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大胜之后

第十二章 大胜之后

        此战,作为刘和的战争首秀来说,战果无疑是相当丰厚的,如果不是他与赵云两个人率先杀死了乌桓峭王并放火扰乱了整个大营,他都不知道鲜于辅等人会不会出兵来救自己,就算是来救了,真打起来,就鲜于辅手里那点刘虞嫡系兵马,实话实说能不能打得过这七千乌桓精锐都不一定。

        哪像现在,死伤与逃跑一共不到两千,剩下的五千全都投降了,战损却是零,可以说是极为漂亮的战绩了。

        可以说真的是两骑打赢了七千了,这事儿却是注定要轰动天下,甚至是名垂青史的了,也注定今夜之后,天下人再也不会有人小觑于他了。

        面对足足五万被俘的乌恒士兵纷纷跪伏于地听候发落处置,刘和大晚上的命人点起篝火,寻了个稍高一点的小土坡就上去了,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一双双写满了畏惧与惊恐的眼睛,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

        然后,掏出匕首冲着自己的手心狠狠就是一刀,顿时鲜血直流。

        众人一脸的惊讶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见他淡定地将这一手的血囫囵地抹在了自己的脸上,而后以受伤的血手高高举起,大声呼喊:

        “所有的乌桓、杂胡将士们都给我听着,阎司马你也给我听好了,我,汉室宗亲刘和,以我东海恭王一脉名誉发此血誓,灵皇帝欠你们的军饷,给我三年时间徐徐而还,三年之后除了本金之外再加你们一倍以上的利息,决不食言,少一分,任何人都可以杀我,叫我曝尸荒野,被野狗秃鹰分而食之。”

        “但是三年之内,我请求诸君,给我一点时间,也给大汉一点时间,既奉我为主,就请诸公听我号令,再有劫掠我汉家百姓儿郎者,我以我东海恭王一脉祖宗牌位血誓,杀无赦,必屠其全族!”

        说完,顶着自己一脸的血,瞪起铜铃一样的大眼珠子肆无忌惮恶狠狠地瞪着满营的将士们扫了一圈,见众人包括阎柔麾下在内全部都是寒蝉若禁,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峭王所部,罪在峭王一人而已,现已被我亲手斩杀,余者不罪,若是还愿意跟我,我欢迎,若是不愿,就请哪来的回哪去吧。”

        事实上这就是一句废话,事实上这一时半刻的哪里就能那么容易选出一个新的头领呢?就算是选出来,也必然是没法服众的,回去之后,这支部落一盘散沙之下怕是也必然要被别的部落吞并的。

        乌恒人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向来只崇拜勇猛之士,在父子相继的这个问题上向来不怎么重视伦理,可以说每一任首领几乎都是靠杀戮上去的,这天下难道还有比这刘和更加勇猛的人么?

        大家都是出来讨薪的,又怎么可能会灰溜溜地回去?于是理所当然,大家纷纷表示愿意继续追随主公。

        刘和索性连夜整编,将这剩下的乌桓人一分为四,又命他们自行推举部首领,并索性赐下了汉人名字,分别是刘亨刘元刘利刘贞,取亨元利贞四字之意图了个省事儿,却是俨然已经将这一支乌桓当做自己的私兵来用了。

        而这些乌桓人却是只觉得自己有了强人庇护,因祸得福,哪里又还有什么仇恨不满的呢?

        “子龙,吾想要将这些乌桓骑兵交给你来统领,不知你意下如何?”

        “公子厚爱了,云,终究是冀州人,既不熟悉这乌桓风俗,也不晓得这胡人的性情,统领不得其法,反而坏了公子大事,就不美了。”

        刘和闻言皱眉,又道:“那我有意将今日所解救的汉人奴隶之中,择其中精壮,并以幽冀义从,组为亲卫,由你来统领可好?”

        “亲卫除了要保护公子安危之外,更有战场传令之责,必要时撒出去各个都能指挥数十人作战,这本事,云一莽之夫却是万万没有的,还请公子另则贤良。”

        刘和闻言先是皱眉,后是叹气,感慨道:“子龙今夜与我生死与共,当应看得出来我乃是诚心实意相请,你却终究是不愿襄助于我么?”

        赵云闻言苦笑:“公子高义,云亦敬仰公子,只觉得意气相投,愿以性命相托,然而,公子终究是要北上去战吾之故主公孙将军的,云,终究是做不出此等有违忠义之事,还请公子体谅。”

        刘和闻言沉默良久,心中极为不舍,毕竟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若是不能收此人于军中,却是再不知何时能够相见了。

        “你这样的人,在如此乱世之中,注定是要吃亏的。”

        “我这人拧巴吧,吃亏也好,吃福也罢,只求一念头通达,不负自己而已。”

        刘和却是笑了:“你若不是这般拧巴之人,怕是今夜也不会与我行这疯癫之举了,既如此,你我不述君臣,只以兄弟之情相交,结为异姓兄弟可好?”

        “固所愿,不敢请而。”

        刘和故作洒脱的一笑,复又抓住赵云的手,拉着他干脆就在这三军面前拜了个把子,然后,就回大营睡觉去了,一夜厮杀,两人的体力早已经彻底耗尽,抵足而眠,睡得也很是香甜。

        第二天一早赵云在与自己这个结拜兄长仅仅只是吃了个早餐的功夫,便提出了告辞,刘和自然是拿出早已经为他准备好的金银细软,却是又被赵云坚决推辞不受。

        “云助兄长厮杀,只为心中义气,兄长今日以此金银相酬,岂不是反而将吾这份忠义给看得轻了么?兄长与云意气相投惺惺相惜,既以千金之躯结为异姓兄弟,此时拿出这些钱来,岂不落得个俗字?云家中虽非豪富,却也还算是小有家资,至少生活还是无忧的,兄长美意,心领了。”

        刘和再度长长一叹,想了想,却是将自己身上的锦绣绸袍脱了下来,亲手为赵云披上道:“今日起三年之内,还清那些乌桓欠款之前,吾必是不会再穿丝绸制的衣裳了,素亦寡粥,效仿父亲节俭,这衣袍,留给子龙你做个念想,还请你万万不要再拒绝推脱了。”

        这回这赵云倒是没有再矫情,当即抱拳一礼算是谢过,也不再磨磨唧唧的学那腐儒姿态,哈哈一笑,便自打马而去,一人一骑,只给刘和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