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2章 未褪

第162章 未褪

        “醒了?”箫誉从外面进来,正好看见苏落的动作,就一间内室的距离他也加快了步伐,在苏落床边一坐,“干什么呢?刚刚摸什么了?”

        瞧瞧这人多坏。

        昨天晚上不干好事,给人弄脏了,今儿竟然还有脸皮问。

        苏落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带着四分怨怪,四分羞恼,余下两分,是洞房花烛夜后的春情未褪,痴怨交叠着娇羞,箫誉宛若开了荤的圣僧,哪能经得住这样的眼神,掀开一点被角,眼睛纠缠着苏落的眼神,脑子里砸么着昨夜的滋味,手摸到苏落的肚子上。

        “他踢我了。”

        苏落本来还恼着脸瞪着箫誉,闻言噗的笑出来,“你个神经病。”

        箫誉耳朵贴到苏落的小腹上,“他叫我阿爹。”

        苏落伸手去拍箫誉的手臂,“别浑说。”

        箫誉转头向上蹿了一点,直接吻住苏落的下巴,正是她刚刚摸的那个位置。

        “乖宝......”

        开过荤的人是不一样,情到浓处,声音都是拉丝的粘扯。

        苏落让这一声酥了骨头,却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不要,不要来了。”

        她两只手软软的往外推人,昨天夜里的折腾让今儿身上疼的一动就像自己要散架了。

        箫誉让苏落这如临大敌的声音逗笑,半撑着身子看苏落,“为什么不要?昨天晚上不是说要?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逼你说的。”

        苏落刷的脸颊涨红。

        昨天她是说了。

        她不光说了这个,还在箫誉的哄骗和逗弄下,说出更多更可耻的话,那些话她平日里根本想都不会想到,昨天却全说了出来。

        现在光天化日的回想起来,苏落臊的恨不得原地失踪。

        箫誉坏人没有下限,眼见小姑娘都羞的往被子里缩,偏偏不做人,低着声音凑上前,将苏落埋进被子里的小脸蛋刨出来。

        “躲什么?昨天夜里你可没躲,还追我来着。”

        “别说了!”苏落眼眶都让欺负红了。

        箫誉憋着一股坏劲儿,“不让说啊?也行,不说也行,但是吧......”

        他忽然凑上前,一下含住苏落的耳垂,舌尖儿碾磨一瞬,苏落全身一个激灵。

        箫誉在她耳边留下一句低语。

        热气伴着湿意钻进耳朵眼,苏落忍不住浑身打颤,但也乖顺的点头,“好。”

        就是一张脸红透了。

        箫誉说,让她今儿夜里主动邀请他一起沐浴,昨天在木桶里,箫誉对她做的那件事,让她今儿也主动对箫誉做一次。

        苏落人都羞没了。

        但也乖得点头应了。

        就是有点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嗓子眼和嘴巴会不会被弄破,毕竟那么......

        “好了,不欺负你了。”箫誉在苏落唇角亲了一下,手撑着苏落的背扶她坐起来,“想吃点什么?现在半下午,是直接吃正饭呢,还是想先垫一口,然后晚上再吃?”

        昨日成婚,苏落就早上起来的时候吃了八只喜饺,剩下一天都没吃没喝。

        夜里又进宫,宫宴上能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更何况还有那么一个神经病公主在。

        回来就直接被箫誉拆了,倒是吃了不少别的东西,但......那玩意儿吃多了只会增加羞耻,只会更饿。

        苏落现在肚子都饿瘪了。

        “我要吃正饭。”

        箫誉偏头笑出声,觉得她可爱的不行,“好,吃正饭,我让人给你炖了汤,咱们南淮王妃昨儿可累坏了,今儿好好补补,就在床榻上吃,还是下来吃?”

        “下来吃。”

        苏落想要翻身下地,但刚刚一动就小腹腰肢酸软的身子塌了下去。

        刚刚起来的时候,是箫誉用他宽大的手掌撑着她的后背几乎将她半抱着坐起来的,没觉得太多不适,现在自己一动,简直像是骨头架子要散。

        她虚的不行,又靠回去。

        箫誉仿佛就喜欢看她这副模样,脸上带着极大的满足感,摸摸苏落脸颊,“就在床榻上吃吧,吃完了我抱你去洗澡,昨天只擦洗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弄干净。”

        苏落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闭了眼装睡,没理他。

        箫誉摸摸索索从身上摸出一只小盒子,塞到苏落手里。

        苏落睁眼去看,是一只镂空雕花的紫檀木小盒子,巴掌大小,“什么?”

        “打开看看。”

        箫誉笑着伸手,盒子放在苏落的掌心,他就着苏落的手将匣子打开。

        里面是一对儿耳坠。

        白玉质地。

        “这是我爹爹当时送给我母亲的,他自己亲手做的,昨儿母亲把这个给我,让我送给你,以后这就是咱们老萧家的传家宝,专门传给儿媳妇,等咱们小宝以后长大了娶了媳妇,你也送给他媳妇,”

        苏落愣是反应了一下小宝到底是谁。

        “本来昨天就要给你,但昨天闹出那么些破事,耽误了,戴上我瞧瞧。”

        苏落有耳朵眼,但平日里不习惯耳朵上戴东西。

        箫誉将那耳坠取出,有点笨拙的给苏落戴上。

        苏落长得白,昨天让折腾的够呛,脖子上一圈粉韵斑斑,衬的那白玉耳坠格外好看。

        “我媳妇真好看。”

        箫誉在苏落耳朵边儿上亲了一下。

        俩人说着没羞没臊没营养的话,直到外面春杏儿的声音传来,“王爷,王妃,饭食已经好了,现在送进来吗?”

        苏落还没起床,半敞的衣衫里,春光难敛,全是昨夜痕迹。

        箫誉给她盖好被子。

        “不必。”

        箫誉起身出去,转瞬回来端了一张小炕桌,跟着将小厨房送来的饭食摆上去。

        亲手喂媳妇吃饭这种事箫誉怎么可能放过。

        把人折腾的手不能提再亲自给人家穿衣裳亲自喂人家吃饭,这可太有成就感了。

        “母亲回来了吗?”苏落肚子里有了东西,总算是活过来一样脑子也渐渐清明起来,终于想起了正事。

        箫誉道:“本来今儿是能出来的,但是刚刚平安打听到消息,说南国使臣这次来,可能是奔着酒水来的,我又送信儿进去让母亲再细致的打听一下。”

        “酒水?”苏落咽下嘴里的鸡汤,扬了一下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