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六宠娇要致富在线阅读 - 第439章 冒险

第439章 冒险

        陈昭昭看着这一趟车的人都走光了,却一直不见于景归的身影。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她赶紧到附近的邮局往酱油厂打电话。

        得到回复说,于景归已经按时出发了。

        陈昭昭放下电话,又去车站里打听,得知,火车到前一个市时,车上有人受伤被抬下车去了医院。

        她仔细打听,根据描述,受伤的极有可能是于景归。

        她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如果受的伤不是很重,人根本不用下车治疗。

        “请问,你是梨山村的陈昭昭吗?”忽然有一个少年来到陈昭昭身边。

        陈昭昭疑惑看他,“我是。”

        “有人在火车上让我给你带了信。”少年递给她一封信。

        陈昭昭看着信封上的一个封字,就知道这是于景归的信。

        她接过信道谢,少年就跑了。

        而她发现,车站里有晃晃荡荡的人时不时地瞟向她。

        她想起刀疤的手下,告诉她的,宋仁杰让王于发派人在火车站活动。

        她拿了信,进了火车站,买票上了一辆就近的火车。

        果然发现,有人一路跟着她。

        她在火车上从头到脚做了一番伪装,然后从另外的车厢下车。

        出站时,经过刚刚盯着她的两人,听他们说。

        “可惜了,居然又走了。”

        “那这事,还要不要汇报?”

        “不用了,反正宋哥也不在意了,人都走了,没什么好汇报的。”

        “也是,说来真是奇怪,她没事整天坐火车干嘛?”

        “谁知道呢,估计是工作出差。”

        两人聊着继续在车站一角猫着。

        陈昭昭看着两人走远,眯了眯眼,找了个角落拆开于景归的信。

        于景归的信很简单,到崇运,车上有意外,晚两天到。

        晚两天?

        陈昭昭捏着信,怎么想都不放心。

        她赶紧回家,跟家人说一声,就收拾个简单的包袱,去食品一厂借了辆车,驱车赶去临近的崇运市。

        崇运市作为最靠近省城的市,自己开车过去只要四个小时左右。

        陈昭昭现在会开车,这不是前世会的技能,而是今年夏天的时候跟于景归学的。

        她开车还挺有天分,虽然学会了没开过几次,但技术很不错。

        好在这两天天气不错,前一次下的雪都融化了。

        不然,她也没法自己开车过去,现在的路实在太不好走了。

        她是十一点半出发,到崇运市时是下午三点半。

        进了市里,她直接开车去了市医院。

        根据感应直接找到了于景归的病房。

        看到了被包得跟木乃伊似的于景归,她只感觉脑袋“嗡”一声,心一下提起来,整个人都要炸了。

        这是一间双人病房,但此时里面只有于景归静静躺着。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这是于景归,因为他身上有她放的黄豆能感应得到。

        “于景归~”陈昭昭冲到床边小心地喊。

        于景归猛地睁开了眼睛,扭头,诧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病床边的陈昭昭。

        “你……”

        “你怎么伤得这么重?”陈昭昭没忍住红了眼眶。

        看着他这个样子,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好不容易才忍住。

        她不忍再看他,去看床边,怎么连个监测的仪器都没有?

        她起身看了眼他吊的水,悄悄往里注了点灵泉,再看向于景归。

        发现他的眼睛亮得厉害,“……”

        “怎么了?”陈昭昭凑近问。

        于景归忽然伸手抱住了她。

        陈昭昭,“……”

        木乃伊动了,你说吓不吓人。

        她愣了下,眼泪就掉了下来,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于景归赶紧松开了她。

        她也立马在床边坐好,抹眼泪。

        护士进来查看情况,看到床边坐着人,诧异问:“你是谁?”

        “我是他的家属。”陈昭昭擦掉眼泪,吸了下鼻子说。

        护士点头,“那麻烦你去交下费用。”

        “嗯。”陈昭昭点头。

        护士去检查吊瓶,发现陈昭昭还坐着催,“那你去啊。”

        陈昭昭一下警惕起来,“又不急于这一时,等你检查完了,我再去。”

        “你可赶紧去交费吧,不然,他的药可要停了。”护士还是催。

        “你放心,我会交的。”陈昭昭坐着没动,难过地看着于景归,“我刚到,想先陪陪他。”

        护士没办法,只有检查一番出去了,出去前不忘交代,“你要快点交费。”

        “嗯。”陈昭昭点头。

        护士出去,站在门外,眼神就变得无比冰冷,她冷冷瞟了身后的门一眼,不甘心地离开。

        陈昭昭也在看着门,她感受到了门后目光里的冰冷。

        果然有问题。

        她感应一番,确定周围没人,看向于景归紧张问:“你什么情况?”

        “我还好。”于景归低声说。

        他其实伤得不重,只是故意伪装成重伤的样子。

        他看着她的脸,担忧问:“倒是你,出什么事了?”

        如果不是身材跟声音,他都要认不出这是陈昭昭了,这张脸又黑又胖,还带着点青,好像被人揍了一样。

        陈昭昭摸了下自己的脸,笑了:“我在火车站碰到王于发的人,就做了些伪装,幸好是拿了你的信之后做的伪装。”

        她把自己的情况跟他说了说,问:“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派人在火车上对我下杀手,我怕火车上影响太大就下来了。”

        “你的伤?”

        “不是很重。”

        “那就是也伤到了。”陈昭昭顿时心疼,“伤哪里了?”

        “一点外伤一点内伤,没事。”

        “那你这纱布怎么都是血迹?”

        “伪装的。”

        如此陈昭昭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那个护士有问题,谁把你包成这样的?”

        “我自己。”

        陈昭昭,“……”

        两人又简单聊了聊。

        陈昭昭知道了,于景归伪装成这样是想抓到更多对他下手的人。

        目前他还不确定对他下手的幕后主使是谁,所以得多抓些人,找证据。

        “接下来会很危险,你赶紧走吧。”于景归不想陈昭昭卷入这危险之中。

        “我来都来了,怎么能走?”陈昭昭当然不愿意,认真看着他,“让我帮你。”

        “我不能让你冒险。”

        “我愿意为你冒险。”

        “……”于景归。

        陈昭昭,“……”

        她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反正,我来了不会走,要走就一起走,为了不妨碍你的计划,我现在去躲起来。”

        她说着站起身,“我去交费。”

        于景归拉住她,借力起身跪在床上,飞快拥着她亲了一口,低哑着声说:“注意安全。”

        陈昭昭点头,“你也是。”

        她离开病房,去医院另外一头交费。

        刚出来,就发现有两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