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7章 意见

第27章 意见

        “大哥,你可太能干了,足足五大桶!”春杏望着被箫誉提下骡子车的五桶下水,眼底既是震惊欣喜又是担心不安,围着骡子车转了好几圈,“可虽然现在天气还冷,但隔夜的卤下水再卖的话,味道会不会不太好啊?”

        这就是五大桶,每天还要从镇上的屠户那里提两桶。

        这就是七桶。

        她们根本卖不完啊。

        苏落从锅里舀了一瓢热水,又从缸里兑了半瓢冷水,把脸大概洗了一下。

        一边用帕子擦脸一边朝外走,“明天做出来的,给你留两桶的量家里卖捎带着咱们自己吃,送两桶的量去云祥酒楼,剩下的我要带到真定县城去。”

        “带去县城做什么?”箫誉把那五桶下水靠着墙根一溜放好了,朝苏落看过去。

        “我想看看能不能在县城拿下个酒楼什么的,咱这东西味道肯定没问题,别人不能接受也只是因为下水腌臜。

        现在云祥酒楼已经下了契约开始在酒楼卖,这就是咱们的招牌,我明儿拿着这契约去真定,看能不能谈下来一家半家的,就算是谈不下酒楼,谈个熟食铺子也行。”

        春杏一脸难以置信看着苏落。

        她只觉得,她家小姐自从离开镇宁侯府,越发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以为能在春溪镇把下水卖到酒楼去,就已经是顶天的好了,每天酒楼带散卖,能卖四桶,这就赚小六百文呢,这可是每天的净收入啊。

        她家小姐竟然还想卖到真定去?

        春杏说不上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情,只觉得春寒料峭的季节,她出了一身的汗,忽然就有用不完的干劲,热血沸腾的。

        明明苏落是看着箫誉说的,也没看她,她还是点了点头,点完,觉得不够表达自己,又很重很重的点了点头。

        箫誉听到这些倒是不意外,今儿上午过来苏落不在他就猜到了,只是笑道:“云祥酒楼就算是签了契约,可食客们的反应这些也都还暂时不清楚,单凭一张契约,很难有说服力。

        再者,就算是你签下了真定的酒楼或者熟食铺子,那边每天只要一桶的量,你每天也要往过送吗?搭上人力物力的,我知道你不怕辛苦了,可力气不是这样凭白耗费的。

        如果云祥酒楼忽然加单呢?你是接还是不接?

        云祥酒楼虽然在春溪镇,但是春溪镇是津南和真定的交界,这边又挨着官道驿站,每天来来往往的食客很多的。

        不如先把云祥酒楼这边做好,等食客的反应成熟稳定了,再去真定的酒楼谈,这样胜券也会大些。”

        苏落原本觉得自己设想的特别好。

        她的东西好,只要她肯费力去和酒楼谈,肯定能谈下来。

        可听箫誉这么一说,顿时感觉自己急躁了,假大空了。

        摸了摸鼻尖儿,苏落认真道:“幸好萧大哥提醒我,不然我就莽撞了,萧大哥觉得我观察多久比较合适?”

        箫誉想了想,“十天吧,至少得十天,得给那些吃过的食客再次去酒楼的时间,第一次人家点了这个,不代表认可,那得是回头客再点,才是认可。”

        顿了顿,箫誉也不管苏落能不能听懂,又补充一句,“有些事,它不能操之过急,得从长计议。”

        苏落一怔,虽然她知道箫誉说的是下水生意,可这话正中她心中盘亘的那些心思。

        在云祥酒楼听到的那些话,她没和任何人说过。

        现在尽管也没说,可却有一种被箫誉安抚的感觉。

        哪怕这感觉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可心里也有点酸酸涨涨,仿佛有个人和她并肩而行一般。

        苏落鼻子根有点发酸,她不想哭出来,赶紧点头,“行,那我听萧大哥的。”

        一句我听萧大哥的,让她萧大哥心里痒痒的。

        那天借着上药的机会占人家小姑娘便宜,现在箫誉都能回想起苏落手臂滑腻的滋味,想起苏落耳根通红的模样。

        平安从外面一进来就瞧见他家王爷这幅神色,顿时心里翻个白眼:呸!老不正经的东西!

        “苏大,有个想要请你们过去做席面的,刚刚找到我家去了,我给你带过来。”

        平安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粗布棉衣的汉子,汉子约莫四五十岁,稍微有点驼背,进来以后也不知道谁是苏大,在院里打眼扫了一圈,目光直接落在箫誉那里。

        箫誉忙摆手,“这位是苏老板,你做什么席面,和她谈。”

        那汉子知道自己认错了人,脸上讪讪笑了笑,搓着手有点局促不安的往前迈了一步。

        苏落哪能给登门的客人生出紧张的心情,立刻热情招呼,“大叔说想做席面?您想做什么席面,大概多少人?我这里需要准备什么?您坐这里慢慢说,我给您倒水。”

        春杏哪用得着苏落去倒水。

        一听这话,赶紧跑屋里去拿大茶缸子倒水。

        这院子里的屋子,还是苏落她们住进来那天收整的模样,别看有一排正房,可能用的只有苏落她们现在连住带当厨房用的厢房。

        没法把人请了屋里说话,索性当时箫誉在院子里弄了三个木头墩子的小圆凳。

        那汉子被苏落一通招呼,又喝了一口热水,放松多了,“我是王家村的,我们族长让我来问问苏,苏,苏老板,能不能去我们村做一次席面,我们族长家的儿子成亲,要摆席。

        族长说前几日买过你家的卤下水,味道一绝,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过去给做。”

        村里的席面,讲究的是流水席,现出锅。

        能在当场做的,几乎不买现成带回去的。

        “你们什么时候摆席?”苏落问。

        汉子就道:“明天,明天中午的席。”

        春杏一听这话,差点笑出声。

        她家小姐一下拉回五大桶下水,刚刚又和萧大哥商量好不去真定拉生意了,她正还愁这五大桶下水放家里万一坏了怎么办。

        这可不是赶巧了!

        和这汉子说定了明天的席面事宜,等这汉子一走,箫誉道:“明儿我和你一起去王家村。”

        “我也去我也去我也去。”

        正说话,苏子慕抱着今儿一早苏落刚买回来的小狗崽从外面进来,听了一耳朵大人的话,一叠声的朝苏落叫喊着跑过来。

        他身后跟着隔壁张小川,怀里也抱了一只小狗崽。

        苏落一下买了两只,这倒好,成小孩儿揣手上玩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