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4章 好看

第44章 好看

        屠户皱着眉一脸严肃,“说好了十文就是十文,什么十三文,一桶下水也卖十三文?在卖给你之前,这东西都是不要的,不调整,就十文。”

        屠户一摆手,直接拒绝了苏落,听上去还有点生气?

        苏落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和言软语道:“大哥,别人那里都是十三文,到您这里成了十文,这不是欺负人么,我干不出这事儿,咱听我的,调成十三文。”

        屠户眉头锁的紧,“不调不调,眼见你生意好我就上调啊?那我成什么人了。你是怕别人十三文我十文,我知道了心里不痛快吧,没有的事儿,咱这里就是十文,踏实做你的生意去。”

        顿了一下,屠户道:“就这十文,咱也定个文书啥的,你和那些卖十三文的也定一个,定好了以后别管你生意好坏都不能再随意涨价。”

        这大哥当时卖给苏落下水的时候,是同情过他们“兄弟”三个的,现在见他们靠着这个腌臜玩意儿竟然做起了生意,还做的红红火火,打心眼里替他们高兴,一点眼红没有,反倒提醒苏落。

        苏落领他的情,没再多说,只是和箫誉拿了下水离开之后朝箫誉道:“以后我每天往他这里送一碗卤下水吧,他也爱吃这个。”

        箫誉笑道:“你决定就是,不过这大哥提醒的对,真定那几家屠户,咱们是得定个契约,这价格十三文一桶不便宜了,以后不能再涨。”

        苏落点头应了这事儿,“我回去写一个,明儿去卖下水的时候带过去。”

        两人说着话将骡子车赶回家。

        一天折腾,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

        原以为家里还和以前一样,附近一堆孩子在这里玩的四仰八叉呢,结果进了院,院里静悄悄的,就春杏在太阳底下搓洗衣裳呢。

        “小孩儿呢?”苏落问道。

        春杏笑嘻嘻擦了把脑门的汗,“又去探险了,说是那边住了一个怪老头,老头家里有鬼还是什么,他们去捉鬼了,你们吃饭没,锅里还热着饭。”

        “吃过了。”

        苏落说着话往前走,箫誉跟在苏落身后将骡子车拉进来,走了两步,忽然眉头一皱。

        苏落身后,棉衣底下,屁股和大腿根那里,一滩血迹,一走路更明显。

        那血还红着呢。

        这是......受伤了?

        “你哪里不舒服?”箫誉拉着缰绳的手一紧,连骡子车也不往里牵了,杵在那里一脸紧张盯着苏落。

        苏落纳闷回头,“没啊,咱们不是一路都在一起,我受什么伤,倒是你,喝了那么多酒还吹了风,难受不?”

        箫誉刚想说不难受,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改成,“有点头晕。”

        春杏一听这个,赶紧道:“大哥快扶萧大哥去屋里坐会儿,我给到热水。”

        箫誉把骡子车牵进草棚,装模作样头晕脑胀,手扶着车辕稳了稳,“不急,我先把这些下水提下来,一会儿直接回家吧,回去歇会儿。”

        苏落赶紧道:“我现在就扶你回去,别提了,一会儿我和春杏一起就提下来了,实在不行让平安来帮忙,你快别动,我扶你回去。”

        谁能架得住心上人温柔小意关心着急呢。

        萧大哥反正架不住。

        “嗯,让平安来提。”

        说完,让苏落扶着他回家。

        平安:......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真吃醉了酒的人是怎么被搀扶回去的苏落不知道,反正这一路上都正常说笑的萧大哥,此刻几乎全部身体的重量都压了她身上了,她就像是一根人形拐杖,让箫誉半搂半抱的进了屋。

        苏落扶着箫誉上了床榻,“你靠会儿,我给拧个帕子你擦擦脸。”

        苏落捋了一下鬓角散落的碎发,转头去找热水,箫誉眼眸微深,看着她的背影,视线从她半截白皙的脖颈下滑到纤瘦的腰肢,再到屁股下面那一滩血迹。

        尤其苏落半弯着腰在盆子里洗帕子的时候,那血迹更明显,那血像是还湿着。

        箫誉皱眉,流着么多血,身上就真的没哪不舒服?

        苏落拧了热气腾腾的帕子转身过来,递给箫誉,“擦擦脸上,一会儿喝点水躺下睡一觉,晚上我送饭过来,想吃什么?”

        箫誉皱眉,一脸不痛快的哼哼唧唧,“你给我擦。”

        正要出门去提下水的平安:......我滴娘咧~

        箫誉铁汉撒娇。

        苏落迟疑了一下,抿了抿唇,手拿着帕子去帮箫誉擦脸。

        热帕子贴在脸上,温热了那一片肌肤,让箫誉浑身熨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人,喉结一滚,“你真好看。”

        苏落手一抖,脸颊刷的红了。

        她在镇宁侯府五年,也没和陈珩这么近的接触过,现在箫誉说话气息都能喷洒到她脸上,就这样盯着她说这样的话,眼神那样热,好像比洗帕子的热水还要热。

        苏落捏着帕子的指尖轻颤,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

        她萧大哥得寸进尺,“我好看不?”

        苏落:......

        “你看看我,看我好看不?”箫·铁汉·誉继续撒娇,“我喝了那么多酒,都说喝酒糟脸,也不知道我丑了没有。”

        苏落:......

        这是后知后觉的醉了吗?

        她刚刚还觉得臊得慌,现在又觉得哭笑不得,慢慢抬眼去看箫誉。

        一抬眼。

        撞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外勾内敛,蓄着一汪情。

        “好看吗?”

        苏落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击了一下,不然为什么会突然跳的这么快。

        “问你呢,我好看吗?”箫誉看着苏落,声音不高不低,带着一点遣倦的像是勾人魂魄一样的沙哑。

        苏落就跟让勾了魂一样,点点头,老实巴交,“好看。”

        箫誉没料到这姑娘答得这么直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偏头笑起来,笑了一下,又看苏落,“没你好看。”

        嗡~

        苏落头皮都麻了。

        “那你能告诉我,你是哪里受伤了吗?我看你裤子上带着血。”

        头皮发麻心跳加快的苏落:......啥?

        脸上表情一僵,茫然看着箫誉。

        箫誉伸手点了一下,“腿根的地方,有血。”

        苏落:......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