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冰释

第十三章 冰释

        脱下从里到外的锦绣衣裳,换上普普通通的粗麻衣服,刘和对着铜镜一照,果然是人靠衣裳马靠鞍,看上去感觉丑了不少。

        却是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命人将自己的头发梳洗的整整齐齐,油光锃亮,露出个自信的笑容就穿着这一身去白虎帐议事去了。

        由于一大早上先是送别了赵云,又是布衣换装,却是导致刘和今天诸将议事的时候稍微晚了一些,所以一进门就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给诸将抱拳赔不是:“抱歉抱歉,因为些许私事耽误了”

        虽然平日里开会本来也没人鸟他。

        不过这回,随着刘和走进帅帐,却是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站起来朝他持之以拱手回敬。

        麴义也站起身来笑着道:“不晚,先议的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

        “哦?已经议上了么?那就麻烦诸君再重新议一遍吧。”

        说完,刘和一屁股坐在了主帅的位子上,坦然的与明显已经有一些变了脸色的麴义对视。

        却见张郃突然哈哈大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重议吧,都是一些杂务,公子若是觉得有什么需要斧正的,我等一定整改。”

        说完就见麴义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回过头狠狠地瞪了张郃一眼,就见张郃对他很是憨厚友好的一笑,忍不住心中骂了一句:这些冀州小人,又在排挤于我。

        事实上他只是脑子反应没有张郃这位以巧变二字名垂青史的良将来得更快而已,又不是真的蠢,眼珠一转,却是突然放声大笑,越众而出,来到刘和的面前干脆双手向前长揖一礼。

        却是反而把刘和给搞的有些受宠若惊了:“麴将军这是何意?”

        “我这人是个粗人,或者干脆点说就是个凉州鄙夫,腹中却是没那么多七回八拐的心肠,心直口快惯了,为人也确实是有些傲气,只敬英雄豪杰,不屑与庸人为伍。此前多日对公子不甚恭谨且多有怠慢,直到昨日晚间才知道自己是有眼不识真英杰。万般不是都是我的错处,还请公子大人大量不计前嫌,宽恕则个。”

        刘和见状自然惊喜不已,再看那张郃有些微微不自然的脸色,心中却是对这二将之间的矛盾已经了然于胸,暗道一声,此真天助我也。

        却也知道论军中的根基威望,乃至于行军打仗的真本事自己与这麴义比较依然是相去甚远,此时这麴义既然给了自己台阶,足见此人状似粗豪,虽是机智方面不如张郃远甚,但这份魄力气度却也足以当得起英豪二字。

        自然是连忙站起身来,先是侧过身来表示不敢受此一礼,而后连忙将之扶起,口中道:“麴将军言重了,说到底,和,终究只是初上战场的毛头小子,主公让我来担此联军主帅,亦不过是为了面上好看罢了,真正要做主主事之人,还不是要您这位河北第一名将么?至于你所说的怠慢,却是还真没感觉得出来,易地而处,和自问也未必就能做的比将军更好。”

        还是那话,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今日这麴义若是还要不识好歹,敢于无视自己,那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与他都个尴尬,撕破脸皮在所不惜。

        可他既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自己道歉,且承认了自己的失礼之处,这却是一定要轻轻放下的了,这点气度,自己还是有的。

        况且刘和说的那话也不完全是场面话,易地而处的话,人家堂堂河北第一名将,头上突然莫名其妙的蹦出来一个毫无战功可言,只是仰仗父亲恩泽的的主帅,自然也会心中不甚爽快,给个下马威,也是人之常情。

        俱往事矣,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呢?

        说着又一双手紧紧握住麴义道:“你我名为同僚,实属联军,此次合你我幽冀两州之兵,正是为了诛杀公孙狗贼,此贼虽是狼心狗肺之徒,却也是用兵如神,老辣豪强之将,自当要精诚团结,同舟共济才是啊。”

        “公子!”

        “麴将军!”

        “与公子说话,敞亮!”

        “知道为什么亮么。”

        “因为咱心里头没有私心,只有公义。”

        “对,只有匡扶汉室,还我河山,为两州百姓安定太平的大事业!”

        “哈哈哈哈哈”x2

        二人执手而笑,一时间冰释前嫌。

        这下莫说是冀州将领们,就连那些幽州将领们也同样忍不住心中悸动,同时也忍不住心中感慨连连。

        刘公子,真乃人杰也。

        毕竟少年心性,一时得志之后跋扈忘形才是人之常情,昨夜这刘公子做下了好大的功业,又本来就有主帅的名分,今日这张郃突然抽冷子一下,更是摆明了自己的这一支别部对他的支持,如此大好时机之下,他们还真的有点怕这刘和狂傲起来给麴义难堪,致使这联军不和。

        然而这刘和年纪虽小,做事却也颇为老成,谦逊有礼,颇有乃父之风,却是又透出了一丝豪爽之气,轻描淡写之间便将此前龌龊轻轻放下。

        真豪杰也。

        却是愈发的对自家的这位年轻主公感到钦佩服气了。

        “既然公子来晚了没听到,那就重议,第一事,关于咱们联军之中马粪的处理……”

        刘和连忙一摆手:“诶~,我不过是说笑之语,这等军中常务我本来就不懂,又有什么好重议的,我难道还信不过诸公的判断么?说笑的戏言罢了,莫要当真,千万莫要当真。”

        说罢回到主位上坐下,却是又将话语权依旧捏在手里道:“昨夜既然将峭王旧部做了整编,我的意思,既然要改,不妨改得再彻底一点,阎司马,久闻你麾下杂胡骑兵精锐强悍,不如则其中两千精锐并入其中,由令弟阎志做个别部司马,待我上表天子之后,再行封赏正式官职,如何?”

        客观来说,这却是很高明的编练策略了,方方面面也都考虑的很周全,不但又往这乌桓人中掺了两千沙子,使这支乌桓骑变成了杂胡骑,更顺便薅了阎柔的羊毛,却是又以阎志为副将,还要上表天子,却是要给他大汉正式的出身了。

        要知道这阎柔可不是什么良人,此前乃是擅自杀死灵帝的护乌桓校尉自领之的,这个护乌桓校尉之职虽是带着校尉俩字,却是正儿八经的两千石将军衔,实权不亚于一郡太守的,换言之此人底子里,还是一个反贼。

        无非是因为现在出了个公孙瓒这么个敢于逼迫天子使者去杀大司马兼天子皇叔的真正大贼,这才给了他一个护乌桓司马的名头,何况他这官职还是还鲜于辅表的,其实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底子相当的不干净。

        而若是此时经由这刘和再去一表,尤其是还带着他弟弟阎志,却是颇有些全家洗白的意思了,当真是正好瘙到了他阎柔的痒处,叫他喜出望外了。

        “另外,将昨日获释奴隶中,则其中愿意从军之人挑选精装悍勇之人,并这一路上主动来投的义从,一并作为我的亲卫,两位鲜于叔父,可有意见么?”

        鲜于辅和鲜于银对视一眼,连连摇头不止,自然是屁的意见也不敢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