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1章 脏了

第161章 脏了

        春末夏初,天气白日里舒爽合适,但夜里多少有点凉。

        丫鬟备下的水很热,盥洗室里热气缭绕宛若仙境,朦朦胧胧根本看不真切,但苏落一张脸红的似血。

        原因无他。

        进了盥洗室,箫誉说,他要给她脱衣服。

        这人脱衣服也带着一股不正经。

        一件一件慢条斯理,等苏落真正进了木桶里,早就一刻钟过去了。

        脱个衣服整整脱了一刻钟......关键是,苏落的让褪了个干干净净,箫誉还穿的整整齐齐。

        羞耻蔓延,苏落恨不得整个人全都钻到水面底下。

        “乖宝,怎么这么乖。”

        脱人家衣服脱了一刻钟,轮到自己,三下五除二,稀里哗啦,噼里啪啦,一个瞬间,箫誉溅起大片水花也进了木桶,

        苏落努力靠后缩,不是不想和箫誉亲近,实在是太羞耻了。

        可木桶就这么大,箫誉进来的时候还发坏的用膝盖抵开苏落的腿,迫使她分开。

        “有什么想说的话,趁着现在说,有什么想提的要求,趁着现在提,一会儿从木桶里出去,我可不听你说,你哭也没用了。”

        箫誉在欺负人方面,似乎有得天独厚的天赋。

        反正总能将苏落逼得羞耻心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

        都让人欺负到这一步了,还乖乖的说:“就......轻点。”

        箫誉嗯了一声,猛地含住,嘴唇碾磨牙齿轻咬舌尖儿舐弄,苏落被他搞得眉心微蹙,嗓间不住有声音颤颤的溢出,惹得箫誉头皮发麻,嘴上动嘴越发猛烈。

        苏落受不住,嗓子眼的声音变大了几分。

        手指抓在木桶的边缘,骨节都泛着一片白,被薄薄的肌肤覆盖,剔透晶莹。

        松开了一边,换做另一边,箫誉又变了新的花样,苏落受不住,死死咬住下唇,箫誉手指却摩挲到她的嘴唇上,诱惑她张开嘴。

        声音一下溢出的瞬间,苏落瞬间睁大了眼,瞳孔都颤了颤。

        箫誉换了地方。

        可耻的位置让苏落忍不住的抵抗,手腕被箫誉摁住,他从水里探头出来,“乖宝,别动,不然一会儿要疼。”

        等箫誉再次没入水中,苏落眼角眼泪一串一串的落,说不上是害怕还是羞耻还是应激亦或者是......陌生的愉悦。

        一桶洗澡水,被他俩霍霍的半盆都洒在地上,从木桶出来的时候,苏落只觉得意识都是模糊的。

        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却有一种什么都做完了的错觉,或者,比做完了还让人羞耻。

        箫誉抱着苏落上床,帷幔一落,摇破红床。

        的确如箫誉所言,那样之后,苏落确实没感觉到多疼。

        可她也没想到,洞房花烛夜,是真的要花烛一晚上啊。

        两人半夜从宫里回来,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天光大亮,箫誉整整凶悍了半宿,苏落被没他拆了都是万幸,好容易脑袋占住枕头,苏落直接昏迷一样睡过去。

        隐约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擦拭涂药,但她已经好无力气再动弹,很快没了意识。

        箫誉收拾完苏落又收拾了床榻。

        一张床被他俩折腾的到处都是湿迹斑斑,脏的不像话,上面什么颜色都有。

        一手抱着苏落,一手换了簇新的褥子,将人往崭新的被窝里一塞,箫誉跟着翻身上床,把人往怀里一卷,睡得踏实。

        等到箫誉再醒来,已经是半下午。

        苏落还在睡,两手交叠在胸口,团缩着,像个小孩儿。

        箫誉起来的时候,苏落动了动,箫誉很轻的在她胳膊上拍了几下,“睡吧,没什么事。”

        也不知道苏落听见没,反正箫誉拍完,苏落不动了,又沉沉睡着。

        箫誉翻身下地,给苏落盖好被子放好帷幔,自己轻手轻脚离开。

        平安守在外面,他一出来,平安立刻迎上去,“昨儿晚上按照王爷吩咐,在韫姝公主住的那院子里放了火,半夜三更,南国使臣在长公主府闹得人仰马翻,连夜搬走了,住进了驿馆。

        今儿一早,南国使臣进宫,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宫里也没有消息送出来。

        倒是韫姝公主,半上午的时候来了这边,要见王妃,门口的守卫说王妃不在家,没放她进来。

        但是一刻钟前,又来了,守卫说王妃不在,她也不走,就在门口呢。

        另外,卑职打听到,南国本土好像因为水质原因,他们这半年来酿造出来的酒水全都发苦,这次韫姝公主来,应该也不全是为了她自己,主要还是为了酒水。

        南国人好酒,一日不喝酒犹如蚂蚁爬身,说是南国边境最近都在朝邻国购买酒水,但是酒水的税收一向重,就是咱们酒水卖到南国去,价格也不低。

        他们应该是想要借着这次联姻,一方面满足韫姝公主自己的选择,一方面就是解决酒水问题。

        这只是卑职自己的分析,具体到底是不是,还得继续打听。”

        箫誉道:“正好母亲在宫里被皇上软禁,你送个话进去吧。”

        长公主好酒更懂酒,南国使臣到底奔着什么而来,母亲打听比旁人打听要更加准确一些。

        平安领命,但没立刻离开,又道:“昨儿夜里,皇上连夜派人去了津南码头,今儿一早,皇上安插在那边的人回了京,只怕码头顺利运转,皇上不会甘心。”

        箫誉嗤笑,“无所谓,让他闹,你只让人把码头守好,把船看好就行。”

        脱苏落卤煮的福,箫誉顺利的在各大码头周边都开了卤煮小食铺子。

        码头做工的,都是卖苦力的穷人。

        卤煮便宜又有肉香,做好了,正适合那些穷苦人解馋。

        靠着这个卤煮铺子,箫誉安插的人很快的就和码头劳工打成一片,再加上箫誉的人刻意的拉拢人心,皇上想要再操控码头,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该吩咐的事情吩咐完,箫誉转身又回了正房。

        苏落已经迷迷糊糊的醒来。

        一宿的折腾,苏落眼皮都是肿的,脸蛋尽管被箫誉今儿一早清洗擦拭过,可下巴底下依旧带了点淡白色的结痂。

        苏落觉得那一片不太舒服,伸手摸了一把,将那结痂扣下来,

        看到那一片白色,顿时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