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在线阅读 - 第1483章常务理事会内讧

第1483章常务理事会内讧

        被斯波义银的信件激怒,上杉辉虎干脆学起武田信玄的做派,弃婴养女出家一条龙,学个十足十。

        她就差指着斯波义银的鼻子问,武田玲奈与上杉深雪一起掉河里,你救谁!

        随着上杉辉虎旗帜鲜明的表态,很快全天下的人都会明白,上杉深雪是谁的种。

        本庄实乃与直江景纲对主君的感情生活想要敬而远之,但又不得不一起商量怎么给斯波义银回信。

        四五年的时光,已经把斯波上杉两家搓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政治铁盟。

        上杉谦信敢嚷嚷着分手就分手,但她麾下的臣子却是欲哭无泪,事关她们的切身利益,不想劝和都不成。

        这头,上杉家臣团麻头皮。那头,关东侍所常务理事会也不得安宁,正在御馆召开紧急闭门会议。

        六名理事进议事厅中密谈,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当然可以畅所欲言,不用再藏着掩着什么。

        大熊朝秀的面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黑,眼看着又是发青,一副随时要歪脖子晕厥过去的模样。

        她咬牙切齿说道。

        “山中幸盛!伱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武田征伐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君上授意的!”

        山中幸盛瞅了一言几乎要发狂的大熊朝秀,沉声道。

        “大熊大人,我可从没有说过武田征伐是津多殿授意,你切莫胡乱猜测,谣言传到君上耳中可不好。”

        大熊朝秀怒极而笑,指着岛胜猛,怒喝道。

        “都这时候了,我还在乎君上知不知道?只怕我在君上心中,早就成了和你们沆瀣一气的乱臣贼子!

        山中幸盛!岛胜猛!你们。。你们。。”

        大熊朝秀心里苦,她是真冤枉。

        斯波义银离开关东之前,建立常务理事会替他打理关东事务,并扶持山中幸盛,岛胜猛,大熊朝秀三人,担当常任理事。

        三人意见一致,便有一票否决权,足以替斯波义银看好自己的关东地盘,引领新的关东政治生态。

        就因为君上曾经把三人叫到一起,推心置腹谈了一次,三人信誓旦旦要团结,大熊朝秀才会被这两人坑得摔了个大跟头。

        就在开春之前,这两人找来大熊朝秀密会,商讨武田征伐。

        大熊朝秀当时就奇怪,君上临走之前,一直强调要把经济建设放在第一位,维护关东无战事的良好政治局面。

        可山中幸盛的话里话外,始终在误导大熊朝秀,让她以为武田信玄上洛是忤逆君上之意,关东侍所出兵武田领,这是君上的要求。

        当时有岛胜猛作陪,默许山中幸盛的忽悠,两人都是君上亲信中的亲信,这才让大熊朝秀按下了疑惑之心,与她们一起发动了决议。

        大熊朝秀怎么都没想到,刚才在君上面前表现得众志成城,她们俩一回头就把自己给坑死了。

        明明山中幸盛与岛胜猛是比自己更嫡系的亲信,她们却是假传君意,真是胆大包天!

        这两人背着斯波义银,私下与上杉辉虎,北条氏政狼狈为奸,联合出兵攻打武田家。

        勾结外藩,假传旨意,拉自己下水。光是想想,大熊朝秀就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战栗。

        这会儿,斯波义银一封信抵达关东侍所,言辞激烈的质问让大熊朝秀明白了真相,对这两人恨得牙痒痒。

        君上又不知道关东的具体情况,他一定认为自己也是山中幸盛与岛胜猛的同党一类,自己的冤情上哪里说理去!

        大熊朝秀这会儿也顾不得虚伪的体面,指着山中幸盛与岛胜猛破口大骂,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被诓骗入局的。

        特别是义银在信中诛心,问她们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女儿。

        大熊朝秀真是欲哭无泪,她也是看到信才知道武田信玄为斯波义银生了一个女儿。

        这下,她总算明白山中幸盛,岛胜猛假传君意的理由了。

        两个混蛋对君上有觊觎之心,罔顾君臣之义!但大熊朝秀可是安安分分得当忠臣,她真是无辜的!

