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刘和:天下本来就是我家的

第二十九章 刘和:天下本来就是我家的

        “怎么样大哥,这仗能打么?”

        尽管在外人面前,刘和与麴义吵架的理由大多都是因为所谓的政见不合,作为主帅的他经常与麴义提出不同意见。

        但实际上,刘和对自己的能力是非常有b数的,真正的战略决策,他对麴义这样一位名震天下的悍将有着无条件的信任和尊重。

        “打得话肯定还是能打的,虽然数量上他们的人更多,但毕竟大多都是乌合之众,中山国这里的地形毕竟主要还是以平原为主,不比并州那边的山地,旷野决战的话还是咱们这边的胜算更大一些的。”

        “但是,公孙瓒的嫡系兵马精锐程度比咱们更甚,骑兵也同样不少,此战若是硬打,终究不稳,且对手既然都是百战老将,即使不敌,也很难歼灭,甚至是全身而退。”

        刘和点头道:“所以此战关键还是在于成廉啊,若是成廉能在关键时刻反插一刀,即使留下公孙瓒的性命只怕也未必就不可能,现在所忧虑的无非是成廉的立场罢了,虽说咱们三兄弟刚刚结拜,按说大概率上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

        “无须讳言,二弟他连自己的长吏丁原都能杀死,眼下你我兄弟二人又毕竟都还是袁绍手下,能不能脱离袁绍自立谁都不知道,信不过他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此事事关全军十万将士生死,半点差池都不能有。”

        刘和点头:“所以,你我也应该展露一下獠牙了啊,我建议先打,打得大胜一场,不管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是无用之功,都有必要让二哥知道知道,黄河以北,谁是真正的万胜之军。”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着看三弟的英姿了。”

        “哪里,先登死士之雄壮精悍天下闻名,一直无缘见识,也是我的一生之憾啊。”

        “哈哈哈哈哈”x2

        两人开怀大笑,彼此心照不宣。

        这一战,何止是要秀给吕布看的,同时却也是互相秀给对方看的了。

        刘和一直有收复麴义的小心思,况且即使将来麴义是自立,俩人也必然要做一对邻居的,互相秀一秀肌肉,不管将来是为敌还是为友,都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然而等他回到自己的幽州军账之中开小会的时候,却是终究不免有一些失望了。

        “诸位叔父,眼下大战在即,张燕竟敢火中取栗,我与麴义相商,都以为应该先打麴义,挫败此人锐气,我欲以白马义从为先锋,幽州兵团为主力,打出威风,好叫麴义,乃至于天下人好好见识见识咱们幽州铁骑的厉害,不知诸位,谁愿意披坚持锐,担当此战主将?”

        说完,就见阎柔阎志鲜于辅鲜于银这四个人全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肯站出来。

        刘和心里咯噔一声,却是尤自道:“世人皆知我幽燕男儿慷慨壮烈,值此当战之时,竟然无人站出来么?”

        还是鲜于辅闻言道:“主公,这……若是打公孙瓒,咱们将士们肯定是舍生忘死,为老主公报仇天经地义,可是打这张燕……这……这张燕主要活动于太行山之中,袭扰的也都是并州和冀州的百姓,这,这跟咱们幽州人没什么关系啊。”

        阎柔闻言也道:“就是啊主公,张燕是冀州方面的心腹大患,于情于理,也应该由麴义来做这个先锋啊,若是麴义得胜,咱们再以骑兵跟着追杀残敌,以尽这盟友之义,也就是了。”

        “是啊是啊,说的有道理啊。”账内诸将纷纷如此感叹。

        却是把刘和给说得都乐了。

        “公孙瓒与张燕是铁盟的关系,打张燕难道不就是在打公孙瓒么?此战,麴义自然是万万不会有怯战之举的,然而此乃初战,硬骨头全都交给麴义和那些冀州人去啃么?这让那些冀州人如何看我们,让天下人如何看我们啊!我以后在他麴义面前还抬得起头么?”

        众人闻言,纷纷低头不语,却就是没人主动站出来表示能给自己分忧。

        说到底,还是大家的目标不太一样,根本的利益诉求也完全不同罢了。

        打公孙瓒的这个短期目标大家都是一致的,为自己全家报仇也是刘和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之一。

        但是,长远上来看,或者说打完这公孙瓒以后,刘和却是一定要脱离袁绍的掣肘的,甚至于虽然从未明说,但匡扶汉室这样的雄心却也是燃起来的。

        更甚至于,既然这汉室现在已经衰颓至此,凭什么自己就不能做一做汉光武之事呢?

        我也是汉室宗亲啊,甚至于这天下,本来就应该是我们家的!

        要知道袁绍推举刘虞为帝,可不是乱推的,他们家毕竟是东海恭王,刘秀的废太子刘强之后啊!

        当年这自己的这位曾祖父本为太子,结果光武帝心念旧情改立阴丽华为后,这才导致他失去太子之位,这才有了汉明帝刘庄。

        可是结果呢?

        刘庄的这一脉都是一些什么东西!要么就是短命,要么就是独夫民贼,将好好的大汉天下祸害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这天下本来就应该是我们家的!这是我家的大汉天下!刘协既然守护不住,自当有我来替他去守!

        而既然以此来作为目标,那此战自然也就至关重要了,不说是一战惊天下吧,也至少得让麴义折服吧?

        若只是凑个热闹,甚至在整个讨伐公孙之事上被麴义碾过了风头,他又如何脱离袁绍呢?他可是已经铁了心的要和袁绍在战后翻脸了啊!

        事实上他的这份志向纵使是从来没有宣之于口,但阎柔和鲜于辅俩人肯定也是明白的,但是明白归明白,却也并不妨碍他们俩装糊涂。

        毕竟这俩人,一个是渔阳郡的地头蛇,打公孙瓒是为了保障鲜于家在幽州,至少是上谷渔阳两郡的超然地位;一个是幽西一代杂胡之首,打公孙瓒更是纯粹的为了讨薪,争霸天下这种事,从来也不是他们的基本诉求啊。

        鲜于辅或许还能有几分忠贞之念,而对于阎柔来说,这刘和到底能不能脱离袁绍,会不会兔死狗烹,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甚至于公孙瓒之所以落得今日这个下场,不就是因为他仗着兵马强壮贪图冀州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绝非是兵马不如人,无非是幽州的底子太薄,耗不过坐拥冀州的袁绍,如此而已,焉知道这刘和如果也有意于天下的话,会不会走公孙瓒的老路?到时候受苦的不还是幽州百姓,尤其是他们这些幽州杂胡么?

        而若是刘和将来真的能取了天下,那就更好了,自古以来功劳无过于拥立二字,没有他们俩,刘和这辈子都只能在袁绍手上当人质,仅凭他们俩这次拥立刘和为主的泼天之功,将来这刘和若是真能成就光武故事,那云台二十八将之中必有他们一席之地,甚至鲜于辅必然成为二十八将之首!

        所以……他们俩又何必再做这玩命争功之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