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70章 送走

第70章 送走

        眼见手指就要勾到箫誉的手指,箫誉忽然手一撑桌面,起身站了起来。

        云霞伸过去的手指落空,胳膊僵在那里,仰头看箫誉。

        箫誉垂眼看她,“你来时候的马车呢?”

        云霞瞧着箫誉的脸色,感觉到一点不妙,立刻跟着起身,“干什么?”

        “送你回去啊。”箫誉脸上挂了点烦躁,一边说一边朝外走,“抢在城门落匙之前回去。”

        云霞顿时变脸,“我不回去,我就是专门来给你过生辰的,你明天才生辰,我今天回去做什么,我不走。”

        箫誉站在门口,“你不回去睡哪?我这里就两间房,一间睡我一间睡平安,你在院子里站一宿啊?还是你要去住客栈?住客栈你带着人了吗?要是出事呢?”

        “我......”云霞咬着唇,“反正我不走,誉哥哥,你就别赶我走了,我好不容易让太后娘娘答应,许我出来一趟,你再把我送回去,算怎么回事啊。”

        箫誉看着云霞,“不走,你住哪?”

        云霞抿唇,“反正我不走。”

        她坚持不走,箫誉总不能把她撵出去。

        她怎么可能去住客栈呢,客栈又不安全,她就要住在这里。

        “平安。”箫誉没了耐心再说下去,转头喊了一嗓子。

        早就在隔壁站不住的平安闻声立刻蹿了出来,“王爷?”

        “送郡主回宫。”

        “誉哥哥我不走。”云霞说话间红了眼眶,声音都带了更咽。

        箫誉没看她,抬脚朝外走。

        “誉哥哥你去哪?你要去找苏落?誉哥哥你疯了,她可是陈珩不要的未婚妻,在镇宁侯府住了五年,不知道让糟蹋了多少次,你要去找她?”

        当时在门口,箫誉能追了苏落过去,和她交待那样一句话,云霞这心里就跟打翻了醋缸似的。

        现在她都说这么多了,箫誉竟然还要赶她走,竟然还要去找苏落。

        脑子一热,云霞窝在心口的话就冲了出来。

        话音出口,顿时有点后悔,但收是收不回来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她和陈珩是有婚约的,你说,明知有婚约,明知这个人就是自己以后的房里人,她又长得好看,陈珩比她大那么多,能忍住......”

        箫誉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回头看云霞。

        云霞迎上他冰冷的眼神,顿时心头一颤,话音消失、

        箫誉看着云霞,“我不妨直接说了,我就是看上她了,就是想要娶她,你若是还记着我们一起长大的情分,以后就不要再说这种话,说了,不会让我厌恶她,但会让我厌恶你,平安,送郡主离开,另外,下次如果见面,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提前过过脑子,我没那么好的脾气。”

        撂下一句话,箫誉转身离开。

        云霞让这话激的瞬间脸色发白,“我不是这个意思,誉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云霞想要去追箫誉,然而平安挡在了她面前,“郡主,走吧。”

        ......

        隔壁。

        苏落正准备给苏子慕小朋友一个完整的童年。

        “小竹子你让开!”苏落气的脑仁疼,“平时萧大哥对我们不好吗?啊?从我们搬到这里第一天,萧大哥就帮我们收拾院子,后面多少事都是萧大哥帮着的,你还有没有良心,就算你不想让那姑娘进来,你也不能那么说话,你的教养呢!”

        平时乖巧的像个小白团子似的弟弟,今儿真是让苏落大开眼界。

        手里提了一根细竹棍,苏落指着苏子慕没好气的吼他。

        苏子慕缩在小竹子身后,“我没有错,我就是做梦了,就是梦见她要害你,这梦又不是我瞎编的,难道我不把她撵出去,还让她进来害你不成?我做不出这种事!”

        小竹子挡在苏子慕前面,一贯冷酷的小脸下颚紧绷,“大哥要相信子慕,他不会害你,大哥要实在生气要打人,打我就行。”

        大有一副,只要有他在,谁也别想动苏子慕的架势。

        苏子慕满脸小人得志,躲在小竹子身后,“反正我没错。”

        “你没错难道我还错了?”苏落气的心口疼,“小竹子,你给我让开,别以为我不会抽你,你要是不躲开,我连你一起打,一个五岁,一个七岁,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

        “但是她要是进来,就会当着张小川他们的面,说你是姑娘。”苏子慕躲在小竹子身后,几乎用气声喊,“她要是说出来,你以后怎么在这边做生意!”

        不是姑娘不能做生意。

        而是长得太好看的姑娘,无依无靠,没法做生意。

        太难了。

        苏落一愣,皱眉看着苏子慕,“这也是你梦见的?”

        苏子慕点头,“对啊,我就是梦见这个,所以才不敢让她进来,万一呢?万一她就坏呢,而且......我记得清清楚楚,她和我梦里那个坏女人长得一模一样,我之前又没有见过她,为什么会梦见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坏女人,可见我这梦,十有八九就是真的,说不定就是爹娘保护我们,给我托梦呢。”

        苏落顿时喉头一梗。

        上次救小竹子,苏子慕也说,做梦了。

        这次又是做梦。

        苏子慕以前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离经叛道的事,今儿却突然对着一个陌生姑娘表现出这么大的敌意......苏落攥着竹棍儿的手紧了紧。

        正在这时,春杏从外面探头进来,“那个,萧大哥来了。”

        苏落一回头,箫誉走到门口。

        刚刚还在苏落跟前梗着脖子一脸我没错的苏子慕,一眼看到箫誉,仿佛苏落是后姐箫誉才是他亲哥似的,嗷的一嗓子就扑了过去。

        “萧大哥,我要挨打了。”

        苏落:......

        箫誉俯身一把将苏子慕抱起来,在怀里颠了一下,“不怕,萧大哥和你姐说说,不让她打你,你先和小竹子去院子里玩,行不?”

        苏子慕看着箫誉,一脸紧张兮兮,“你自己来的?你家那个姑娘呢?”

        “送走了。”箫誉道。

        苏子慕松了口气,从箫誉怀里下来,“那你们谈。”

        说完,拽了小竹子就去院子里了,临走还不忘把春杏也拽走。

        一气呵成的架势活活把苏落看了个目瞪口呆。

        这什么弟弟。

        “和我生气了?”箫誉朝苏落走近过去,半弯了腰,人凑到苏落跟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