        大熊朝秀急得满头大汗,她不过是越后前守护家的奉行出身,要不是斯波义银替她遮风挡雨,她早被上杉家臣团那些混账东西害死。

        君上恩德,让她稳坐关东侍所奉行所一把手,还有关东侍所常务理事会的尊荣。

        权力地位,该有的都有了,她很满足现在的日子。可如果失去了君上的信任,她大熊朝秀在越后武家集团中算个p啊!

        且不说上杉家臣团那些满肚子坏水的家伙早就想要打压自己,光是关东侍所内部,大藏长安就一直在盯着自己的位置。

        大熊朝秀是越想越怕,头上背后全都是被吓出来的冷汗。如果失去了斯波义银的信任,她的权位随时可能被人取而代之。

        面对大熊朝秀的指责,山中幸盛与岛胜猛也是难以反驳。

        她们接受上杉辉虎的邀请,一起对武田信玄下手,确实是出于不理智的义愤,忤逆了斯波义银的意志。

        但天地可鉴,她们并非不忠,而是太忠了。

        对于武田信玄在盐田城强迫义银的那件丑闻,她们比斯波义银自己更加愤怒,想要替君上讨还公道,洗刷耻辱。

        武田信玄也是个果断的对手,她第一时间把孩子送去多闻山城交给主君,破解了关东侍所的攻势。

        谁都没想到,武田家这群山猴子竟然有水军,能够一日千里迅速把武田玲奈送去近幾,引来斯波义银的果断干涉。

        武田征伐本就是速战速决的战略,要赶在斯波义银反应之前一击制敌。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随着斯波义银的信件到来,大熊朝秀这个关东侍所的后勤大管家肯定是撂挑子不干,没有了后勤支持,这仗是打不下去的。

        而上杉辉虎也是个狡猾的家伙,她想把山中幸盛,岛胜猛,真田信繁拉下水,来帮她杀了武田家那个孩子。

        山中幸盛与岛胜猛对视一眼,她们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武田征伐这么重要的事,上杉辉虎竟然没有亲自出征,而是派遣座下几员大将出击,这不符合她一贯勇于上阵的性格习惯。

        而且,这些天春日山城防备森严,上杉辉虎连武田征伐的军议都不肯露面,缩在居城里不见动静。

        这些反常的举动,让山中幸盛与岛胜猛心中不禁浮起一个念头。

        十月怀胎,终有瓜熟蒂落之时。君上回返近幾已有大半年,算算时间,如果上杉辉虎真是在那之前怀的孕,也的确该生了。

        想到这里,两人心中更是酸楚,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可为什么竟然是上杉辉虎先有了主君的孩子?

        她们只能希望自己猜错了,但隐隐摆在面前的现实,又让她们难以欺骗自己。

        君上的严词责备,大熊朝秀的愤怒痛斥,武田征伐的无奈失败,上杉辉虎的临盆待产。

        这一桩桩烦恼事糟心事扑面而来,让山中幸盛与岛胜猛真是抬不起兴致与大熊朝秀对线。

        而三位非常任理事,又是各有心思。

        关东侍所常务理事会虽然是六人主持,但其中也分亲疏主次。

        山中幸盛,岛胜猛,大熊朝秀三人为常任理事,这三个位子是不换人的。而且她们有斯波义银授予的特权,三人同心可以一票否决。

        这三位,可谓上三卿。

        而真田信繁,小笠原长时,小田氏治三名非常任理事,任期只有一年。给自家捞点好处可以,指望把握权柄,这短短一年可不够看。

        非常任理事其实是义银千金买马骨,做出与关东武家共治关东侍所的姿态,分润政治利益的位置。

        风水轮流转,雨露要均沾,谁能坐上去位置,主要看各方博弈。

        这三位,可谓下三卿。

        这次武田征伐,就是上三卿的大熊朝秀被忽悠了,与山中幸盛,岛胜猛联合发起决议,自然是顺利通过,毫无波澜。

        而在下三卿之中。

        小笠原长时虽然资格很老,但实力孱弱,是义银安抚老人的举措,才得以理事一年。她不会去忤逆上三卿的提议,只能跟从听话。

        小田氏治就更没底气了,她被北条家佐竹家两面夹击的喔喔叫,是斯波义银出面,给她统战众身份,护住了她的家业。

        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就是义银架起来给新加入统战众和大评议的关八州武家做样子看,招牌而已。

