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该死之人

第十五章 该死之人

        “温侯现在可还安好?”

        “多亏了公子相救,现已安然无恙。”

        麴义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成兄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公子,您又是什么时候与奉先兄有了交情的?别打哑谜啊!”

        要知道这成廉乃是吕布麾下的铁杆亲信大将,此前打黑山贼的时候成廉就跟在吕布的身边,也是随他一同名扬天下的大将,亦可以说是吕布军中除那身份特殊的张辽之外的二号人物,他不应该随同吕布一块去上任司隶么?此时出现在冀幽战场就很诡异啊!

        成廉沉默片刻,却是看向刘和道:“公子,此事要与麴将军说么?”

        “说吧,你不说,我也是要与他说的。”

        成廉点了点头,叹息道:“公子果然神人也,来时路上听闻公子两骑破七千之事,便已经钦佩于公子武勇,冀州人人都知道麴义将军狂傲不好相处,却不想公子居然也能相处得如此融洽,足见气量非凡。”

        却是说得麴义脸色尴尬,道:“那本就是那些冀州人排挤我的流言蜚语,成兄你与奉先兄作为并州客将,我却是不信你不能感同身受,温侯他……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成廉扭过头,却是咬牙切齿地道:“没出什么大事,袁绍要杀我们而已。”

        “什么?”

        麴义心中大骇,这消息实在是太震惊了,以至于将他震得连连退步,双腿都不由发软。

        “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成廉,兹事体大,这种事可是万万不能乱说的啊,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九日之前的深夜,十数名刺客摸着黑趁着奉先熟睡之时,行那刺客之事,幸亏公子早有提醒我家主公才躲过一劫,将那些刺客抓起来严加审问,都已经供认不讳,他们,就是被袁绍派来的啊!”

        说完,就见麴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时间竟然有些失魂落魄。

        事实上,这事因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乃至于就连早知此事的刘和都感到不可自抑的吃惊,这麴义如此表现,却是也并不奇怪了。

        “不对,不对啊,公子你是如何得知此事,并提醒吕布的?你与奉先此前并无交情,又是如何搭上线的?”

        刘和早有准备,却是大言不惭地道:“猜的。”

        “猜的?”

        “麴将军应该不会忘记,我本是袁绍手下一人质吧。我父还在的时候,他先是主张立我父为新君,我父不肯,又逼他自领尚书,为他和他的附庸加官进爵,我父还是不肯,他却是干脆扣下了我来作为人质相逼于父亲,此,不正是说明此人目光短浅,人面兽心么?”

        “我在他身边时间虽然不长,却是也认清了此人本质,貌似宽宏,实则是外宽内忌,既已命自家外甥高干做了并州刺史,温侯在并州如此高的威望,如何会对温侯没有猜度忌惮,温侯要当司隶校尉,他居然欣然应允,派兵相送,这就更诡异了,因此我就断定,此必是要除掉温侯了。”

        这套说辞,自然全都是在已知结果的情况下去对原因进行生硬的反推了,麴义一时也不知是信了几分,却是也知道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不太可能从刘和这里再多问出什么了。

        于是又问道:“公子神机妙算,真神人也,可是……您与温侯此前是在长安时候有旧么?”

        “交情谈不上,认识而已。”

        “既然仅仅只是认识而已,公子又为何要对温侯交浅言深?”

        “守望互助,兔死狐悲而已。”

        “兔死,狐悲?”

        “袁绍心胸狭窄,既然容不下温侯,难道,就容得下我么?当日我与奉先亦是如此说明,推心置腹,却是没有半点其他的心思。”

        说完,刘和转过身来直视麴义双眼道:“麴将军,你以为,袁绍既然容不下我与温侯,可容得下你么?”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二人说这话居然不背着我,却是要离间我对主公的忠诚么?”

        说着,麴义却是直接拔出了刀来,竟是打算以一敌二,与他们二人做过一场了。

        成廉见状紧张地抽出自己兵刃,却见刘和依旧是气定神闲,背负着双手道:“良臣择主而事,袁绍这种主公,真的值得将军效忠么?”

        “我与你们如何能够相提并论,冀州基业,尽是我所打下,界桥之战,若无我,公孙狗贼早已一统三洲,主公安能杀我?”

        “邺城之战,若无温侯襄助,袁绍与咱们这所有人的家小必是全部都被那黑山贼所掳去,若是没有温侯,袁绍现在怕也一样是丧家之犬了,他不是也照杀么?将军明明立有大功,军中朝中却颇为受人排挤这是为何?我斗胆问你一句,请问这车骑将军府内,百十余位同僚之中,可有一位是将军挚友么?难道你麴义真的如他们说的那样,是个狂妄自大,不长脑子的边郡鄙夫么?!”

        “那是因为他们嫉妒我!那是因为那些冀州人和中原人嫉妒我,所以排挤我!”

        “你立有如此大的功勋,袁绍基业大半都是由你所打,连我都知道你被排挤,袁绍他是眼睛瞎么?他又为何不帮你调停,为何不助你处理好与同僚的关系?别人不提,就说那个张郃!只要袁绍稍微点他几句,他还敢跟你呲牙么?他又凭什么不服你呢?!难道你从来没有怀疑过,这是袁绍在有意放任么!”

        麴义闻言,如遭雷击,却是当啷一声,手里的刀子居然落到了地上,又连忙慌张地捡起。

        也不知是在说服刘和还是要说服自己,尤自强辩道:“我有,定冀州之功。”

        刘和却是干脆背着手再向前走了一步,直接将自己的脖子都送到了麴义的刀刃之下:“此,正是你麴义该死的原因啊!”

        “为什么”

        “因为你功劳太大,而他的手里,却是已经没有一个能给你的位置了。”

        其实这些也是刘和最近几个月来反复琢磨良久,在明知道袁绍可能会杀麴义之后才想明白的,说白了,还是结果倒推,在得知这个结果之前,却是也不怪这麴义身在局中想不到了。

        “田丰沮授张郃审配这些冀州本地人自不必说,袁绍一个外来客,即使心中再不喜也不得不重重依靠这些地头蛇的,而荀谌许攸淳于琼这些随他远道而来的颍川、南阳两地士族,却是他的根基之所在,也必然是要高位相待的,那淳于琼早在灵帝时就与他同在西园八校尉中任职,亦是他最信任的人,更是一定要委以重任的,而你,这么大的功劳,不挡路么?不除掉你,他又如何能够肆意安置党羽,那淳于琼又如何做他的统兵大将呢?”

        见麴义神色慌张,眼神迷离,刘和却是趁热打铁又向前了一步,干脆鼻尖都快与麴义贴上了,轻声道:

        “何况袁绍此人,爱惜名声甚于生命,他的沽名钓誉之举自不必我来说,当年下冀州时,你本是韩馥部将,是你率兵马反叛韩馥,击败韩馥主力,袁绍这才以说客劝说了那韩馥让冀州。”

        “然而韩馥作为他们袁家的门生故吏,对他袁绍同样有接纳包容收留之恩,袁绍此举再怎么掩饰,也是忘恩负义,只有你死了,他才能将这一切功绩都推在说客荀谌的身上,对外宣称是韩馥深明大义,主动退位让贤,成就他四海归心的形象,名声,你说,你一来在朝中没有知己好友,甚至被人所排挤,二来挡住了他安插亲信的路,三来阻碍了他的大好名声,四来功高震主赏无可赏封无可封,你说,你怎么能不死啊!”

        当啷一声,麴义的刀子居然在心神剧震之下又一次的掉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