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第二十三章 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刘和正式开始了他的大忽悠之术。

        “麴义在军中的威望是无人可及的,但凉州鄙夫的出身却注定是他的软肋,通过多日的接触,我确定以张郃为首的本地豪强于他并不相合,只是张郃论威望论实力,实在是不足以与麴义分庭抗礼,所以至多只敢对麴义阳奉阴违,不敢撕破脸面而已。”

        甄俨点头道:“武人终究是要以兵马来话事的,张郃这个别部校尉虽说拥有独立的兵马,但相对来说还是太少了,其本人出身终究是太低了,麾下兵马毕竟只有一万余人。”

        “但他却已经是冀州派在武人中唯一拿得出手的代表了不是么,哎,整个冀州派,现如今的处境都很是尴尬啊。”

        甄俨闻言,一时间脸色有点不太自然。

        这话不太好听,但却也是事实,因为冀州派真的无人可用。

        不是没给过冀州派机会,界桥大胜之后袁绍曾极为重用一个叫崔巨业的冀州本地世族给了他很重的兵权,结果被公孙瓒打的呀,老惨老惨了,最终还是不得不倚重麴义来收拾残局。

        刘和道:“眼下看来,二公子既然娶了令妹,与你们冀州派自然就是捆死了的关系,此举对你们双方都是有利也有弊,说到底,主公毕竟是以冀州作为核心之地的,然而你们冀州人却不能占据高位,这合理么?我以为,这简直是太不合理了,而眼下,谁又能作为冀州派的代表人物呢?靠田丰、沮授这两个韩馥的旧部么?”

        “那伯仁兄以为应该靠谁呢?”

        “当然是作为二公子妹夫的你啊!只要二公子得到冀州派的全力支持,他本人的地位自然会水涨船高,而你们冀州派,也必将看到曙光啊。”

        甄俨犹豫道:“可我……毕竟现在是个商贾之家,这个声望上……”

        刘和不屑地道:“田丰和沮授的声望倒是高,可是那又如何?再高,还高得过荀谌么?”

        甄俨一想还真是,人家颍川荀氏是大汉《尚书》私学的权威,门生怕是也要上万,丝毫不弱于汝南袁氏本身了,且同样也算是累世三公,这故吏怕是也不少的,人家的这个出身,名声,对付田丰沮授这种小角色简直就是探囊取物。

        “所以老实说,中枢文吏方面,我建议你们冀州派就别抱什么希望了,你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荀谌一个人的对手,武事,才是你们真正的机会。”

        这话刘和说的也是真心实意的,毕竟,谁又能预料得到未来曹操会和袁绍翻脸并且挟天子以令诸侯,将国都臭不要脸的放在了颍川郡的许县,安排了荀彧来做尚书令,以极为高明的手段让荀彧彻底的代表了荀家,将这份荀家的影响力吃得是干干净净一丁点也没给荀谌留呢?

        “而要想兴武事,眼下就是最好的机会,甄兄,除了想管你要一笔钱让我给乌桓杂胡发饷银之外,我还想要你们甄家组织一支至少一万人以上,且自带武器、粮草的军队,以义勇的身份加入军中,就先从剿灭这个成廉开始。”

        “一万人以上?我甄氏全族男丁都拉到战场上也不一定有一万人啊!”

        “说笑了,黄巾平定之后黔首贫民大多都失了根基,我推测你们家租客(类似佃农)的数量五万人都挡不住,咬咬牙,我不信你们挤不出来这样的一支军队。”

        刘和很是认真地看向甄俨的眼睛道:“主公对你们家介入军方必然有所顾虑,颍川人和南阳人对你们也一直都有所打压,此次成廉闹事,我料定麴义定然不会配合,剿匪之事必然会出现波折,此正是你们介入军方最好的时机。”

        “若是你们能拿得出一万人以上的嫡系子弟兵马,加上张郃手里的一万,再加上我这个名义上的主帅配合于你们,你们拥有大义,咱们三者合力,何愁不能压制得住麴义?他手下将士大多也毕竟都是冀州人,待灭了那成廉之后,有我的帮助,咱们就是直接将麴义给架空,再想方设法的瓜分他的先登死士,只怕也未必就不可能。”

        说着,刘和很是激动的又站起身来一把握住甄俨的手道:“成廉,吕布,终究只是跳梁小丑,随手就可扫平,然而你们既然以义勇军的身份加入了军中,自然是要随我们一块去打那公孙瓒的,此处战功,岂不是比青州对付田楷刘备之流,大上十倍?待此战得胜,你和张郃那不是至少获封个中郎将之职位?到时候你们甄家有钱有人有兵权,又有二公子的照拂,这冀州派之魁首,舍你其谁呢?”

        甄俨沉吟半响道:“若是麴义这个匹夫到时候能死在战阵之上……”

        刘和笑呵呵地道:“战阵之上刀枪无眼,当然也不是不可能啊,那我这里可就要提前恭喜甄兄了。”

        “啊哈哈哈哈哈,还是需要伯仁兄你的鼎力相助啊。”

        “互帮互助,各取所需么,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很开心地大笑了起来,一场肮脏而又阴暗的政治交易就此达成。

        直到刘和将甄俨送走,刘和脸上的笑容才收敛了下去,却是不自觉地换上了一丝愁苦。

        今天的这些说辞自然全都是纯粹的忽悠,看起来甄俨也是真的完全相信并且心动了,换言之,也就是离死不远了。

        由于整个计划是由麴义所主导的,他这种武夫不会因为无聊的理由无意义的杀人,但真杀起人来却比谁都狠,此次计划基本上就是冲着杀光甄家全族去的,这叫斩草除根。

        而刘和之所以会面上露出一丝愁容,心中觉得不舒服倒也不是对这甄家上下的无辜之辈动了什么恻隐之心,恰恰相反,他之所以现在不台高兴,正是因为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动一丝一毫的恻隐之心。

        竟而却是忍不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甚至于开始不受控制的讨厌自己了。

        他不但对这甄俨本人极尽虚伪,对麴义对成廉,不也是暗中算计么?

        这哪里还是什么赤诚君子,分明已经是一个虚伪小人了啊!

        简而言之,刘和作为刘虞的儿子,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并不支持他做这种事。

        但这事儿刘和还是做了。

        也许是为了报仇,也许是为了保命,更甚至于也许是为了匡扶汉室,刘和倒是也能为自己找到足够冠冕堂皇的理由。

        但却依然不影响他自己恶心于自己的所作所为。

        可能这,就是乱世吧。

        自己的父亲是个表里如一的赤诚君子,所以他死了。

        刘和不想死,而且想做出一番事业,甚至于还想匡扶汉室。

        最终,却是在自己一个人喝了半宿的闷酒之后,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世道但凡是个能做出一番事业的英雄哪还有什么好人,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