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2章 夫妻

第172章 夫妻

        南国几位使臣彼此交换眼神。

        兵部尚书朝箫誉道:“我们背着皇上和王爷签订酒水,怕是不合规矩吧,就算是签订了,日后必定麻烦也有很多。

        我们南国人做事一向敞亮,能干脆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我们不想承担不必要的麻烦。

        说句不客气的,只要我们说我们要想要订购酒水,至于后面你们如何操作,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们的陛下一定会满足我们的要求,不是吗?

        我们犯不上冒险。”

        箫誉坐的四平八稳,朝他笑道:“既然如此,那几位大人为何深夜不睡专门等我登门呢?”

        箫誉把话挑明。

        “几位大人等着我来,也知道我必定会来,那就一定有等着我的目的,现在我来了,那我们不如开诚布公谈一谈?”

        兵部尚书笑起来,“南淮王果然率真,既然如此,我也不兜圈子,我们的要求就一个物美价廉,其实和谁定这酒单子对我们而言没有区别,都行,都一样,只要能拿到满意的酒水就行。

        但是,价格方面,我们有我们的预算。”

        箫誉颔首,示意等他下文。

        兵部尚书端着茶盏抿了一口,掀着眼皮看箫誉,茶盏一离嘴唇,他笑道:“一坛子酒按照八百文的价格,这单子我们现在就能和南淮王定,若是不行,那就对不住了。”

        箫誉匪夷所思一笑。

        “八百文?你该知道,八百文连一坛子上品女儿红都买不到吧。”

        兵部尚书道:“但是成本价,咱们都心知肚明,女儿红的成本价,绝对低于八百文。”

        箫誉眼眸放冷,“这是你们诚心实意给出来的良心价?”

        兵部尚书笑道:“八百文,绝对给王爷留了利润空间的,那酒水再醇香,不过是工艺问题,成本上其实和女儿红没有太大区别,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箫誉冷笑着起身,“既然如此,那就算我今夜唐突了,八百文一坛子的酒水,我今儿给各位尝的那个味道,莫说一坛子,你连半坛子也买不着。

        不过,买卖公平,我不会强买强卖。

        你们不愿意,我也不强迫,我只把话放在这里。

        明儿早朝之前,你们若是和我下订单,那这价格,我按一两五百文一坛子算,过期就是二两银子一坛子,到时候,还望几位大人记性能够好点,别说我没有提前给过报价。”

        说完,箫誉转身离开。

        兵部尚书眼见箫誉当真要走,有点着急,但他沉着气道:“一直听说陛下对南淮王恩宠有加,这宠爱久了,南淮王不会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吧,你和陛下抢单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箫誉头也不会,“我自己什么身份,我清楚地很,不必劳烦大人苦口婆心。”

        外面大雨还在如注一样的下。

        从南国驿馆出来,平安问箫誉,“王爷,被抓进宫的那些人,怎么办?”

        箫誉道:“今儿夜里继续拖着,明儿要动刑的时候,让他们招供,就说酿酒的曲母那些,都是我亲自弄得,他们只负责后面的工艺。”

        箫誉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子时。

        原以为苏落已经睡了,他进屋的时候还轻手轻脚,结果摸到窗边,借着外面一点亮光看到苏落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看他。

        箫誉伸手在她脑门上很轻的弹了一下,翻身上床。

        “吵醒你了?”

        说着话,把人往怀里一卷,结结实实的抱紧了,捏着人的下巴先亲了一下。

        被松开,苏落才摇头,“没睡着。”

        “为什么没睡着?担心我?”箫誉喜欢她的不行,怎么抱都不够,怎么亲都不够,干脆一翻身把人压在身下。

        苏落抓着他一点衣料,抿着唇,气息纠缠间,苏落和箫誉四目相对,苏落道:“事情不好处理吗?”

        箫誉低头亲她,被碾磨过的嘴唇带着一点肿胀,有些滚烫,箫誉吮吸着,含糊不清,“你怎么知道?”

        苏落被他松开的喘息间,道:“能感觉到,你心情不是太好,方便的话,和我说说?”

        箫誉身子错开分毫,撑着胳膊躺在苏落一侧,手上不老实的在被窝里游走,搓捻,激的苏落身子细细的抖动。

        “别。”

        苏落红着眼眶小声的求他。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箫誉像是开了荤的圣僧,让这又软又乖的声音刺激的顶不住,低头含了她的耳垂,用牙尖儿轻咬。

        “乖宝,我们试试第五种姿势。”

        外面的雨下的又大又急,落在地上溅起高高的水花,快了慢了,轻了重了,但再大的水花都没有箫誉浪。

        “乖宝,外面下雨,你也下雨了。”

        苏落让人欺负到极致,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身体的反应总是诚实的,遮掩也遮掩不住。

        甚至因着箫誉一句话,雨势更大,更加刺激的箫誉越发发狠的用力。

        等到一切落停,箫誉从木桶里抱着苏落出来,用干爽的帕子将她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犹如摆弄一只布娃娃一般,精心呵护又爱不释手。

        给人洗澡的时候不慎弄湿了头发。

        重新躺回床榻,苏落腰肢酸软两腿战战,手臂都抬不起来。

        箫誉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用干帕子给苏落擦头发,“幸好我二十多了,不然我怕是长不高的。”

        明明尽兴的人是他。

        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也是他。

        苏落连张口骂他的力气都没有,直接没搭理他。

        箫誉擦着手里柔软的头发,道:“皇上想要霸占咱们家的酒厂,直接和南国签订酒水单子,用的就是你酿造的那个金玉露。

        母亲让他关了冷宫,今儿夜里连夜将酒厂的宫人抓了进宫。”

        苏落原本一点力气没有了,整个人慵懒的躺在那里,闭着眼假寐,但闻言刷的睁眼,下意识就要翻身趴起来。

        箫誉拦住她,摁着她的肩膀让她躺好,“现在事情还在可控之内,我见了南国使臣,他们对于和谁签订单子没有任何意见,他们只要酒水,并且一坛子酒水只给八百文。”

        “八百文?成本合不住,更不要说赚钱。”

        苏落一开口,嗓子哑的不像话。

        谁干的好事谁心疼,箫誉赶紧转身给她到一盏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