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还野吗在线阅读 - 第84章 番外5

第84章 番外5

        第84章    番外5

        满室旖旎弥散,事后陆晚将自己半个脑袋都包裹在被子里。

        小鹿般晶亮的眼睛此时盈着点点水雾,格外惹人怜惜。

        身畔的男人长臂一身,将她揽进怀中。

        自问天不怕地不怕的陆晚,只觉得怕跟他对视。

        她干脆窝近他滚烫的胸怀里,汲取着他身上的热量。

        被她这样靠着,浅浅的呼吸喷薄在肌肤上,傅泽以只觉得自己心绪又涌动起来,揽着她的手也不受控制地在她腰际摩挲着。

        陆晚觉察出他的意图,连忙缩紧身子,下意识道:

        “不可以再继续了!都四次了,你、你再来我真的要死了……”

        听着怀里娇俏的人这样委屈巴巴地抱怨起来,傅泽以不禁笑起来,揉揉她的头发:

        “好好好,以后有的是时间。”

        听着他这样无赖的话,陆晚忍不住仰起头想瞪他,可是真的双目相接的时候,尴尬的倒是她了。

        她讪讪地收回眼神,又将头埋回他怀里,闷闷地说:

        “我算是上了贼船了……”

        傅泽以轻轻抚着陆晚的头发,哑着声道:

        “起来了,我们去洗澡。”

        闻言,陆晚暗暗瘪着嘴,不满地嘟哝:

        “呸,色胚,谁要跟你一起洗澡啊?”

        明知她这是害羞了,他还偏不放过她,反而故意凑到她耳边,低声问:

        “一起洗澡怎么了,你身上还有哪儿我没看过,没摸过?

        嗯?”

        “傅!泽!以!”

        陆晚被他说得几乎炸了毛,怒气冲冲地抬头瞪着他。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你哪儿学得这么多羞耻的话!”

        他却像全没听到她这些控诉似的,轻笑着道:

        “叫老公。”

        陆晚白他一眼:

        “叫什么老公啊,我们离婚了,你忘了吗,要不要我拿离婚证给你看看啊?”

        “没事,反正很快就复婚了,你迟早要叫。”

        男人说着话,边从旁边扯过来一个厚厚的毯子,还没等怀里的人反应过来,便一把将她拉起来,用手里的毯子严严实实将人裹了起来。

        然后拦腰抱起,径直进了浴室里去。

        晨光微熹,屋外的光亮透过窗子窗帘,直直照进了屋子里来。

        陆晚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只觉得浑身酸痛,连动一下都难受。

        她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躺在旁边,连睡眼也好看得引人犯罪的男人。

        她想也没想便一脚踹过去。

        妈的,罪魁祸首。

        她整个人感觉都快散架了,他还好端端地睡着。

        不过她虽然踹了他,力道却不大,只是让他从梦中醒来罢了。

        他一醒过来,眼睛还未全睁开,便一脸满足的笑意,直接将身边的人拉过去,紧紧抱在怀里。

        陆晚虽然表面上不情愿,可心里却是十分受用。

        一双莹白的小手也伸过去回抱住他。

        故意使坏似的,她缩到他胸前,猝不及防地伸出手,挠他痒痒。

        她知道他一向是很怕痒的,手上缺丝毫不肯放过。

        等到身畔的男人轻而易举地挣开她,并一下将她桎梏住的时候。

        她想也没想,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趁着他吃痛的空档,连忙挣脱他的怀抱,直接抱着被子滚到床边。

        傅泽以睁开眼,一脸“你死定了”的表情,突然起身朝着她便过来。

        陆晚却已然想好了对策,面带挑衅地说:

        “我告诉你哦傅泽以,你要是再靠近一点儿,晚上就给我滚去睡沙发。”

        “哦?”

        他微微挑眉。

        她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他: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和小咪睡,总之,这个房间你就别想进来……”

        谁料话还没说完,便感觉手腕一紧,然后是天旋地转,他又撑着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只说:

        “由不得你。”

        傅泽以又是一阵不知怜香惜玉的行径之后,才算是放过了她。

        等他一道折腾只觉得神清气爽之后,她却是连抬个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哑着嗓子使唤他:

        “没力气了,把我衣服拿来。”

        他此时倒是好说话起来,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一说帮她拿衣服,他便自己先穿上居家服,径直向着衣柜走去。

        这套公寓里的衣柜是放在他住的这间主卧里的,先前傅泽以和陆晚一起去华影买的衣服也都是放在这衣柜里的。

        不过那都是夏天的衣服,什么吊带裙短袖超短半身裙什么的。

        陆晚无奈地摇摇头:

        “傅泽以你是不是傻,衣柜里都是夏天的衣服。”

        说完,还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禁又继续说道:

