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章 疑问

第16章 疑问

        苏落回去的时候苏子慕不在家。

        春杏正在院里洗涮今天买回来的下水,抬头瞧见苏落,正要说话,一眼看见她烂掉的袖子,吓得直接从小板凳上蹦起来朝她小跑过来。

        “小姐,这是咋回事,你也受伤了?”

        码头上的事春杏已经听说了,但是光知道苏落帮着张家去请大夫,没听说苏落也受伤啊。

        现在看着苏落的胳膊,春杏吓得称呼都忘了。

        “没事,我就是一点擦伤,已经上过药了,你别紧张,真没事。”苏落忙安抚春杏。

        春杏将苏落那被剪开的衣袖拨开,瞧了一下胳膊上的伤,见确实问题不大,而且还带着药味,松了口气,笑道:“在哪上的药,怎么还把衣袖剪开了。”

        苏落有点不好意思讲。

        但又怕春杏担心,便将刚刚箫誉给她上药的事提了一遍。

        “......他拿我当男子,可我知道我不是,我心里发慌,又不好拒绝他,人家帮我们那么多。”

        春杏听着,眼睛亮了亮。

        萧大哥是个好人呢,又是读书人,还手脚勤快,长得也俊,这日日相处着,要是以后知道她家小姐是个姑娘,她家小姐长这么好看......春杏思绪一偏,给自己美乐了。

        “傻乐什么呢?”苏落朝屋里走,要去换掉身上的棉衣,走两步听到背后春杏噗嗤笑出了声,疑惑回头看她。

        春杏连忙扯谎,“我笑以前听来的一个笑话呢。”

        苏落没事,春杏继续坐回小板凳去搓洗下水。

        苏落换了衣裳开始忙乎做饭,“子慕呢?天都黑了去哪了?”

        春杏在院里道:“去和隔壁张家小川玩去了,别担心,就在张家院子里。”

        子慕五岁,正是玩闹的时候,刚搬来人生地不熟在家里待了两天,今儿苏落和箫誉一起送回了老张叔,张小川可能觉得苏落对他们家有恩,便亲自来这边邀请子慕过去和其他小孩儿一起玩。

        小孩子就该和小孩子一处玩着。

        以前在镇宁侯府,苏落从来没见子慕和谁一起玩过,总是自己在院子里。

        那时候她心在陈珩身上,没多想,问子慕怎么不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子慕只说玩过了回来歇着,她也就信了。

        现在想来......

        她可真不是个东西。

        弟弟遭了那么大的委屈,她竟是瞎了一样看不到。

        想到镇宁侯府,苏落不免又想起今儿老张叔说的话,老张叔说,津南衙门的人提了一句,码头闹事的可能是镇宁侯府的人。

        真的是吗?

        苏落琢磨的功夫,陈珩黑着一张脸从津南衙门出来。

        “真是疯了,他这是吃错了什么药,敢这样和我作对!”陈珩这一生都过得顺风顺水。

        镇宁侯府是世家之首,五年前镇宁侯在乾州赈灾又得了大功,自此将国内医药全都抓在了镇宁侯府的手中,越发权势滔天,谁见了陈珩不是巴结着。

        这津南知府倒好,不论陈珩怎么说,就是不肯交出那几个被抓的人。

        金宝跟在陈珩一侧,“爷,瞧样子,他背后应该是有人指使,不然他没这个胆子,咱们与其在这里给他施压,不如去查一下他背后是谁,那边解决了,他这里就不是问题。”

        陈珩黑着脸坐进轿辇,一摆手,“去查。”

        轿辇开拔,金宝征询,“现在爷是?”

        “去回春堂。”陈珩烦躁的道。

        他来春溪镇,本就是奔着回春堂的徐行来的,解决码头那帮苦力只是捎带着,哪成想,为了那些苦力竟然耽误到现在。

        回春堂。

        正如张大川所言,今儿从张家出来之后,不少人家来请他去家里瞧伤,都是在码头上做工的,那伤有重有轻,徐行来回奔波了足足一个半时辰才算是全都给医治完了。

        现在坐在药堂的看诊椅上歇着,徐行喝着茶不免又想到今儿遇到的那个年轻人。

        他带着张大川来抓药的时候问了几句,那年轻人叫苏大,底下还有两个弟弟,是前几天刚刚搬到春溪镇的。

        虽说隔了五年,可那孩子的模样他记得清楚,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就是苏云平的女儿,苏落。

        至于弟弟,中间那个弟弟怎么回事他不知道,但小弟弟张大川说今年五岁,倒是年龄对得上,苏云平出事那年,他小儿子刚刚出生,算起来可不就是五岁了。

        可......

        那孩子不是跟着镇宁侯去了镇宁侯府吗?

        怎么现在女扮男装在春溪镇卖卤下水。

        只是长得像而已?其实并非同一个人?

        徐行有点心神不宁,他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再去找她。

        当年乾州闹出瘟疫,镇宁侯带兵前往治灾,他和苏云平作为大夫,俩人合伙调配出了针对那瘟疫的药方子,可他前脚按照药方子去抓药调配煎熬,一锅药还没熬出来,就传来噩耗,说是苏云平死了。

        之前还好好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报信的人说,是感染了瘟疫。

        可感染瘟疫并不会导致突发暴毙。

        徐行想着当年的旧事,没察觉药堂里来了人,还是旁边的小伙计赶紧推了他一把,徐行回过神,抬眼看到他面前站着的人。

        一位二十左右的公子,穿着矜贵的锦缎长袍,瞧上去就富贵逼人,身后跟着一个随从模样的人,穿的也是十分气派。

        徐行赶紧起身招呼,“您是诊脉还是抓药?”

        陈珩看着徐行,眼皮微垂,脸上没有太多的神色,找不到苏落已经够烦了,现在津南府衙又添乱,陈珩没心思和这药郎周旋,开门见山,“你是徐行?”

        听着对方连名带姓的叫出来,徐行心头打了个颤,眼底带了几分警惕,“您是?”

        金宝上前一步,“这位是大理寺少卿大人,也是镇宁侯府的世子爷,如今替太医院招揽人才,听闻徐大夫妙手回春,我们大人想要请徐大夫去太医院任职。”

        徐行前一瞬还在琢磨镇宁侯府,这就见到了人家的世子爷。

        他没见过陈珩,但是五年前在乾州,他和苏云平研究药方的时候,没少和镇宁侯打交道。

        眼前这位年轻的世子爷脸上,倒是带着镇宁侯的影子。

        若是平常,徐行定然不会多嘴,可今儿见了一个和苏落模样极其相似的人,他就没忍住,“敢问,苏云平的女儿苏落,可是大人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