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两骑VS七千

第八章 两骑VS七千

                        夜色之下,峭王大寨之外两名乌桓的军侯一个带着汉人的步摇,走得分外嘚瑟,一个在身上正缠绕着一匹华美绢布,正学着汉人博士的模样双手抱拳,胡乱作揖,却是逗得营寨前的守门将士们哈哈大笑。

        突闻徐徐马蹄之声由远及近,两名甲胄鲜明的年轻小将,一骑红马一骑白驹,宛如闲庭信步一般联袂塌来,不由得一惊,喝问道:“什么人,哪个部分的?深夜来我营中作甚?”

        红马上的小将二话不说挥起马鞭就抽在他的脸上将其抽得一个跟头:“瞎了你的狗眼,吾乃此间主帅刘和,汝等竟敢拦我?”

        那带着步摇的小军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鞭子,被抽得都懵了,刚要发作,一听来人居然是所谓的主帅刘和,一时之间却是好不憋屈。

        名义上人家确实是主帅来着,固然奈何不得他们的老大,但杀他一个小人物泄愤,怕是上面的大人也总不可能因此而跟人家翻脸。

        无奈之下,却是也只好顶着脸上的血痕,仓皇地捡起地上的步摇一路小跑着回营中禀报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乌桓这边也都已经睡了,草原民族,从来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加上他们今天刚到,这一路上又是赶路又是安营扎寨,也算是颇为辛苦,此时峭王睡得正沉,一听说刘和来访,自然是老大的不爽。

        “这都什么时辰了,他这个时候来又是作甚?去去去,打发了他去。”

        话音未落,就听帐外高声呼喊:“却是要打发了谁去啊?”

        然后,刘和一拉帘就钻了进去,明知故问道:“峭王首领不会是想打发了我吧。”

        却是压根也不等别人通报,直接自己就闯进来了。

        峭王这会儿也是被刘和给气得乐了,却是也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咽下,反而挤出一丝笑脸道:“主公您听错了,我说的是,找几个能歌善舞的汉人女子,打发过来为公子献舞。”

        互相恶心呗。

        “主公深夜到访,是有什么要事么?”

        “我找你聊天啊,我能有什么事儿,你说咱们俩之前甚至压根就没见过,你却愿意奉我为主,那我不得跟你熟悉熟悉么,对了你这有酒有肉么,咱们君臣好好喝一顿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峭王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咽下,他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奔着找茬,恶心我来的。

        深想一层,许是为了找茬跟自己发生一点冲突,让自己将他赶出去甚至打一顿,以此来在天下人面前表明他对自己的疏远,陷自己于不义来保护他的那点破名声吧。

        那这乌桓峭王自然更不能上当了。

        当即命令道:“来啊,去将营中劫来的,那些个富户中圈养的歌姬庖人什么的,都给我叫起来带过来,好生伺候着。”

        刘和闻言,果然脸色难看了一下,却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来,没有发作。

        不一会儿,一群衣着清凉的女子被执勤的乌恒士兵们给牵着过来,峭王还笑呵呵地介绍道:“这些都是原本贵人们家中圈养的歌姬,唱歌可是好听呢。”

        “你们,这位坐在你们面前的,便是故幽州牧,大司马刘皇叔之公子和,听说我这有了好的货色,特来欣赏品尝,还不好生伺候着?”

        说罢,果然就见到那些歌姬冲着他这边投来了屈辱、厌恶、甚至是仇恨的目光。

        “呸!”

        突兀的,一名个子矮矮的,长得还怪好看的歌姬一口吐沫就精准无误的吐在了刘和的脸颊上。

        温热的口水顺着脸颊往脖子上流,峭王却仿佛没看到一样,依然是笑盈盈地看着刘和,等着他发话似的。

        而刘和,却是自嘲地笑笑,随手抹去脸上的口水,平静的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道:“既然是歌姬,那就唱首歌,助个兴吧。”

        “不知公子想听什么?”

        “随便,会什么就唱什么吧。”

        片刻之后,这些女子也纷纷哀叹一声,然后任命似的唱起了哀怨的曲调: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思念故乡,郁郁累累。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

        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一首乐府名篇《悲歌》,此时唱来却是颇为应景,不自觉的,刘和居然感同身受,不自觉地一边跟着和唱,一边自眼角滴下了些许的泪花。

        “峭王,吾体弱身虚,命人点起篝火来吧,有酒有肉有歌,亦当有篝火,才能不负这如水长夜啊。”

        “哼,将士们都在熟睡,主公,不是想干脆围火而歌吧。”

        “只点火,不唱歌便是,点吧。”

        峭王愈发确定这刘和是来找茬的,却是终究还是忍下了这口恶气,却是依旧让人去唤醒汉人奴婢,只让他们来劳作侍奉之事。

        为了恶心回去,峭王还当众搂着两名歌姬啃了起来,又分了两名侍女去坐下与刘和和赵云陪酒,其中分坐在刘和身边的,正是刚刚吐了刘和一脸吐沫的矮矮女子。

        大半夜的,点起篝火又是做饭,又是唱歌,这动静在这颇为寂静的军营里还是很清晰的,却是有不少乌恒的将士被吵醒,甚至有人一见了火光吓得裤子都没穿就跑了出来。

        结果一看是首领点起篝火招待刘和,不由得纷纷怒骂一句有病,回到屋中,倒头复又睡去。

        过得片刻,约摸着时间也差不多够那些乌恒人醒来之后复又睡去了,峭王那个老不要脸的眼看着就要当着他的面对身旁歌姬提枪上马了,刘和终于是缓缓地放下酒杯,对身旁女子道:“敢问姑娘芳名,出身于何处?”

