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0章 分酒

第170章 分酒

        皇上能是什么脸色,皇上那是炸了的脸色。

        内侍总管秉着多喘一口气是一口气的原则,颤巍巍将那碗酒端进了御书房。

        原本欢笑一堂的御书房,瞬间安静下来。

        南国几位朝臣大眼瞪小眼,彼此一个对视,最终目光齐齐随着那碗酒落向皇上的桌案,又看向皇上。

        “陛下,臣等大晚上的诚心诚意进宫求一趟酒,您这未免也太欺辱人了吧?”兵部尚书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话音带着强国使臣的那种毫不客气。

        皇上脸都是绿的,望着那碗酒,怒火中烧几乎想要将那酒水直接掀翻在地。

        啪的一拍桌案,皇上怒道:“怎么回事?让你去取酒,怎么就取来一碗?”

        简直可笑!

        大老远的特意从宫外运酒进来,就这么一路端着一碗酒进来?

        皇上甚至都无法想象内侍总管是如何冒雨将这一碗酒端进御书房的。

        内侍总管心里苦啊。

        皇上已经放出豪言,说那酒厂是皇上自己个的,内侍总管就不能说这酒是从人家南淮王那里死乞白赖要来的。

        只能道:“启禀陛下,酒厂那边实在不知道使臣们要这个酒,这个酒一共就酿了两坛子,一坛子南淮王今儿带走了,另外一坛子,就剩下这一碗的量了,奴才全都带进宫了,只是进宫路上坛子不慎磕了一下,这才又转到碗里端进来。”

        内侍总管心里长叹:我尽力了~

        南国使臣也不是傻子,自然没有那么好糊弄,兵部尚书道:“这样好喝的酒水,既然酒厂是陛下御用的,那宫宴上为何不用这种酒水而要用劣质的呢?”

        皇上心里有气撒不出去,还得赔笑,“这个酒不好酿造,回回成品也就那么一两坛子。”

        兵部尚书不买他的账,咄咄逼问,“就算是只有一两坛子,我们尊贵的公主不远万里前来,难道配不上陛下这一两坛子吗?

        这坛子就剩一碗也就罢了,既然南淮王今儿能带走一整坛子,那之前的宫宴为什么不把那一坛子酒用来招待我们的公主殿下呢?

        我们千里迢迢来联姻,我们想着两朝和平共处,陛下可真是好心思,竟然这样瞧不上我们?

        也罢,既然陛下瞧不上,我们也没必要死皮赖脸留在贵朝京都了,不劳陛下招待,我们明儿一早就走!”

        说完,南国几位使臣齐刷刷起身离开。

        皇上怎么可能让他们就这样走了。

        他们前脚离开,后脚南国就得举兵打过来。

        情急之下,皇上连皇帝的威仪都没了,霍的起身,双手撑着桌案探了半个身子朝前挽留,“几位留步,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兵部尚书也不是真的要走,只是摆出气势而已。

        被皇上挽留,他冷着脸回头,眉梢带着一股戾气,没说话。

        皇上忍着被他国使臣羞辱的屈辱,面上陪着笑,道:“这酒厂虽然是朕的,但是朕平日里哪有时间打理他,平时都是南淮王在管理酒厂。

        酒厂里出了什么新酿的酒,都是他送进宫,一般也没有多少,朕家宴上或者与朝臣共饮的时候就用了。

        这次的酒水,着实是南淮王没有送来......”

        不等皇上解释完,外面有小内侍回禀,“陛下,南淮王求见!”

        南国几位使臣彼此相视一眼,眼底带着一股看热闹的幸灾乐祸,兵部尚书道:“必定是南淮王听说我们惦记陛下的酒水,特意来送了。”

        皇上根本没有理由不让箫誉进来。

        可一旦箫誉进来,他刚刚亲口说的,这酒厂是他的这件事就瞒不住了。

        这算什么?

        他堂堂皇帝难道还需要撒谎吗?

        皇上一个脑袋八个大,不过一个瞬间,嘴里激起一个大血泡,恨不得眼睛一闭直接一头昏厥过去。

        内侍总管同情的看着皇上。

        他还从来没见过谁当皇帝能当得这么窝囊!

        您说您好好的把长公主关了冷宫做什么!

        好好的为什么要撒谎说那酒厂是您的!

        要是没有之前的事儿,现在用得着这么煎熬吗?

        皇上几乎是咬牙切齿,又强撑着笑,“让他进来。”

        箫誉手里提着一坛子酒,抖了一下身上溅落的一点雨水,晃着纨绔不羁的步伐,从外面进来。

        “刚刚禁军统领去臣府邸讨要酒水,深更半夜的,他也没说明白,只说是要酒水,说什么南国使臣要喝还是如何。

        臣当时想着南国使臣深更半夜的喝什么酒?睡得迷迷糊糊臣脑子不清醒,也没多想,就到了一碗酒出来打发他走了。

        后来臣回去一想,感觉好像不太对劲,臣赶紧提了这坛子酒进宫。”

        箫誉一边说一边朝里走,走到和南国兵部尚书并肩的位置,将那酒坛子往地上一搁,先朝皇上行了个礼,转头又朝南国使臣道:“实在对不住各位,我真是没想到您几位真的在宫里,怠慢了,来来,这就是刚刚禁军统领去我府上要的那碗酒,我一坛子全都提过来了。”

        兵部尚书意味深长看了皇上一眼。

        皇上差点让这一眼看的当场吐血,直接一拍桌子,朝箫誉道:“你也太不上心了,朕把酒厂交给你打理,既然酒厂出了这么好味道的酒水,昨儿怎么不拿出来招待贵客?”

        皇上直直盯着箫誉。

        那样子,但凡箫誉敢当场不给他脸,他就能当场吃了箫誉似的。

        箫誉先是一愣,楞的十分明显,“陛下的酒厂?”

        皇上一口血涌上喉头。

        跟着箫誉却又道:“对对,是陛下的酒厂,是陛下的酒厂,臣有罪,臣招待不周。”

        皇上那口涌上来的血就又原路咽了回去。

        箫誉觑着皇上的面色,转头朝兵部尚书道:“这酒若是能得你们的喜欢,是这酒的福气。”

        兵部尚书不想揭穿皇上和箫誉之间的哑谜,只道:“既然酒送来了,可否方便现在品尝一下?”

        箫誉的配合让皇上松了口气,脸色好看了许多,“那是当然。”

        内侍总管立刻拿了银质的酒杯上前,酒坛子开封,倒了一壶进银质的酒壶中,然后给在场的各位南国使臣一人分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