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麴义:咱杀他全家吧

第二十一章 麴义:咱杀他全家吧

        可以说,今天在坐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将军们,都是靠杀人混饭吃的,即使是刘和,现如今手上也有个百十来条人命了。

        至于麴义,作为一路从最底层兵卒杀上来的河北第一名将,他杀过的人说不定比这甄俨见过的人都多。

        但是此时此刻见这姬妾就这么突然好端端的,就……就这么死了,却是真的所有人一时之间都惊呆了。

        平日里杀人不眨眼的麴义被那姬妾的一腔热血喷了满脸,却是整个人傻了一样。

        为什么呀!

        杀人总得为了点什么吧!

        这是个人啊,是一条性命啊!

        然而就在这所有人全都一脸懵逼的表情中,甄俨却是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手道:“小萍啊,你来给麴将军敬一杯酒吧。”

        “是。”

        然后一个同样身材婀娜的妙龄少女恭恭敬敬地跪在麴义的面前,为麴义斟酒,敬酒,高高地端着酒碗在麴义的面前微微地颤抖。

        麴义整个人就仿佛被冻住了一样,一动都不会动了,却是只有两只大眼睛不受控制的疯狂眨眼。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就在麴义不知道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的时候,就听砰得一声弓弦响动,啪,噗呲~

        鲜血狂飙,这第二个姬妾又在喷了麴义满脸血后,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小梅,敬酒。”

        然后第三个姑娘上前斟酒敬酒,却是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的端着酒水在麴义的面前抖啊,抖啊,那一杯酒水没多大一会儿就被她抖出去一半。

        再看那姬妾的脸上,则已经是梨花带雨,泪珠串线,通红通红的脖子上青筋一跳一跳的特别的明显:“将军请请请……请满……满饮”。

        然后眼珠子一闭,高举着酒杯等死。

        砰,又是一声弓弦轻响。

        姑娘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哗啦一杆尿从屁股底下出来骚臭无比,一扭头,却见是麴义居然以一只鲜血横流的手把这支箭矢生生的给抓住了。

        “你们这些高门大户可真有意思,我们这些武夫杀人玩命图的是个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你们杀人却是为了逼人喝酒。”

        说着麴义端起已经淋了血的酒碗道:“姑娘,如花似玉,杀不得啊,你要是不想要了不妨送我做侍妾,这酒我喝了还不行么。”

        然后端起酒碗来咣咣咣,却是连喝了三碗,之后便一把拽过那刚刚尿了的女子坐在自己的身边。

        却是又在仰头的时候轻轻对身后伪装成亲兵的成廉道:“你要做的事,我同意了。”

        “行。”成廉答应的也很痛快。

        这会儿,刘和的脸色都青了,却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甄俨居然会将事情做到这个地步。

        尤其是一想到此人如此作为,理由居然只是为了帮自己出气,故意落麴义的面子,却是发自己内心的有点反胃,有点想吐。

        叹息一声,刘和一句话都不想说,干脆起身道:“散了吧。”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却是县中突然有了传闻,说是麴义昨日酒醉之时蛮性大发,于接风宴席之上不但强行纳了一名歌姬为妾,更是狂性大发的活活打死了两名姬妾。

        将一个粗鲁野蛮的西凉武夫的形象描绘的入木三分惟妙惟肖。

        给麴义整得真的是有点懵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种事真的能颠倒黑白么?

        答案是能。

        因为这里是无极县,是甄氏的地盘,而且相比于累世两千石的甄氏杀姬劝酒,还是西凉鄙夫酒醉无状这种事更加理所当然的让人相信。

        却是给刘和都整的有点懵了。

        这就是,所谓的世家么?

        这哪里还是在讨好自己,分明是甄家自己在借机立威。

        深想一层,这又何尝不是袁绍集团内部的冀州本地派的一次试探与抱团呢?毕竟那天宴会之上张郃也是在的,以他为首的一大堆冀州本土派将领也都是在的,这颠倒黑白得如此彻底和轻松,谁又知道他们在这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毕竟在甄氏女嫁入袁家之后,冀州集团在袁绍集团内部最后的一块拼图也都已经完成了拼装。

        反正麴义本人有没有想到这一层刘和也不得而知,但从结果上来看,原本对劫掠甄家都有所犹豫的他,现在已经主张要弄死甄氏全家了。

        当夜,成廉和他的五百骑就悄悄出了城,第二天甄家的商队和临县的庄园就都被抢了,且成廉堂而皇之的打出了自己的旗号,又用抢来的钱粮招兵买马。

        要知道这成廉作为吕布的副将本身在冀州就是很有名望的,何况谁都知道他是吕布的人,这旗号一亮,附近几个郡县乱七八糟匪盗自然是争相投靠,纳头便拜,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几天的功夫就将甄家搞得焦头烂额。

        于是乎这甄俨再次找上门来自然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了。

        “公子,此时此刻还请大军务必在此盘桓数日,那吕布既然背弃了车骑将军,又敢在这冀州之地让这成廉堂而皇之的亮出旗号,此必是与那公孙狗贼结为了盟友啊!”

        刘和见状迎合道:“你说得不错,我也以为,这成廉和吕布必然与公孙瓒暗中结了盟约,若是不管不顾,待我军与公孙瓒交手之时却是必然要断我军粮道甚至后路的,再说你我兄弟,此事于公于私,我又岂能坐视不理?然而……哎,那西凉鄙夫是个小心眼的人,你前些时日如此折辱于他,今日他又安能真心助你?”

        “我……谁能想到哪成廉会跑到中山来啊!他……哎~真的是见鬼了,那吕布此前明明是去司隶的,这成廉的兵马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此处来的?公子,眼下联军与公孙瓒决战在即,这凉州鄙夫总是要顾全大局的吧?”

        “顾全大局……也可以阳奉阴违啊,我知令妹不日就要许以袁二公子为妻,只是临战专断,终究还是要靠他来指挥的,若是他真的要阳奉阴违,你就算现在就给主公写信,恐怕,也是远水难解近火吧?况且麴义毕竟是我河北第一良将,当此之时,主公便是再如何生气,也必定是要先安抚于他的。”

        “这……公子,您才是这联军统帅啊,这个时候,您可千万要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