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47章 窝囊

第147章 窝囊

        “什么?”陈珩正要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一口,闻言手一抖,直接将茶杯撞得跌在地上,瓷片四分五裂,澄黄的茶水摊了一地,“进来说!”

        金宝满面焦灼推门进来。

        “刚刚收到消息,陈五去捉苏落,被南淮王反抓了,人已经被南淮王带回了长公主府,南淮王把他拴在马车后面,一路拖行回来的。”

        陈珩和镇宁侯几乎是同一时间拍案而起。

        “好好的,他去抓苏落干什么!”镇宁侯几乎是咆哮出来一句怒吼。

        这话金宝没法回答。

        但不回答镇宁侯也有答案,能为什么,自然是受人吩咐,这个府里,能吩咐陈五去做这种事的,自然也只有一个人,镇宁侯夫人。

        镇宁侯简直要气炸了。

        干啥啥不行,添堵第一名!

        “好好的,她让陈五去抓苏落做什么!这不是火上浇油吗!”胸膛鼓动着剧烈的起伏,镇宁侯一刻不耽误的绕出桌案往出走,“我得去找箫誉!”

        陈五知道珍妃的秘密。

        那件事一旦传到皇上耳中,镇宁侯府别说对抗另外七大世家了,皇上第一个就要弄死他们。

        以前镇宁侯府还能依仗八大世家的关系,不把皇上的威胁放在眼里,可现在另外七家恨不得镇宁侯府被抄家问斩,一旦他们出事,根本没人管。

        如果珍妃的事闹出来,顾瑶她爹也保不住他们。

        一个脑袋八个大,镇宁侯大步流星往外走,被陈珩一把拉住,“父亲去找箫誉?”

        镇宁侯铁青的脸上肌肉横跳,气的快要原地炸了,“得把箫誉的嘴堵上!”

        不管用多大的代价,都得把箫誉的嘴堵上。

        这事儿决不能闹出来。

        陈珩比镇宁侯看上去略冷静一点,他道:“箫誉把陈五拴在马车后面拖行回来,为什么?他不就是想要告诉咱们,他抓了陈五吗?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单纯的恐吓我们?

        应该是箫誉想要和咱们谈合作,那陈五做饵呢。

        父亲且稍安勿躁,要去见箫誉,也是儿子去,父亲是镇宁侯,您去不妥,儿子没有谈成,父亲再去。”

        陈珩话说的好听,但镇宁侯也听得出来。

        如果镇宁侯去谈,没谈成,那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陈珩去谈,没谈好,起码镇宁侯还能再去一次,就算是争取时间也能多争取一点。

        长叹出一口气,镇宁侯朝陈珩拍拍肩膀,“你去吧,他开什么条件都答应他。”

        珍妃的秘密,陈珩是知道的,自然明白陈五的重要性。

        等陈珩带着金宝离开,镇宁侯跟着出了书房,黑着脸裹着一腔火气直接去了镇宁侯夫人的院子。

        镇宁侯夫人正和顾瑶说话。

        “你用点法子,早点怀了珩儿的孩子比什么都重要,女人最重要就是子嗣,有了子嗣也就有了根基和地位......”

        陈珩和顾瑶始终感情如冰霜,镇宁侯夫人作为陈珩的母亲顾瑶的姑母加婆婆,急的不行。

        和儿子说不通,只能和顾瑶说。

        话未说完,忽然听到外面一声惊叫,像是哪个丫鬟发出的声音,跟着便是砰的什么东西被撞到的声音。

        “怎么了?”镇宁侯夫人一声冷呵扬高声音问。

        才问出口,珠帘被人一把掀起,镇宁侯满面怒容从外面进来。

        “这是怎么了?”镇宁侯夫人立刻起身相迎。

        顾瑶也赶紧起身。

        镇宁侯看了顾瑶一眼,冷声道:“你回去吧。”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火气,顾瑶不敢再多待,立刻屈膝行了个万福礼离开。

        前脚刚刚踏出屋门,还未且走到院子里,就听得身后啪的一声响。

        那是打耳光的声音。

        跟着镇宁侯夫人的哭声就凄厉的喊了出来。

        顾瑶赶紧加快步伐离开。

        但架不住背后的动静大。

        打耳光的声音就像是鞭炮爆炸,噼里啪啦的响,一声接一声。

        镇宁侯夫人的哭声倒是一声也没有再传出来。

        顾瑶走的大步流星到最后几乎是夺路而逃跑出了院子。

        公公在屋里打婆婆,这不是她一个做媳妇的能听得。

        她也知道镇宁侯夫人为什么后来就没有哭声了。

        这要是哭出来,外面的丫鬟婆子全都知道她挨打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镇宁侯府住着镇宁侯八个妾室,镇宁侯夫人以后如何当家做主。

        顾瑶捏着帕子走,直觉心神慌乱不安,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长公主府。

        箫誉将陈五带回来之后,直接关入地牢。

        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桌案后喝着一杯雨前龙井,平安立在一侧,“殿下,镇宁侯府的人肯定会来?他们万一想的是直接杀陈五灭口呢。”

        箫誉嗤笑,“杀陈五灭口,那需要时间,首先他得找到陈五在哪,其次他得安排人来杀,杀的成杀不成还两说,再者,陈五被关在咱们府里,他要是敢派人来长公主府刺杀,那是什么罪名!

        他没得选,为了保住他们镇宁侯府的丑闻,他只能来和我谈,求我谈。”

        平安道:“那王爷真要和他们谈?不告诉陛下四皇子的事?”

        箫誉嘴角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凭什么告诉他,让他绿着多好呢,也给我爹在天之灵一点乐子瞧。”

        正说话,外面小厮回禀,镇宁侯府世子陈珩求见。

        箫誉没说话,平安心领神会,“王爷忙着呢,先让世子爷稍等片刻。”

        长公主府的会客厅。

        陈珩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天都黑透了,箫誉才姗姗而来,还打着哈欠。

        足足等了两个时辰的陈珩这辈子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捏着的拳头几乎要将手背的青筋隆起,面上却不得不带着该有的恭顺。

        平安看了陈珩一眼,心道:以后还会受更多的窝囊气呢~

        箫誉大马金刀的落座,端着茶杯喝了口茶,才看向陈珩,“实在对不住,津南码头的事太繁杂了,又是皇命,不敢耽误,让你久等了。”

        说着客气的话,表情却是一点不客气。

        陈珩没辙。

        只能忍气吞声赔笑,“王爷年轻有为,江山幸事,我今日有求而来,也不绕弯子,陈五的事,王爷想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