        “姓李。”

        然后就没了下文,显然,小丫头很是倔强。

        “挺好看的小丫头,今日之后,你若不死我便纳你为妾。”

        “???”

        不等这李姓倔强歌姬想明白啥意思,刘和却是突然大喝一声:“子龙动手!”

        一声大喝,却见赵云突然自酒席之间拍案而起,手中已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柄小戟,闪电般的一掷,速度快得众人都没能反应过来,那小戟便已经插在了峭王的脑门上,死不瞑目。

        而后,赵云手中飞戟不停,速度之快直让人头晕目眩,让人眼花缭乱,却是每一戟掷出,必死一名乌桓人。

        而刘和则也同时起身摘下了身上大弓,开弓如霹雳,一样是连珠闪电一般射击不停,亦同样是于顷刻之间便收割了数人性命。

        虽说他骑射的准头差一点,但固定站立射击,这点基本功还是有的,这些席间刚从被窝里爬起来宴饮的乌恒全无防备,又无甲兵,一时居然就如此轻易的让他与赵云二人屠杀了个干净。

        毕竟,谁又能想到身份高贵,名义上是十万大军之主的刘和,大半夜的身穿铠甲而来,居然是行险来做那刺客之事的呢?

        谁又能想到,他居然真的敢只以区区两个人,就闯进他们这七千乌桓精锐的大营,大开杀戒呢?

        待所有的乌恒人都已经死去,刘和又冲着汉人奴隶们大喊:“所有人听着,敢战者,捡起地上的火把四处放火去,我大营主帐就在此间隔壁,只待营中乱起,必有大军趁势来救。怕死的,自己逃命去吧。”

        说罢,刘和取下背后背着的马朔,狠狠一枪刺进了篝火堆,而后奋力一挑,便将那火堆挑了个天女散火花,轰得一下就将这帅帐给点着了,而后抓起其中一把转身即走。

        只留下一众刚刚还忙着烧火做饭的汉人奴婢一脸懵逼,那李姓矮矮女子反应最快,几乎是前后脚的从地上捡起两根火把当做武器口中呼喝一声:“愿随公子死战。”

        便追随着刘赵二人而去。

        刘和一手持长矛开路,另一只手高举火把,赵云在其身后摘下弓来跑步射击,见一个就射杀一个,此时这帐外卫士本就不多,顷刻间被赵云射死了足有小半,却是也无人能阻他们,被他们轻而易举的便翻身上了自己的马,扬长而去。

        一个杀人,一个放火,这一对儿初识之人,配合得倒颇为默契。

        而李姓的矮矮女子,却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待出了大帐之后奋力的将手中的两根火把扔向了距离这帅帐不算远的马厩,其中一把却是正好点着了马槽中的干草,既而惊了这一整个厩的战马,不过片刻,整个马厩也是已经熊熊燃烧,无数受了惊吓的战马亦开始在营中横冲直撞。

        姑娘闻言大喜,兴奋地跳起来呼喊:“着了着了,我点着了!”

        然后噗噗两声,身体便已经被赵云没杀干净的卫士们两箭射穿,脚下一软,口中一腥,便是噗通一声倒下。

        “妾身叫李梅,福气浅薄,却是无法侍奉公子了。”

        说完,香消玉殒。

        然后那帅帐里其他的奴隶不分男女一窝蜂的一同出来,人人手中高举着火把,奋勇争先,却是又将乌桓的卫兵杀散,进而四处乱窜,到处放火了起来。

        却说这夜半三更的,乌恒大营也是连绵数里之远,此时本来也不是在战时,说白了此地还处于袁绍的地盘,他们是来迎接主公的又不是打仗的,因此这大晚上的,执勤的乌恒士兵自然极少,少的几乎除了帅帐之处和大门口站岗放哨的聊聊十数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人在巡营。

        因此除了距离帅帐比较近的乌恒将士们,在听到了喊杀声之后已经被惊醒之外,其余人却是还在各个熟睡。

        待察觉不对翻身醒来,即使是看到了火光,却是也只以为是首领与主公开篝火会开得大了,骂骂咧咧一声复又重新睡去。

        非得等到惊马四处奔逃,火势烧得近了,把他们烤得都热了,大多数人这才于慌乱之中惊醒,却是也真没几个人会想到有人劫营上去,还以为是首领他们玩儿的高兴或是喝得大醉以至于走了水了。

        “救火,快救火啊!莫要让火烧了粮草,烧伤了马儿啊!”

        ————分割线————

        叶良辰日记:山里头好凉啊,肚子也好饿,有点怀念我的空调和电饭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