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还野吗在线阅读 -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屋子里静静悄悄,就连陆晚左手单手托着的小咪都十分乖顺,半点儿声音也没发出来。

        陆晚听到外头客厅里,傅泽以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整个人不禁紧张起来,没控制住自己偷偷跑到自己房门口贴着门偷听起来。

        此时此刻,她整个人贴在门上,手按在门把手上,紧张地有些发颤。

        她只在这个房间里住过一个晚上,忘了这个房间的门是向外开的,就这么按着门把手靠在门上,一下子就将门推了出去,就这么“砰”地开了门。

        动静不小。

        引得正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话的男人抬起头来看着她。

        一时间四目相对,呃,好不尴尬。

        不过傅泽以因为不知道其中内情,自然是不尴尬地。

        只是给了她一个“过来”的眼神,就继续听电话。

        陆晚接收到他的眼神,但因为此时的局促不安到底没动。

        傅泽以听着电话,大约因为电话那头人说的话,有些不耐烦,面上已经有隐隐的烦躁表现出来。

        他见陆晚没动,干脆伸出没拿电话的那只手,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陆晚怕他再像上次那样,在跟傅爷爷打电话的时候乱说话,拗不过,便也只好抱着小咪走了过去,坐到他身边的沙发上。

        屋子里只有两人一猫,原本就安安静静的。

        这时陆晚坐到他身边,更是连电话里的内容都能听得清楚。

        果然不出她所料,打电话过来的正是傅家老爷子。

        她虽然知道偷听人打电话是不礼貌不道德的,可是这时候特殊情况,也只能特殊对待了。

        便没有说话,坐在一边装鹌鹑。

        她低着头撸着怀里的小咪,并不看傅泽以,却把他和傅爷爷的电话内容听得清清楚楚……

        傅爷爷:

        “小以,你也好多天没回家了,今天你哥哥和你爸爸都回来了,你回家来吃饭吧。”

        傅泽以虽然接到这个电话不大高兴,可是还努力维持着对待长辈的礼貌:

        “爷爷你们吃吧,我吃过了。”

        傅爷爷不肯放弃:

        “你这孩子,听话,今天你回来,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跟爷爷提,好不好啊?”

        “除了爸和哥,还有别人在吧?”

        傅泽以嗤笑一声,有些不屑地说。

        “爷爷如果是想让我回去和那个陆小姐好好过日子,我就明确告诉您,不可能的。”

        没想到傅泽以一开始就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傅老爷子愣了一下。

        傅泽以没给老爷子解释的机会,继续说:

        “你们没事扣着人家姑娘在傅家给您当孙媳妇也挺缺德的,这样吧,什么时候能把这婚给离了,什么都好说。”

        傅老爷子一听傅泽以这么说,登时动了气。

        他私心里觉得陆晚实在是个好孙媳妇,可是被傅泽以这么说,竟然莫名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老爷子当然不肯认为傅家这样做缺德,便有些恼羞成怒。

        不过老爷子还是老爷子,哪有那么容易妥协,他干脆顺着傅泽以的话,毕竟先把人哄回去一切都好说。

        便说道:

        “只要你回来,一切都好说。”

        傅泽以不屑地笑一声,当下便问:

        “如果我要离婚呢?”

        傅老爷子顿了顿,说道:

        “你想离婚,可以,今晚上好好吃了这顿饭,吃完了咱们祖孙俩好好谈谈这事。”

        他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说可以有商量的余地。

        这样模棱两可,像是给了个机会,可是真正有没有离婚的可能,答案还握在老爷子手里。

        傅泽以虽然知道关于他这个婚事,绝没有那么容易离的。

        可是老爷子这样说,他却想不出来拒绝的理由。

        这就好像原本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的事情,突然给开了个口子,说有机会转圜。

        傅泽以现在就是有一点儿机会都舍不得放弃。

        陆晚坐在一旁,表面上仍是安安静静岁月静好地撸着猫,可是内心慌得一批。

        她旁观者清,更是看得明明白白,知道傅老爷子这是给傅泽以下了个套。

        她没办法开口,就只能一昧在心里祈祷傅泽以千万不要答应了这事。

        然而,男人不过是停顿了一秒,稍稍思考一下,就利落地应下:

        “好,等我回去说。”

        说完,这爷孙俩都怕对方反悔,干脆就挂了电话。

        陆晚见傅泽以挂了电话,便赶紧低下头装死,不敢再看他。

        傅泽以倒是若有所思地安静了两秒,这才对陆晚说道:

        “晚上我要回傅家一趟,不能陪你吃饭了。”