        小田氏治就指望靠着非常任理事这一身份,这一年给家里捞点好处。至于理事会的决议,她只是负责举手支持,她个人的意见算个p。

        真正有实力在常务理事会中说几句的非常任理事,只有代表西上野武家集团的实力派,真田信繁。

        可真田信繁就是与山中幸盛,岛胜猛勾结在一起的人,她当然是赞成出兵武田家的。

        直到此时,山中幸盛与岛胜猛已然心存退意,也只有真田信繁不忘初心,站出来和大熊朝秀对线。

        “大熊姬,你这话就不对了。

        武田信玄是怎么怀上孩子,你当年也在川中岛,心里应该清楚。

        君上为了大局忍辱负重,我等臣子不愿君上忍辱,要向武田信玄讨还公道,洗刷耻辱,怎么能说是乱臣贼子呢?

        依我看,君上只是心疼女儿,对武田信玄并不在意。

        我等既然已经出兵,就不能半途而废,只要打下甲斐国,杀了武田信玄,君上一定会体恤我们的忠君之心。”

        大熊朝秀面色铁青看着真田信繁大发厥词,连山中幸盛与岛胜猛都一言不发,这个山里的野猴子还在冥顽不灵!

        “胡说八道!真田姬,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君上已经来信申饬,你我现在都是待罪之身,唯有停止一切军事行动,等候君上处置才是正理。

        到了这时候,你还要打仗,你是真糊涂了?还是想拉着我一起去死?”

        看到大熊朝秀发飙,真田信繁并不在乎。

        真田信繁这些年发奋图强,一为靠近心中男神斯波义银,二为向武田信玄复仇。

        她取信繁两字为名,便知当年盐田城之事,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在真田信繁看来,武田玲奈是君上之女,君上如何安排这个私生女,她自然无话可说。

        但武田信玄那个畜牲,她怎么可以凭借武田玲奈这个强行羞辱得到的女儿,逃脱正义的制裁呢!

        君上这个男人说到底还是心太软,需要真田信繁这样的真女人帮他复仇!

        看到山中幸盛与岛胜猛被君上一封信就绑住了手脚,那副唉声叹气没出息的模样,看得真田信繁心里一股股火气往上涌。

        她冷笑道。

        “大熊姬,我的忠君之心,用不着你来评判。未来到君上面前,我自会负起责任。

        关东侍所常务理事会的决议,既然已经下达,上杉北条两家也在前线奋勇作战。我等身为盟友,在此时退却观望,实在令盟军寒心。

        真田众会继续攻略东信,与上杉北条两家盟军配合,尽快拿下武田信玄!”

        大熊朝秀怒道。

        “你来负责?真田信繁!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嘛!

        这里不是在你的山沟沟,这是御馆,是关东侍所,是有规矩的!我们齐聚一堂,就是要执行君上的命令,停止一切军事行动!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擅自行动,关东侍所奉行所会立即断绝,对西上野之地的一切后勤支持。”

        真田信繁冷声道。

        “即便关东侍所不再配合,真田众也会凭借自己的力量,打下去!

        想用津多殿的一封问询信来压我?你别忘了,授权出兵的决议是以常务理事会的名义发出,我只是贯彻执行而已。”

        大熊朝秀眼都红了,她没想到真田信繁竟然这么无赖。

        关东侍所常务理事会虽然对外号称独立自主,但事实上谁不知道,关东侍所就是斯波义银一手打造的,常务理事会不可能忤逆他。

        真田信繁这会儿要用决议来压大熊朝秀,一切走程序,这就是在耍混蛋啊!

        大熊朝秀冷哼道。

        “好,好啊,我知道真田众现在有钱了,但你也别忘了,你是怎么发财的!”

        (本章完)

        /63/63165/31489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