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还野吗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偌大的餐厅二楼,他们并没有在包厢里,所在的位置两侧都只用屏风稍稍隔开,分明嘈嘈杂杂的环境,陆晚却好像突然什么都听不见了。

        像是周遭一下子静了下来,静得她能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陆晚觉得自己真的很没出息。

        可是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服务员的效率很高,不一会儿,就抱着东西过来了。

        陆晚看过去,好大一束玫瑰。

        比上午的时候,酒店送过来的那一束要大上四五倍。

        服务员将玫瑰花递到她面前,不遗余力地说起吉利话:

        “祝两位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谢谢。”

        虽然她和傅泽以之间除了那两个结婚证以外什么关系也没有,但是人家都已经送她花,带她来吃饭了,有服务生祝福,她还解释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有些不太好。

        便没有多说,只是赶忙向对方道谢。

        她将花束抱在手机,颇为感激地看了傅泽以一眼,这才将眼神转回自己抱着的这一大束花上。

        这一转不得了,这才发现放在玫瑰花上的一个小锦盒。

        她的眼神下意识看向桌子另一头的傅泽以。

        接收到她眼神的男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轻轻颔首,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陆晚这才有些激动地将手里的这一大束玫瑰花给放在旁边空置着的椅子上,自己径自拿起那个小锦盒,颇为紧张地打开……

        一对迷你捕梦网耳坠。

        站在一旁的服务生适时开始解释:

        “小姐手里拿的这款耳饰是我们将tr珠宝今年最新款的图片发给了傅先生,傅先生为您精心挑选的哦。”

        陆晚自然知道tr珠宝,一家有名的高奢珠宝品牌。

        服务生不知什么时候退了出去。

        一下子又只剩下陆晚和傅泽以两个人。

        她微微低头,羞赧地笑笑,才开口说道:

        “谢谢你送我礼物。”

        傅泽以看她这模样,没来由心中一动,不过面上却仍是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只说:

        “小事。”

        倒是陆晚,今天不知怎么,再难以像往常一样,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

        今天的她比往常都要真实,小女儿的娇羞情态几乎写在脸上,这样惹人怜爱的模样看在桌对面的男人眼里,只觉得明媚万分。

        她低声,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真的谢谢你,我很喜欢。”

        她开心是真的开心。

        毕竟母胎单身这么多年。

        虽然不是第一次有男人送她礼物,但是这是她头一次想收了这份礼物。

        也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男人一起过七夕。

        只是虽然确实如此,她心里除了开心之外,还是忍不住开始盘算着,该送些什么回去给他,才能将这人情还了。

        傅泽以却没给她继续想的机会,直接转了话题,说道:

        “后天赵齐过生日,我得回a市了,他叫你一起,你想去么?”

        在这里玩了这么多天,确实也是时候回a市了。

        今天就算不是赵齐打电话过来,用不了一两天,陆晚也该提起回去的事情了。

        是以,她点点头,说道:

        “好呀,出来玩了这么多天,也该回去了。

        不然你家里人也该担心你了。”

        “好,那晚上回去收拾行李。”

        傅泽以正切着牛排,边说道。

        “等下我帮你订机票。”

        他说的十分自然,根本没有想太多的问题,也没有考虑到他根本连她的名字叫什么都说不出来。

        陆晚一听他说要帮她订机票,下意识就以为对方在试探她,连忙摆手,面上却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不用不用,怎么能总让你花钱呀,这样,你把你的身份信息发我,我帮你买吧。”

        傅泽以懒得和她抢,便点了点头,没多说旁的。

        一顿愉快的七夕晚餐很快就结束了。

        和大多数情侣过七夕一样,今天的傅泽以和陆晚的生活也几乎差不多……

        白天去逛街,晚上吃大餐,夜里回酒店。

        男生送花、送礼物。

        这样一想,除了在广场上卖了会儿气球玫瑰,他们两个人的七夕,竟然过的像普通小情侣一样。

        不过这一天过的太累,两个人都最后无暇顾及这后边的事,一回到酒店以后,匆匆收拾好行李,便洗漱歇下了。

        他们两个人赶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

        可惜两个人十分默契地同时一不小心起晚了。

        也就是幸好两个人都起晚了点,这才谁也没法说谁,免了一顿小吵。

        等到他们终于打了辆车,叫司机师傅一路疾驰,这才堪堪赶上。

        走在机场里,傅泽以人高腿长步子大,尽管推着拉杆行李箱,也丝毫没有折损他的速度。

        倒是原本先天条件就比他不足的她,跟在后面只能一路小跑。

        饶是这样,仍旧是被他落得好远。

        傅泽以走着走着一回头,才发现身后一路跟着的姑娘不见了人,干脆一把将她拉过来夺了她手中的行李箱。

        一左一右将两个人的行李箱都推着。

        仍旧是轻轻松松,比她一路吃力的样子,不知道要强多少。

        只是……

        这样两个箱子都用他推着虽好。

        男人的心里却忍不住乱想,想着可惜这样,他就没法抓着她的手了。

        因为他们两个今天起了一个大早,是以,一到了飞机上,就开始补觉。

        这觉补得好,等到两人再醒来时,已然过去了好几个小时,眼见着,他们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陆晚虽然睡了许久,然而总是困,刚刚醒来,睁开眼睛不超过一分钟,就又忍不住给闭上了。

        傅泽以见状,一抬手下意识就要伸出手去戳醒她。

        可是骨节分明的手还未接触到陆晚白皙玉洁的面部肌肤,就不禁被吸引了去。

        只瞧见她的皮肤瓷白瓷白,吹弹可破。

        一双眼睛闭着,眼睛上唯一露出来的睫毛就像是两条漂亮的小弧线。

        惹人喜爱。

        陆晚此时睡着了,哪里知道傅泽以在想什么。

        等到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被身边的傅泽以给暴力戳醒,准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