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9章 偷得

第49章 偷得

        顾瑶嗤笑一声,举着手指迎着太阳光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倨傲,“做干净点,别让人查了你头上来,这次的事情办的不错,拿赏钱去吧,记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顾婆子连忙应诺退下。

        她之前只在顾瑶的外院伺候,根本是没有脸面进内院的。

        好容易得了个给顾瑶缝全福被褥的好差事,还因为摔了腿丢了这美差,偏偏又在养腿的时候惹怒了陈珩。

        顾婆子只当自己这辈子再回不去镇宁侯府伺候,哪成想腿好那天她去买春溪镇近来十分火热的卤下水,一眼就认出那卖下水的小伙子就是以前在苏落跟前伺候的春杏。

        有了这个发现,顾婆子一刻不敢耽误的赶回镇宁侯府。

        陈珩发话不许她回来伺候,可只要顾瑶还用她,那她就还回得来。

        这不,回来把苏落在春溪镇女扮男装卖下水的事一说,立刻就得了这个好处。

        不过是去真定县城津南县城打点那些屠户,这就领了足足五两赏银。

        顾婆子拿了赏银离开,屋里,顾瑶的贴身乳母朝她道:“这苏落心机也太重了,我说呢,当时怎么就不声不响的走了,我还当她真放得下这荣华富贵呢,原来是想要用这法子勾着世子爷呢。

        知道咱们世子爷要在津南办事,她不远不近的偏偏挑了春溪镇住着,这哪里是要走,分明是存了要给咱们世子爷做外室的心,下作的东西!”

        顾瑶撇嘴,“她要真能舍得,就不会在府里死乞白赖的赖了五年住着不走,这么厚的脸皮,能舍得下镇宁侯府的安富尊荣?

        世子对她念念不忘呢,这次我必定让她身败名裂如过街老鼠,彻底把她从世子心里剜走。

        这种小药郎的女儿,也配占着世子的心。”

        杀人算什么本事。

        诛心才是上乘。

        ......

        “今天在真定签买下水的契约不太顺利,明天我早点起,做好下水之后,先去一趟津南县城,看那边能不能定下一个固定的货源。

        到时候,云祥酒楼的货,你让小竹子帮一把,你俩送过去。”

        尽管按照十三文一桶的价格从真定拉回九桶下水,可苏落这心里始终心神不宁。

        她不怕屠户眼红她生意好想要坐地起价,怕就怕有人从中使坏作梗,更怕那使坏的人是她不想招惹也暂时招惹不起的那个。

        箫誉帮着将下水提到墙根,平安叫他有事便回去了。

        他一走,苏落一边擦洗脸上的泥灰,一边和春杏道。

        “行。”春杏点点头,面上带着担心,“这事儿也怪,怎么就一连四个屠户全都这样呢,就跟商量好了似的。”

        说着,春杏想起一事。

        偏头朝外看了一眼院子,见院子里没人,压着声音和顾珞道:“小姐,我今儿听隔壁米醋家的婶子说,就那个顾婆子,先前那顾婆子不是摔了腿么,世子爷还去她家里看望她,你记得不?”

        苏落看向春杏。

        春杏道:“原来那天夜里,世子爷过去,是去警告那顾婆子,不许她再去镇宁侯府伺候,为了这个,顾婆子家里闹了好大一场。

        顾婆子她婆婆差点打死她。

        但是前天,那顾婆子突然又上京了,他家里人一脸荣光的出来说,她又回镇宁侯府当差了,还很得世子夫人的看重,得意的不行。”

        苏落起先不想听这个八卦,她是一点都不想听到和镇宁侯府有关的事。

        可听到最后,心里一突。

        是她想多了吗?

        陈珩在镇宁侯府,那几乎就是说一不二的主,他说不让那婆子伺候,顾瑶竟然又把那婆子留下了?

        一个外院伺候的婆子,值得顾瑶违逆陈珩的心思?

        苏落心跳噗噗一闪,很轻的搓了一下指腹,没说话。

        春杏倒是真的没多想,就是单纯的当个八卦讲给苏落,说完见苏落没什么反应,只当是她家小姐对镇宁侯府的事不感兴趣,转头去锅里舀了一盆热水,准备端出去搓洗下水。

        苏落站在那里没动。

        如果当真是顾瑶做了什么手脚......苏落不能肯定一定是,但如果呢?

        让她想想,她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做。

        隔壁。

        平安一脸凝重朝箫誉道:“陛下派人来春溪镇,没直接来咱们家,在云祥酒楼见的面,陛下的态度很坚定,让王爷回京。”

        箫誉扬眉。

        平安道:“前来传话的公公是个面生的,我想要套话但是他嘴紧的很,什么都不说,给钱也不收,现在还在云祥酒楼等着呢,那架势,看来您要是不回去,他就不走。”

        先前京都舆论肆虐,说皇上畏惧镇宁侯府,说皇上胆小怯懦不敢处置陈珩,说皇上和世家沆瀣一气坑害百姓......那时候皇上就给他传过一道口谕,让他回京。

        只不过他没理会。

        这次竟然是非让他回不可了?

        箫誉心里明白,他翅膀还没硬到可以脱离皇上为所欲为的地步,“让回就回吧,我去和隔壁道个别,你挑个妥帖点的人留一个,照应她们那边一下。”

        平安应诺,箫誉转身去了隔壁。

        一听他要离开几天,苏落一脸意外,担心道:“萧大哥路上盘缠够不够,我这里还有些,你路上拿着用,要带干粮不?给家里人顺便带分卤下水?家里还有上午没卖完剩下的一点,我都给你装上。”

        箫誉让这份真切的关心熨帖的心里舒坦,本想拒绝的,但心思一转,道:“不用盘缠,我够用的,卤下水装点吧,我拿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春杏已经装了满满一碗,放进一个简陋的食盒里。

        等箫誉一走,苏落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嗖的转头看向春杏。

        “之前萧大哥来咱们家,不是说他家穷的租了房子就吃不起饭?”

        春杏不明所以,点头,“怎么?”

        苏落张了张嘴,“他这么穷,昨天送来的那些东西,怎么买的?”

        二斤红糖,三斤鸡蛋,一条棉裤,一个汤婆子,外加一卷月事布。

        这加起来,得五两银子吧。

        之前苏落脑子里装着这事装着那事,没注意到这一点。

        春杏一瞬间瞪圆了眼,“天!该不会他去偷得?萧大哥为了你竟然去偷东西!”

        苏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