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救援

第十章 救援

        事已至此,尽管众人现在都不知道刘和此时到底是生还是死,但眼下却是也只有当他还活着来救了。

        或者说,即使是他们明知道刘和现在已经死了,却是也不得不发兵去打这乌桓峭王了。

        毕竟鲜于辅和齐周这两人乃是刘虞真正意义上的纯粹旧部,刘虞不但是他们的主公,主君,也是他们的举主、恩主,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所带领的嫡系兵马,说到底又都是刘虞的嫡系兵马。

        也就是此前天下大乱时刘虞安置在上谷和渔阳一带的青、冀百万流民,从中选拔而来的精锐所组成的队伍,这是真心追随刘虞的。

        刘和若是死于与公孙瓒决胜的沙场之上也就罢了,若是死于乌桓峭王之手,而他们却连参与也无,你叫这底下的将士如何去想他们?

        他们还要不要名声了?

        刘和若是还活着,则万事大吉,刘和若是死了,那也得咬着牙给刘和报仇雪恨才是了。

        这边的动静又很快惊动了阎柔,完完全全一脸懵逼的阎柔在得知了具体情况之后,却是在震惊万分之余,稍加思索,却是连兵马也来不及整顿,连忙仅仅带着自己的三百亲卫就杀进了峭王的敌营。

        口中还高声呼喊着:“主公速速向我靠拢,阎柔来救您来了!”

        不得不说,这阎柔不愧是年纪轻轻就能做下好大事业并青史留名的人物,在此等千钧一发之际,临危决断,反应上着实是比之鲜于辅和齐周等人都还要更快上了几分,以至于他明明是后得到的消息,却是反而先一步冲进了敌营抢在了鲜于辅和齐周的前面。

        身旁的亲卫不解地问道:“首领何必如此急切?”

        阎柔微微皱眉不满地瞪了这亲卫一眼道:“人主陷于危难,我这个做臣子的难道不应该急切么?”

        “首领又何必自欺欺人说这无用的废话,咱们在此之前与这位主公压根连面都没有见过,说句实在话,就算是刘皇叔活着的时候,与咱们之间也无非是井水不犯河水,名义上做出臣服的样子表个姿态罢了,这位新主公与咱们之间更是毫无恩义可言,若这峭王大营之事真的是他所为,恐怕此时多半已是一具尸体了,咱们又何必为他犯险?弟兄们非是畏难,只是首领您若是能解释得明白一些,弟兄们杀敌也好有个理由,知道自己为何而杀吧?”

        阎柔此时已经杀了进去,拿起弓箭来随手就是一箭当先射死一名乌恒,然后才急切地道:“也罢,你们都是自己人,我今夜就提前让你们杀个明白。”

        “不管咱们这位新主公是死了还是没死,这峭王的大营已经彻底混乱了吧?就算是咱们不上,这鲜于辅却也是一定要上的了,试问这乱糟糟的军营如何还能阻止反击?这是一定要一泻千里的了,此时冲进来打仗就是在捡便宜,有便宜还能不捡么?只要是打胜的仗,那就先打了再说,总归是有好处要拿的。”

        嘴上说着话,阎柔手上却是不停,这么一会儿功夫弓矢连发,已将三名乌桓的骑兵射于马下,身后的亲卫也大多跟着拉弓射箭,一边打仗一边继续听着这阎柔的解释。

        亲卫么,都是优中选优,阎柔所统领的本部鲜卑杂胡又都是马背上生长,骑射的本领各个不差,一边打仗一边唠嗑,却是半点都不曾耽误。

        “这年轻主公既然能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我猜测此一定是中心开花之策,先借了自己身份上的便利,对那乌恒峭王出其不意,做了刺客之事,换言之,这峭王十之八九应该已经死了。”

        “乌恒人组织结构松散,头领既死,营中又遭大火,组织反抗就别想了,然而这峭王终究是乌恒人中势力至少排在前十的首领,诺大的势力今夜之后必然被这幽州群豪分而食之,而我本来就在这乌桓人中素有威望,与其便宜了别人,何不干脆便宜了我呢?这般风险几乎没有,战果却颇为丰厚的仗我为何不打?”

        “再者这刘和既死,咱们也好,鲜于辅也好,终究是要落得个不忠的名声的,我这般只领亲卫做足了姿态,这恶名岂不是就甩给鲜于辅了么?说不定我还能反而落得个忠臣的名号,那渔阳上谷两郡的百万青冀汉人成为无主之人,我亦说不得还能与他们争上一争,而若是真的争得到,我阎柔却是连这天下也未必不能争上一争了。”

        众人恍然大悟,又问道:“那若是主公没死呢?”

        “他若是这都不死,那便是天命所归,乱世枭雄,犹如汉光武一般的人物了,咱们本就与他不熟,相比于鲜于辅他们那些真正的皇叔旧部比他远隔着一层,此时不急切一点表我一片赤胆忠心,更待何时?”

        众亲卫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也愈发感慨自家首领急切之间思虑周全,不愧是能从一介汉人奴隶的身份短短十数年就爬到杂胡共主地位的人物,于是纷纷卖力厮杀起来,口中高呼救驾不止。

        这么大的动静,麴义等人自然也不会不被惊动,待麴义弄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阎柔乃至于鲜于辅都已经在峭王的大营之中大杀特杀了。

        而别的不说,对于刘和的这一份果敢悍勇,却也是纷纷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别部校尉张郃忍不住感慨:“不想,这位刘公子居然重视自己的名望到了这般地步,野心胆魄俱是不小,却是既有皇叔之仁,亦有那公孙狗贼之勇了。”

        麴义微微皱起眉头显得有些不快,却是也不得不打心眼里承认这张郃说的确实是有着几分道理,包括自己在内,所有人都小觑了这位皇叔之子,幽州共主了。

        “爱惜名声至此,必有吞吐天下之志,今夜之后若是此人还能活着,这北地固然是要多出来一位搅动风云的英豪了,然而若是活不下来,却也不过是一勇莽夫罢了。”

        张郃笑着道:“鲜于辅和阎柔都已经杀入敌营了,咱们要插一手么?”

        “没那个必要了,乌恒之事本就敏感,让他们幽州人自己解决便是。”

        “那,将军以为这位刘公子今夜可活得下来么?要不咱们打个赌?”

        “无聊。”

        说罢,麴义干脆扭头睡觉去了。

        却是张郃似笑非笑地望着麴义回营的背影,好一会儿,在嘴里嘟囔了一句:凉州鄙夫。

        而后,竟然自顾自的回营整备自己的本部兵马,竟是同样只带领着自己的亲卫追随在了鲜于辅等人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