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3章 滋味

第163章 滋味

        “南国这半年来,国内水质改变,他们酿造出来的酒水始终发苦,但是南国人好酒,已经到了无酒不欢的地步。

        如果一直从周边邻国购买酒水,对他们来说损失太大,而咱们这边正好算得上是酒水酿造大国。

        所以这次赵韫姝来,一则是为了联姻,二则也是为了解决南国的酒水问题。”

        说及此,苏落看着箫誉笑,“人家怎么就认定了你呢?”

        箫誉朝苏落脸蛋掐了一把,“我心里只有你。”

        他猝不及防的表忠心,倒是让苏落不好再多问什么。

        不过箫誉明白苏落的意思,解释道:“之前我去边境帮皇上办事,正巧遇上她也去他们南国的边境玩,遇上过,因着她的身份是南国的嫡公主,我必定是要去打招呼的,可能我长得太帅了,他们南国的男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的,所以就被她惦记上了。

        可惜,她惦记我,我心里只惦记你,你在镇宁侯府的时候我就惦记你了,现在总算把人骗回了家,肯定不会让你有任何离开我的机会的。

        来,乖宝,喝汤。”

        箫誉油嘴滑舌里带着甜言蜜语,坏透了,又好的不行,苏落一颗心都被他填满,好的坏的全是蜜。

        “南国人喜好什么样的酒水?”苏落问箫誉。

        “忘了咱们家小王妃是个高手呢。”箫誉爱苏落的不行,说话总想在人家脸上捏一捏,就像是只有捏一下才能表达此刻心里满胀的感情,“南国的男人们一般喜欢比较烈的酒,他们喝的酒往往比花雕还要烈,女子们则喜欢果酒,只是这果酒也比咱们平日里喝的要烈上一二分。”

        苏落点头,“你想和南国做生意吗?”

        苏落眼皮带着点肿,那是昨夜被箫誉欺负过后的证据。

        但眼底带着亮晶晶的光,“我这里有几坛子现成的酒水,你可以拿去让他们试试。”

        箫誉简直爱的不行,偏头在苏落嘴唇上啄了一下,像是不过瘾,又把人家姑娘娇嫩的嘴唇咬了一下,都咬的苏落疼了才松开。

        “怎么办?我又想了。”箫誉牵了苏落的手去摸。

        感觉到那变化,苏落手指哆嗦着退回,瞪他一眼,“说正事呢。”

        箫誉笑着叹一口气,“我看着你,还说什么正事啊,哎,罢了罢了,反正晚上你已经答应好我了,我就当是让你养精蓄锐了。

        你说的就是你先前从春溪镇带回来的那几坛子?”

        苏落先前原本是打算用酒水讨好长公主,想要搭上长公主这条线,以后好方便自己报仇。

        哪想到箫誉就是长公主的儿子,更哪想到自己成了长公主的儿媳妇。

        那几坛子酒也就一直没有机会送出去,只开封了一坛子,她和箫誉长公主一起吃饭的时候喝了。

        “那几坛子酒,果酒味道适合咱们,果香味浓,但是南国的女人更喜欢果香味淡的。”

        苏落点头,“那我再调整一下方子,重新酿一坛子,不过我有一坛子高粱米酒,是烈性的,是我酿过的酒性最烈的,你可以让南国的使臣瞧瞧。”

        箫誉将一只肉丸子沾了香浓的汤汁喂到苏落嘴里。

        “你一共有几坛子这种酒?”

        “烈性的?最烈的只有一坛子,另外还有两坛子比咱们平常喝的女儿红要烈,但是也不及那一坛子,不过酒味很香。”

        “行,咱三坛子我都带走,到时候看能不能引了鱼儿上钩,你今儿要去酒坊吗?”

        “要去的,今天有两个酿酒线开始运转,我要过去盯一下程序。”苏落说起这些的时候,眼底面上的神采很吸引人,带着一种自信又骄傲的光芒,这是箫誉最最想要在苏落身上看到的。

        眼见苏落吃的差不多,箫誉舀了苏落剩下的一碗汤喝了,碗里白米拌了菜,稀里哗啦几口吃完,将饭桌撤了下去,端了浓茶给苏落漱了口,然后从衣箱里取了一套衣服出来给她穿。

        就像是装扮一只布娃娃,箫誉耐心十足兴致盎然的服侍自己的王妃更衣。

        就是服侍的时间有点长。

        差点更衣变成了脱衣。

        俩人活活折腾了一刻钟,苏落才穿戴整齐。

        牵了苏落往外走,箫誉低声问她,“身子受得住?要不明儿再去?”

        苏落飞瞪他一眼,“说的好像明儿就能受得住似的。”

        箫誉顿时笑起来。

        怎么办。

        小王妃好像被自己给带坏了。

        玉珠跟在苏落身后,尽可能的离得远点,无奈习武之人耳力忒好。

        前面走的俩人没羞没臊压着声音说话,她听得耳朵脸上全红完了。

        好好一个小王妃,硬是让他们王爷给霍霍了~

        箫誉将苏落送到酒厂门口,带了苏落三坛子酒离开,临走嘱咐,“等我晚上过来接你。”

        今日是两种果酒要开始酿造,这两种果酒都是市面上没有的,苏落自己调的方子,唯恐做不好,她必须得亲自盯着每一道工序。

        箫誉带着苏落的三坛子酒离开,“现在人在哪里?”

        平安坐在车辕上,“南国的使臣从宫里出来,接到了镇宁侯府的邀请,晚上要去镇宁侯府赴宴,至于韫姝公主去不去还不确定,现在南国的使臣应该是在驿馆休息。”

        箫誉挑眉吹了个口哨。

        “去镇宁侯府啊,啧,去镇宁侯府好,省的我还得找上门去,让人去打探他们去镇宁侯府的路线,那边出发了,咱们去他必经路上蹲他们。”

        平安知道箫誉带了苏落的酒。

        “王爷准备请他们喝酒?”

        箫誉冷笑,“他们配吗?”

        喝酒?

        吃屁去吧!

        傍晚的京都,热闹的比白日里还要多几分喧哗。

        人来人往的鼓楼大街,南国的使臣乘着马车走在这车水马龙里。

        南国比这边强大,这繁华大街自然也比这里更加繁华,只是各国风土人情不同,瞧起来别有滋味。

        “那位刘大人被南淮王当众打死,他家里连丧事都没敢办,皇上也没有处置南淮王,听说连训斥都没有训斥,刘大人可是镇宁侯府最铁杆的追随者,镇宁侯府也不管他,咱们还有必要和镇宁侯府继续合作吗?”

        马车里,南国的使臣问他们这次出使的领队朝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