旁边的人埋怨着。

        “为了那什么拓跋扶摇,害得我今天晚上都不能睡一个好觉,真是可恶啊!”

        旁边的士兵也是一脸无奈,摇头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只要她敢来,就一定出不去。”

        “别说救族人了,她可能连自己都保不住。”

        高个士兵嘿嘿一笑,露出一脸淫笑:“而且我还听说那拓跋扶摇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比天上的嫦娥也不遑多让呢。”

        说完他顿了顿,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要是能抓到她的话,也不知道首领会不会奖赏给我们这些手下。”

        矮个士兵白了一眼道:“你想得倒美,那拓跋扶摇可是王母娘娘的人,只要首领拿到了神兽印那拓跋扶摇还是要还给王母的。”

        高个士兵叹息一声,无奈摇头:“唉,你说首领也真是,已经成为了天蓬元帅,干嘛还要为了几个蟠桃跟王母合作呢,真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秦天在暗处听得神色一惊。

        王母和韶玄之间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来得把他们两个抓过来,详细问清楚。

        秦天趁着夜色偷偷摸到了两个人的身后,在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人一掌,劈在了他们的脖颈上,两个人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秦天将他们两个五花大绑拖到了假山之内,环顾一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扬起手一人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啪两声,两个玄武士兵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谁!谁他娘的偷袭老子!”

        可他们两个刚刚睁眼,便看到自己的脖子上架着一柄神识剑,眼前站着一个遮住半边脸的男人。

        “你你你……你是何人,敢闯进我们首领殿!”

        高个士兵都快吓尿了,哆嗦地冲着秦天喝道。

        “哦……”

        秦天恍悟道:“原来这是首领殿啊。”

        “来人啊!有人……”

        矮个士兵刚呼喊出两个字,便被秦天用神识剑抵住了喉咙。

        “你要是不想死,最好给我闭嘴!”

        矮个士兵吓得连忙捂住了嘴巴,点头点的跟个小鸡啄米似的,下体还直接流出一滩液体出来。

        高个士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吓得脸色煞白,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秦天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意,用神识剑抵住了两个人的喉咙,悠悠开口:“我是谁你们就不用知道了,你们只需要告诉我,朱雀族人关在哪。”

        高个士兵咬了咬牙,吐出几个字。

        “我……我不知道。”

        “看来你们几个是硬骨头了?”秦天手中的神识剑往他们的脖子上凑了凑,将他脖子划出一条浅浅的口子:“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骨头硬,还是你的脖子硬一些。”

        高个士兵吓得都哭了出来,向秦天求饶:“求求大爷饶我们一条龟命吧,只要您放过我们,我们就当您没来过。”

        矮个士兵也是连连附和,点头说道:“是啊,而且就算我们告诉你了,我们也会被首领杀了泄愤的!”

        “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你的意思是我就不会杀了你们?”秦天双眸一寒,冷冷说道:“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一,死在我的手上。”

        “二,告诉我朱雀族人藏在哪。”

        见两个玄武族人不说话,秦天打算杀鸡儆猴,扬起手中的神识剑,直接了结了那高个士兵的性命。

        刚刚就是这个士兵想要觊觎拓跋扶摇。

        把他杀了,也不足为惜。

        怎么说拓跋扶摇也是自己媳妇的偶像,那是他可以随便觊觎的么?

        “!!!”

        那矮个士兵见到自己的兄弟被秦天一剑了结,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怎么样,你到底说不说?”秦天用高个士兵的衣服擦了擦剑上的血迹,神色阴冷地瞥了一眼那矮个士兵。

        “我我我……我说,求求您别杀我。”

        矮个士兵吓得三魂没了七魄,现在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那你还不快说。”秦天催促道。

        “那些朱雀族人就藏在首领房间的暗室里。”矮个士兵哆哆嗦嗦地说道。

        秦天恍悟着点了点头,蹲下身子一把揽住了那士兵的肩膀,一副熟络的模样。

        “既然你都告诉我这个了,你应该也不妨在多说一点吧。”

        “你……你还想知道什么。”

        那士兵知道,自己将朱雀的藏身地点已经说了出来,这北青山肯定是待不得了,还不如把知道的都告诉秦天,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秦天嘻嘻一笑问道。

        “就是你们刚刚说韶玄为了几个蟠桃和王母合作,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假不知道?”秦天面色一沉。

        矮个士兵都要哭了,一脸纯真的说道:“我是真不知道,我不过就是一个负责看守的士兵,怎么会知道首领的事呢?”

        “那他怎么知道的?”秦天指了指已经翘辫子的高个士兵说道。

        矮个士兵一脸苦色:“他是首领身边的贴身侍卫,自然知道的多。”

        秦天拧眉,早知道不那么快杀他了。

        “行吧,那你再告诉我你们首领的房间在哪?”

        矮个士兵用眼神往一个方向指了指说道:“往前直走,再往东拐个弯,穿过一条走廊就是我们首领的房间了。”

        “好,不错!”

        “那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了?”

        秦天嘴角露出邪魅一笑:“我什么时候说要放了你了?”

        “你……”

        那士兵刚开口说一个字,秦天又是一掌劈了下去,那士兵两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秦天按照那矮个士兵指的方向偷偷摸索了过去。

        因为韶玄自作聪明,想要上演一番空城计,撤去了殿内所有的守卫,这倒给秦天省了不少的麻烦。

        再加上夜色伪装,也让秦天顺利了不少。

        不一会的功夫,秦天便顺利摸到了首领窗外。

        秦天刚要探头看看里面的情况,里面便传来了韶玄的声音。

        “我的小心肝,可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在天庭的时候日日夜夜都在想你呢。”

        听到这声音,躲在窗外的秦天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那语气,简直就像是一个幽怨十足的小怨妇一般。

        让秦天不由得想要反胃。

        没想到人前看起来威风凛凛的韶玄,背地里竟然是反差这么大!

        这不禁让秦天好奇,这韶玄的相好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可以让韶玄像个小怨妇。

        好奇心驱使秦天探出半个脑袋,偷偷查看房内的情况。

        这不看还好,看了差点把秦天的眼珠子都给惊出了眼眶。

        只见韶玄依偎在一个长相十分粗矿的女子怀里,像个小娇妻一般。

        那个女子身宽体胖,胖的像是一头三百斤的肥猪一般。

        臃肿的脸上五官像是临时拼凑的一般。

        细小的眼睛,宛如香肠一般的厚唇,全身皮肤黝黑。

        而那韶玄却一副享受的表情,沉浸在那女子的怀里。

        那女子一脸宠爱的模样,捧起韶玄的脸,眼里露出一抹猥琐的淫光。

        “小玄玄,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陪你上天庭啊,你现在都是天蓬元帅了,还不能带我上去么。”

        “你着急什么,只要等我拿到了神兽印,我就可以接你上天了。”

        说完韶玄‘吧唧’一口,亲在了那香肠嘴上,看得秦天五官扭曲,隔夜饭都要吐了出来。

        那胖女人一脸不悦,嘟着嘴说道:“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拿到神兽印嘛?”

        “只要明天拓跋扶摇来了,神兽印就能到手了。”韶玄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回道。

        “太好了。”胖女人露出一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我家小玄玄就是厉害,不仅玉帝看重你,就连王母也要拉拢你。”

        秦天闻言,眉头一拧,继续听下去。

        韶玄得意的哈哈大笑一声:“王母说了,只要我能拿到拓跋扶摇手中的神兽印,她便会和我合作,还会把蟠桃园内五百年份的蟠桃赐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