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二十五章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人与人的价值观,有时候往往比人和猪的差距都大。

        麴义因为愤懑于区区两名侍女之死,可以毫不犹豫的做出杀光甄氏上下万余族人性命的决定,而刘和则是基于利益的考量一力策划了杀甄氏这样在他自己看来丧尽天良之事,却是坚持只杀青壮,不肯杀戮妇孺。

        为这事儿,麴义与刘和俩人甚至不惜动了真火,大吵特吵了一架。

        毕竟这事儿在麴义看来实在是太蠢了,斩草不除根,徒留隐患,这刘和简直和刘虞一样愚蠢,简直是妇人之仁。

        况且这甄家豪富,平日里欺男霸女的事儿怕是也没少做,现如今钱粮没了男人也没了,剩一大家子女人孩子,在如今这个混乱的世道之下未必就能活得下来。

        当然好在,麴义对于分一部分钱粮给县中百姓的这个事儿,还是很支持的,毕竟这甄家的豪富本就都是这冀州百姓的民脂民膏,县中财富大半都在他们家。

        只是这事儿又惹得成廉颇为不满,反正甄家死不死灭不灭的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他关心的只有钱粮而已,这批钱粮才是决定吕布能不能在乱世中立足的根本所在,分给刘和麴义一份那是应该的,但上好的粟米粮谷和丝绸布匹全都白白送给那些黔首穷人,造孽啊!

        当然,成廉在此事中话语权也是最小的,基本也就是个工具人,他的意见本身也并不重要,而麴义因为并未下定与袁绍彻底翻脸的决心,这些抢来的钱粮还需要暂时存放在刘和这里,最终在刘和的坚持之下,却也不得不妥协了。

        钱粮方面,刘和命令齐周亲自带领嫡系亲信兵马五千人,分批次的连夜将这些钱粮运往自己的老巢上谷郡,吕布在面对如此巨量的财富时明显也变得急躁起来,竟也不惜以身犯险,亲自过来接受物资。

        顺便与麴义和刘和正式会个盟,毕竟一直由成廉代替自己,而自己在叛变之后连个面都没露,也不太合适。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转运钱粮的事情刘和全权交给齐周来处理,也相信他的能力和忠诚,现在摆在刘和面前真正棘手的是……甄氏的女人和孩子要如何处理?

        甄氏全族死光的这件事刘和理所当然的就全都推到了成廉的头上,至于说成廉为什么会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能耐,那当然是因为他与公孙狗贼进行联盟了啊。

        而在成廉抢走了财物之后,刘和也终于带领着嫡系兵马姗姗来迟,悔之晚矣,但作为甄俨的挚友,此地的大军主帅,这些女子孩童自然也是要投靠于刘和的。

        “妾身甄氏,见过公子。”

        出乎意料的是,作为甄氏幸存妇孺代表的并不是甄俨他娘,居然是这个原本要嫁给袁熙的他妹。

        嗯……此人倒是也数次出现在了读者的评论之中,甚至于有个洛神的称呼,倒也让刘和确实是忍不住好奇仔细打量了一番。

        确实,挺好看的,说一句国色天香也不为过。

        但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美女而已,再如何漂亮又有什么稀奇,于这天下霸业来说又能有个蛋用。

        “姑娘放心,我一定会派遣精锐亲信将你送至邺城,与二公子完婚,必不至于让你们这些孤儿寡母的失了依靠。”

        哪知这甄氏闻言却是干脆利落的给刘和一跪,哭得是梨花带雨地道:“妾身此来就是要请求公子,不要送我入邺。”

        “哦?这是为何?”

        “我与二公子既然有了婚约,自然是无法做他侍妾的了,然而我家中既已遇难,又凭什么做得了这袁家大妇呢?袁车骑嫡子有三,大公子早已婚配,三公子又尚且年少未到成婚之时,换言之袁车骑能够用以联姻拉拢人心的机会只有此一次了,我甄家现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只有这无数的妇孺包袱,他如何又会愿意将这宝贵的机会用在我的身上呢?若是我入袁府,怕是连做妾的机会也无,不日便要死于非命的了,又如何还能去庇护家中数以千计的妇孺呢?”

        刘和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心中倒是对这个美丽女子不由高看了一眼。

        袁绍的那点人性他太了解了,这女子嫁入袁家肯定活不过俩月就会死。

        “那……姑娘既然不想嫁入袁府,那你们打算投奔何人呢?”

        “公子若是不弃,妾身愿意嫁与公子做妾,还希望公子看在妾身蒲柳之姿的份上,庇护家中妇孺。”

        说着,这甄姬盈盈一拜,尽显身段婀娜。

        很诱惑。

        刘和本人则是愣了一下,看着甄姬的绝世容颜,有那么一瞬间确实是有些心动了,但随即却又马上狠狠地摇了摇头将这点危险的念头甩出了脑海。

        毕竟,甄家全家被坑得如此凄惨,全都是自己一手策划的,杀其男丁娶其妻女,这种事实在是太邪恶了一点,已经突破他自己良知的底线了。

        再说纸包不住火,这事儿以后万一被甄姬知道了真相,在自己睡着的时候给自己一刀那自己死的可就有点太冤了。

        当然,还因为刘和本身确实也有见识,美女见得多了,毕竟他奉旨出京以前的官职是侍中,若在太平年月这也算是位高权重了,最关键是这个职位拥有随意进出北宫的权力,而皇宫里,先帝作为青史少有的色中饿鬼,收集到的天下美女确实也是真的多,而且还都穿开裆裤。

        所以沉吟了片刻后道:“说来,我也是全家遭难,尽数死于那公孙狗贼之手,正在孝期,虽是并未守孝,但却也是不方便纳妾的,姑娘,想一想你还能投靠什么人呢?”

        “既然如此,那就全凭公子做主便是。”

        说着,又是盈盈一拜,无尽风姿。

        却是也真的让刘和犯了难。

        怎么还赖上我了呢?

        在他看来,现如今这甄家没了钱财权势之后,唯一剩下的反而是这累世两千石的名望了,与其嫁入四世三公的袁家,莫不如嫁给一个底层出身,有实力没名望的草莽英雄以做互补。

        突然间灵光一闪,要不……以麴义的名义送给叶良辰?

        这女人对自己来说就是个普通的美女,但是对叶良辰来说,貌似,好像是颇有一些特殊意义,尤其是对于读者来说,这是他们的洛神啊。

        若是以麴义的名义送给叶良辰,想必,这麴义有关的事情一定就会讨论起来了吧?而自己眼下最想从读者那里知道的,不就是这麴义具体的死亡时间和死因以做布局么?

        然而……却是又将这个想法压住,只是让这甄姬先回去了,而自己则在苦苦地天人交战了一整晚之后,放弃了这个看起来无比诱人的想法,只是让张郃派人将这一大家子老弱妇孺送去了冀州的另一处大门阀清河崔氏去了。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至少暂时,自己还没办法当一个完全合格的枭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