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3章 水泡

第173章 水泡

        苏落爬起来费劲,箫誉干脆含一口喂给她。

        一盏茶喂完,还意犹未尽问人家,“还喝水吗?”

        苏落带着幽怨瞪他一眼,箫誉笑着放了茶杯上床。

        “起初皇上将母亲关入冷宫,就一个目的,想要逼着我联姻,现在闹出酒水的问题,他就等于是有两个问题需要求着我解决。

        联姻的事还好说。毕竟能想的法子很多,但是酒水,没有方子就是酿不出来,我们这里又没有现成的货让他去用,他只能干着急。”

        “他万一不择手段伤人怎么办?”苏落担心的不行。

        不论是酒厂里的劳工师傅还是被抓的长公主,她一个都舍不得牺牲,

        箫誉道:“之前只是为了联姻,还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他不会虐待母亲,但是现在他想要酒水方子,他就必定不会让母亲吃苦。

        母亲若是遭罪,我必定不可能把方子给他,这个他是知道的。

        而且南国定酒水,不是一天两天,这是长年累月的合作,皇上总不能关我母亲一辈子。”

        “那我们要给他酒水方子吗?”苏落问。

        箫誉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苏落想了想,摇头,“方子必定是不能给,给了,就等于是卸磨杀驴,到时候我们不光保不住酒厂的师傅们,怕是连我们自己都要折进去。、”

        “你觉得,如何是好?”

        箫誉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足以见得他已经有了妥帖的办法。

        苏落也就毫无负担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们这个酒水的酿造,不光是方子独特,酿造工艺也和别的酒水有所不同,皇上就算是拿走了咱们的方子,他也酿造不出咱们的味道,他得是方子和工艺全都对得上,那才能酿出咱们那个水平的酒水。

        所以我们没必要把方子藏着掖着,可以光明正大的给他。

        但是这方子里的曲母是我自制的,这个他拿不走。

        这也就是,他拿了方子,但又没有完全拿到方子。”

        箫誉亲苏落的鬓角,“真聪明。”

        把人往怀里一抱,箫誉半躺着,让陆嘉趴在自己身上,肌肤相贴,每一寸都是蚀骨的相思。

        “明日我拿这个没有曲母的方子和他换人,换人之后,立刻在京都发出通告,咱们的酒厂开始酿酒,并且联系商户订酒。

        阵仗摆大了,这些酿酒的师傅们就安全了,皇上再想这样拿人,就没有什么理由了。

        皇上和南国使臣那里,我该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到位了,到时候他们拿不到酒水,问责也问不到我们这里来。”

        “那万一你拿出了方子,皇上也不肯放人呢?”苏落问。

        箫誉笑道:“他不可能不放人,还记得徐行吗?”

        苏落眼睫一眨。

        当然记得,春溪镇的那个大夫,当年她爹爹的同门师弟。

        “怎么?”

        “先前太医院要陈珩抓了徐行,为的就是一味治疗湿疹的方子,昨儿徐行那边传来消息,他调配的方子已经能够调制药膏了,效果很不错,等到天一亮,第一批生产出来的药膏就会被送到京都以外的大大小小药堂。

        到时候不出半天功夫,京都的百姓就能收到消息。

        你说京都的百姓大批大批的往春溪镇津南县城这些地方赶,过去就为了买药膏,皇上会害怕吗?”

        苏落不太懂这些,“为什么害怕?”

        箫誉笑道:“做帝王的,最怕的就是百姓的大规模流动,更不要说,这流动是为了用更少的钱更有效的治病。

        既有民怨民愤,又有人口流动。

        皇上能不怕吗?”

        苏落这下明白了。

        皇上怕。

        怕被欺压久了的老百姓造反。

        以前老百姓看病看不起,吃不起药,问不起诊,就算是勉强凑钱买了药,那药也只能去掉七分病,却不能根治,银子如流水的花,全都进了药堂,药堂又流入世家,镇宁侯府又和皇上勾结。

        若是现在有了更便宜还能根治的各类药,那老百姓会如何?

        苏落眼底带着炽热的仰慕,看箫誉,“你真厉害。”

        箫誉笑着看她,“真的?口说无凭,我不信你真的这么想。”

        苏落猛地向上一窜,在箫誉下巴亲了一下。

        好不容易小王妃主动,箫誉哪能错失良机,一把将人扣住,眼眸暗沉,“只亲下巴?没有诚意。”

        苏落道:“今天晚上已经两次了,再来天都亮了。”

        箫誉臊白她,“我说什么了,你这脑子......想什么呢?嗯?该不会是想被我......”

        苏落伸手一把捂住箫誉的嘴。

        箫誉舌尖剐蹭她的掌心。

        没皮没脸,没羞没臊,俩人直到后半夜才睡下。

        翌日一早,苏落起床的时候,箫誉早就不在,但是街头巷尾的传言越来越烈。

        京都的街头一下涌出许多湿疹患者,口口声声掷地有声的说,在春溪镇的药堂买到了根治的药,用了之后已经两个月没有犯病了。

        这样的话,口口相传,都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一下犹如燎原之火,燃遍京都,到半下午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出城。

        春杏给苏落端着一碗牛乳送上前,“两个月没犯病,那用药得是两个月之前,两个月之前咱们还在春溪镇呢,奴婢怎么没听说春溪镇有这个神药?”

        当然没有。

        不过都是箫誉放出去的消息又专门安排人将消息拱起来而已。

        有没有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去了,有!

        箫誉忙着酒厂的事,苏落连着两天连他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第三天一早,苏落收到宫里传来的消息。

        朝花节。

        长公主要去金水河畔作陪南国的公主,让苏落也过去。

        朝花节留给苏落的记忆实在不怎么美好,去年的朝花节,春杏让顾瑶的婢女捉弄,被丢进了水里。

        春杏不会水,险些被淹死,被救上来的时候几乎已经没了半条命。

        前年朝花节......陈珩带她去的,但是在人山人海里,陈珩将她弄丢了。

        等到金水河畔人潮散去,镇宁侯府的马车也没了,她是独自走回去的。

        连路都不认识,一路走一路打听,等走回府里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树梢,苏子慕吓得直接发了一场高烧,差点烧死。

        她那一路,走的脚底全都是水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