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章 故意

第17章 故意

        陈珩原本心头烦躁,对着这个镇上的郎中并无多少好脸色,他已经想好了,这人识抬举他就带走,不识抬举他就捆走。

        却万万没想到,听到这样一句问话。

        在听到苏落两个字的那一瞬,陈珩整个身子都僵了。

        在他遍寻苏落未果的时候,却从这里再次听到她的名字。

        他错愕又猝不及防的看向徐行,眉心拧着,默了好一下才开口,嗓音带了一点沙哑,“你知道苏落?”

        话说出来,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急切。

        徐行狐疑看着他。

        陈珩清了一下嗓子,神色恢复如常,“苏落的确是我定了婚约的未婚妻,徐大夫和苏家是旧相识?”

        比起方才的冷淡,现在陈珩的语气虽然谈不上热络,但也缓和了许多,有几分攀谈的意思。

        当年镇宁侯带走苏落姐弟俩徐行知道的清清楚楚,见他应了,琢磨着今儿见过的人,徐行又道:“是旧相识,我和苏云平是同门师兄弟,算起来,我已经五年没见我这侄女了。”

        金宝插话,“这可真是缘分了,正好了,太医院求贤若渴想让徐大夫去京都任职,去了京都就能见了。”

        徐行就道:“她在京都?”

        陈珩眼皮微颤,心口像是让拧了一下,这话问的他有点喘不上气。

        苏落在哪。

        他都不知道苏落在哪!

        金宝就道:“在啊,我们准世子夫人不在京都在哪,徐大夫,既然咱们还有这一层关系在,以后去了太医院,镇宁侯府肯定照顾您,您看......”

        徐行就笑道:“世子爷来的突然,我这着实意外,我自己的医术我还是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的,还望世子爷能给个准信儿,太医院怎么就突然想要招揽我呢?”

        陈珩捻了一下手指,压着心头翻滚的那种又恐又慌的难受,他没和徐行说实话,只随便扯了个借口。

        “太医院如今扩大规模,想要办一个针对民间教学的医学学堂,为此想要招揽一批德才兼备医术上乘的大夫,那边给了我名单,我按照名单上寻过来的,不想寻到了自家人。

        落落在京都没什么亲人,徐大夫既是她父亲的师兄弟,便是她的亲人了。

        不如与我们一同上京,去了京都一样能行医治病,还能与落落做个陪伴,您若是有家人那更好了,以后落落也能有个走动的地方。”

        陈珩说的诚心诚意,尤其一口一个落落叫的亲密,让徐行心头的那点狐疑平息了许多。

        难道苏落真的在镇宁侯府,他今儿见到的那个,不过是个容貌相似的?

        去不去太医院徐行无所谓,但他想要上京去瞧一下苏落。

        “我现在在回春堂做坐诊大夫,要走也要和东家交待一声,明儿给世子爷回信可以吗?”

        若是之前,陈珩哪有这个耐心和他耗着,可现在徐行身份和苏落扯上了关系,陈珩就有了这个耐心。

        从回春堂出来,金宝问陈珩是回真定住衙门还是在这边找一家客栈住了。

        夜风带着凌冽吹过,陈珩忽然一掀眼皮,朝金宝直直看过去,“刚刚,他是不是问我一句:她在京都?”

        金宝一时间没跟上他家世子爷的意思,只点了一下头,“是问了。”

        陈珩皱眉,“他知道我和苏落有婚约,知道我父亲当年带走了苏落,五年不见,他为什么问我她在不在京都?”

        金宝张了张嘴。

        陈珩一下攥拳,“只有一个可能,他见过苏落,知道她不在京都,但是他不确定那是不是苏落,所以刚才在试探我。”

        金宝瞬间睁大了眼,但仔细想了一下,他家世子爷分析的没错,金宝忙道:“那卑职现在就去问他。”

        陈珩拦了一下,捏着眉心吐出一口气,神色疲倦间带着一点轻松之色,“你问他未必答,反倒容易打草惊蛇,明日再说,先找客栈住下。”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陈珩留了个人在这边看着徐行,免得他一觉醒来再人没了。

        先前箫誉就交待平安,让他找个人盯着徐行,快到入睡的时候,那人忽然送来消息。

        箫誉披了衣裳坐在床榻上,嘴角挂着冷笑,“这徐行还真是不简单,竟然让陈珩专门找上门去,难怪今儿见了苏落是那个反应,原是苏云平的师兄弟。”

        捻着手指,箫誉朝那手下吩咐,“避开陈珩的人,找机会给徐行带个话,让他去春溪镇的顾婆子家里打听打听,现如今镇宁侯府的世子夫人是谁。”

        陈珩给徐行扯出来的那一通上京的缘由箫誉自然一个字不信。

        陈珩能亲自来找徐行,那徐行必定是有他的价值,而且这价值不小,否则不可能劳烦镇宁侯府的世子爷亲自出面。

        只是这价值是什么,陈珩不说,箫誉一时间也猜不到。

        眯着眼睛顿了一下,箫誉忽然一笑,朝平安道:“津南知府今儿不给陈珩面子,你说陈珩会如何?”

        平安就道:“给津南知府八个胆子他也不敢招惹镇宁侯府,陈珩不会猜不到津南知府是背后有人指使。”

        箫誉扬了一下眉梢,“你说,陈珩几天能查到咱们头上?”

        世家的关系网错综复杂,镇宁侯府又是世家中最强大的那个,陈珩手里权力大人手多,想要查到他们头上并不是多难,平安想了一下,“最多两日。”

        箫誉就笑起来,“错,明儿一早就让他知道!”

        平安跟了箫誉这么多年,立刻心领神会他家王爷肚子里冒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坏水儿。

        打仗攻城,追人攻心。

        翌日一早。

        箫誉照常起了个大早,去屠户那里给苏落提了两桶下水。

        他送过去的时候,苏子慕刚要出门,一开门和箫誉撞了个满怀。

        “大清早的,你这小孩儿去哪?”箫誉瞧着苏子慕让他腹肌撞得往后退了两步,踉跄站稳,就笑着问他。

        苏子慕揉着自己的额头,看了箫誉的腹部一眼,“萧大哥你这肚子也太硬了,把我头都撞疼了、我要去找张小川,我们说好了,今儿一早去探险,小街那头住了个怪爷爷,他们说那院子里有鬼,我们要去抓鬼,我昨天的大字已经写完啦,就放在桌上。”

        箫誉每天教苏子慕写两个大字,写完箫誉给他检查。

        苏子慕揉着脑门从箫誉身边跑出去,转眼去了张家院子。

        苏落正在屋里准备早饭,听到外面动静探头往外看。

        箫誉提着两桶下水靠近,瞧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换衣服了?昨儿那件缝了?”

        箫誉就是故意的。

        看到苏落耳根瞬间泛红,他心满意足将两桶下水搁下。

        “刚刚去买下水,听屠户大哥说,津南衙门查出来了,昨儿码头上闹事的,就是镇宁侯府的人,听说他们世子爷都亲自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