        “嘁,突然想起来,离婚那会儿你问我在z市的地址,说要把衣服都给我邮回来,我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收到呢。”

        傅泽以转头看向她,勾勾唇:

        “我那是胸有成竹,早知道你还得回来。

        你瞧瞧,这不是不仅回来了,还直接住进我卧室来了。”

        陆晚白他一眼:

        “少跟我讲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哦,你当我不知道,你不就是为了骗我的地址!亏我那会儿还很惊讶,你怎么能找到我家的……”

        一说起之前的事情,她就停不下来。

        其实想想,很多事情,他做的真的很好了。

        她总觉得,他们之间,就是他已经迈出了9999步,只差她那一步。

        但是若没有他先迈出那9999步,她丝绝计不会迈出那小小的一步的。

        傅泽以没继续接她的茬,反而径直继续向着衣柜的方向走去。

        “唰”的一声,足足有一面墙一样宽敞的衣柜被打开。

        陆晚顺着声音看过去。

        突然发现原本空着大半的衣柜,现在已经被挂的满满当当。

        不过很明显,他那些单调的几乎全是黑白灰的衣服并没有多多少。

        而是旁边各种款式的女式衣服,明显多了很多。

        有一部分还是她熟悉的那些。

        是她的裙子们。

        不过另一部分就全是她没见过的了。

        陆晚下意识揶揄他:

        “傅泽以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往家里领别的女人了?”

        傅泽以白他一眼:

        “去,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陆晚慧黠的笑起来:

        “当然不信了,你可是有‘婚内出轨’前科的人。”

        只不过他出轨的人,还是她。

        但是总觉得怪怪的。

        她本是一句玩笑话,也知道他们之间,绝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婚内出轨”就能给概括了的。

        谁料他却郑重起来,转过身看着她,解释道:

        “结婚的时候,我没想到会遇见你,也有很多迫不得已。

        后来遇见你,我只恨那些迫不得已。

        囡囡,兜兜转转,还是你,我这一生,都只会和你一个人在一起。”

        这几天似乎因为两个人关系的转变,傅泽以像是突然转性似的,好几次都是难得地郑重同她这样表白。

        陆晚仍是感动的。

        怎么可能不感动。

        世上有哪一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同样爱自己。

        她这回没有躲避他的视线,直直对上他的眸子,也同样郑重地说:

        “那你可要记住今天的话,我有时候很傻,认定一个人,就真的不会变了的。”

        “好。”

        他点头应下。

        这一段得之不易的感情,两个人都格外珍惜。

        他点过头,才又转向衣柜,伸手指了指挂在她那些小裙子旁边的毛衣、卫衣、大衣等等秋冬衣服,对她道:

        “之前一直在医院被你看着,也没空出去,就请大嫂买了几件衣服,免得你回来了没得穿。”

        得知他出车祸的消息,她只带了随身必备的证件就急急来了a市的事他是知道的。

        她过来之后穿的衣服,都是趁着不用照顾他赶紧出去买的,大约搁在酒店里了。

        没想到他这么有心,替她想了这么多,陆晚喃喃道:

        “干嘛对我这么好……”

        “傻,”

        他笑起来。

        “不对你好对谁好啊?”

        没等她继续说,他便指着衣柜里,问道:

        “怎么样,陆小姐今天想穿哪一件?”

        衣柜里那哪是买了几件的事?

        整整一排挂着,跟进了某家专柜似的。

        陆晚坐在床上,隔得这么远也瞧不清,便只说:

        “哎呀随便啦,你帮我选吧。”

        “这么放心我啊。”

        傅泽以也不推托,转身就在衣柜里翻翻,片刻,选了一件米白色的毛衣,边说着话,边往床边走。

        “也是,毕竟你老公眼光好。”

        陆晚睨他一眼,笑着:

        “不是啊,反正我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你选了什么我穿着都一样好看。”

        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等到两个人折腾半天,终于换好了衣裳,洗漱过,又整理好房间之后。

        傅泽以看了看四周,才冲她开口道:

        “知道我们要复婚,大哥送了一套婚房。”

        阔绰。

        不愧是傅氏的总裁。

        她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收啊,这也太贵重了。”

        傅泽以倒是不在意,笑道:

        “没事,大哥这个老狐狸,精明着呢,不会亏了他的。”

        陆晚听他这样说,也稍稍放下心,只问:

        “那房子在哪儿呀,不会也在半山别墅那边吧?”

        傅家的老宅在半山别墅,傅煜涵和高媛结婚后,也在半山别墅安了家。

        按照傅家人这个逻辑,陆晚推测十有八九也是在那里。

        只不过半山别墅虽好,却离市里太远了些,她是个懒人,总喜欢住在热闹的市中,做什么都方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