        陆晚低着头,听着他的话,忍不住将这两句话里里外外给剖析了一下。

        思来想去也觉得,这个“不能陪你吃饭了”,暧昧。

        非常暧昧。

        陆晚心里觉得有些小别扭。

        刚想开口说话,却突然觉得头脑中灵光一闪,竟然被这么一句暧昧的话给激的突然来了法子。

        她一向是一个行动派,一想到办法,并且觉得可行了,当即就要去实施一下。

        是以,趁着这会儿低着头,两边的发丝垂下来,他看不到她面上神情的这个功夫,给自己换了一个不大高兴委屈巴巴的表情。

        这才抬起头来,蓦地一看向他,第一眼就是秀眉微皱,不大欢喜地瞥一眼,然后便速速撤开眼去,低声应了一句:

        “喔,去吧。”

        表演痕迹这么明显,一眼就瞧出来这是不大高兴。

        陆晚说完话还有些慌,怕被傅泽以察觉出来她这是跟他演呢。

        谁知道她是真的高估了一个直男的眼神,只听傅泽以道:

        “你,是自己不敢在这儿?”

        他想了想,好像想起来她曾经说过不敢晚上一个人在这大房子里待着的话。

        她心里暗暗摇头,不行不行,看来光给这男人灌鸡汤是没用的。

        还得给他提高点儿鉴莲鉴婊能力啊。

        明明她现在都觉得自己像一朵惊天小白莲,他竟然还觉得她是泫然欲泣林妹妹呢?

        不过她表面上还得继续自己的表演,便用自己的右手,也是从他那个方向看不见的那只手,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愣是疼得自己眼泪盈了满眼,这回至少面上瞧着是个梨花带雨的样子了。

        傅泽以一见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泪都要下来了,登时有些慌。

        偏偏慌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问道:

        “你怎么了?”

        陆晚这时候入了戏上了头,她轻轻摇了摇头,唇间凄然一笑,开口说道:

        “你回了家里,就不会在回这里来了吧?”

        傅泽以被她这一番动作搞的有些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陆晚没看他,只是自顾自低声说:

        “是啊,家里有父母有你爷爷,还有娇妻等在家里……”

        “哪里还会记得我呢?”

        她有些自嘲地笑笑。

        全然倾情演绎了一个被抛弃的第三者小白莲。

        陆晚觉得自己这演技可以出道了。

        一旁的男人听到她这句话,才终于算是弄明白了她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些异常反应。

        然而想象到原因,他倏然滞了一滞,眸光一闪,张了张口,最后也只是低低喊了一声:

        “囡囡……”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趟傅家非回不可了。

        即便有一线希望,都要争取一下。

        当然,陆晚如果知道他是这样想的,一定要气得说不出话的。

        陆晚听到男人这样饱含各种情绪地唤了自己一声,没来由心中一动,但是那种奇怪的情感很快就被她自己按捺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庆幸。

        庆幸他已经被她带入戏,开始配合她的演出。

        陆晚眼中的泪适时地落下来,在莹白的面庞上,滑出一道晶莹的弧线。

        她委屈地别过头去:

        “你走吧,赶紧回去吧。”

        说完,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对似的,“腾”地站起身,抬步就要往门外走,脑中却在淡定地数着:“1、2、3……”

        果不其然。

        脑海中刚数道三,左手的手腕就被男人拉住,紧接着,就听见他沉沉的声音:

        “走什么走,你一个人,能去哪?”

        听着这语气,显然是有些急。

        陆晚转过头,看着面前这个皱着眉的男人。

        心中不禁感慨一番,真是要命,有些人怎么连生气起来都一样好看……

        只见俊隽的男人剑眉微皱,一双含了万千星辰的眼睛正定定看着她。

        陆晚有一瞬的恍惚。

        不过幸好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继续演:

        “傅泽以……”

        她更咽了一下,才继续说:

        “你拦着我做什么?

        是我错了,你结婚了,我不应该打扰你,我这就走,你让我走吧。”

        她看着男人那双过于粲然夺目的眼睛,正想着该怎么继续演下去。

        谁知,下一秒,却出乎所料地被对方拉进怀里。

        男人温凉的气息盈面而来,他高大的身子几乎将她严严包裹,陆晚能感受到傅泽以抱着自己的力气。

        她尽量忽略掉自己内心因为他这个举动而生出来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干脆抬起手回抱回去,再说话已然带了哭腔,带了委屈的意味:

        “呜……我知道自己这样唔……这样不对,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回去,傅泽以,现在你看到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呜呜……这样一个坏女人,你放开我,让我走吧!”

        陆晚说完这句话,连自己都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因为傅泽以一个拥抱突然情绪上涌,飙了段戏。

        她继续轻声抽泣着,手上还不忘了假装推拒着。

        只不过心里却是在暗暗打鼓,有些忐忑地等待着他会给出个什么样的回应。

        她这么乱动乱挣,小粉拳敲上他胸口地闹了半天。

        终于……一双手腕子被男人紧紧桎梏住,然后,便听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