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7章 死了

第177章 死了

        赵韫姝狠狠瞪了四皇子一眼,没再说什么。

        倒是珍妃,转头问四皇子,“你怎么去水里了?”

        四皇子看了赵韫姝一眼,道:“我见那边有俩小孩儿落水了,岸上的护卫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及时下去救人,我也没多想,正好我就在甲板上,就跳下去了。

        正好我游过去的时候,这边韫姝公主掉下去了。”

        “巧云呢?”赵韫姝在人群里找了一圈,没发现自己的婢女。

        她一问,大家猛地想起来,还有一个没救上来呢。

        旁边有人就道:“公主刚掉下去,巧云就跟着掉下去了,还没救上来。”

        赵韫姝一下脸色铁青,都不顾自己全身湿哒哒的披头散发只披了一条毯子,拔脚就朝栏杆处跑,“怎么会还没有救上来?你们是死的吗?那么大一个大活人救不上来!”

        四皇子跟着往过走,道:“底下有个旋涡,被吸进去确实不太好救,我过去的时候,你差点被卷入旋涡。”

        赵韫姝铁青着脸,“少废话,救人啊!”

        船上的护卫基本都跳下去了。

        岸上的护卫也跳下来不少。

        水面上就跟下饺子似的,足有几十个护卫在捞人,但一无所获。

        赵韫姝头发贴在脸上,顺着脸颊往下淌水,她抹一把脸上的水,咬牙切齿道:“要是救不上来巧云,你们全都给本宫陪葬去!”

        底下的护卫是知道这位公主的地位的。

        一个个头皮发麻的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救人。

        满船的人,一个个大气不敢出,就连太后都没敢多说什么,头顶太阳晒着,她也只能在甲板上跟着晒着。

        整艘船,静默的犹如一个坟茔。

        珍妃和顾瑶对视,顾瑶收了目光朝苏落看去。

        苏落和玉珠不知在低低的说什么,玉珠不断的点头。

        “找到了!”

        水里,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

        顾瑶转头朝水面看去。

        一个护卫踩着另外两个护卫的肩膀,脚尖一点,犹如之前四皇子将赵韫姝带上来那般,飞身将巧云送到甲板上。

        “巧云!”

        赵韫姝不顾形象,裹着身上的薄毯急急赶过去。

        “快,快给她瞧瞧,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都别想好活!”赵韫姝面上带着狰狞的凶狠。

        几个太医和医女打着激灵扑上前。

        医女挤压腹腔,太医搭脉。

        然而不及医女挤压腹腔的动作开始,太医脸色狠狠一变,整个人瞬间跌坐在地。

        “怎么?”太后急切问道。t

        太医一张脸青白,“巧,巧云姑娘......没了。”

        太医不敢看赵韫姝,垂着眼说。

        赵韫姝双目一颤,一步上前,朝着太医的肩窝一脚踹了过去,“昏医!”

        太医被踹的直接朝后仰倒,连一声都没敢坑出来。

        给巧云瞧脉的,是太医院院使,他都说人没了,其他太医更是吓得直接连动都不敢动。

        赵韫姝一双眼睛带着红血丝,狰狞的转头朝太后道:“你若是敢让她死了,我南国绝不善罢甘休!”

        太后着实是没料到,好好一个朝花节,怎么就闹出这样大的乱子,“瞧清楚了?”

        太医院院使点头。

        太后颤着眼眸看了一眼甲板上躺着的巧云,嘴角动了好几下,朝赵韫姝道:“我们一定好好补偿她的家人。”

        赵韫姝一甩胳膊,“我用得着?我南国什么没有?缺你那点补偿?人没了,你和我说补偿?”

        人群里,不知是谁,低低的怯怯的说:“是苏落把人推下去的。”

        这话一出,顿时现场气氛狠狠一颤。

        太后一双眼几乎喷着火,朝人群里看去,寻找苏落。

        顾瑶蹙眉,她一直留意着苏落那边的动静,怎么玉珠不见了?

        玉珠呢?

        太后一眼看到苏落,咬着牙根朝苏落怒喝,“混账东西!你做的好事!”

        所有人看向苏落。

        苏落身边的人,一瞬间犹如躲避瘟疫一般,朝旁边鸟兽退开。

        苏落顿时空荡荡自己立在那里。

        她看了人群一眼,依然没有找到是谁说的那句话,收了目光,朝太后道:“我没有,韫姝公主......”

        不等苏落说完,赵韫姝忽然上前,扬手朝着苏落脸上啪的一巴掌扇过去。

        这次没了云珠挡着,苏落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

        她脸皮嫩白,一下五指印子分明。

        苏落被打的身子朝旁边趔趄一下。

        赵韫姝一把拽了她衣领,将她拉回,“你好大的胆子!”

        苏落回视赵韫姝,“我没有推你,更没有推你的婢女,何况,这船的围栏这样高,你觉得这是我推一下就能把人推下水的吗?

        想要落水,那得双脚离地,就算你不知道自己是被谁弄下去的,但是当时怎么掉下去你总还有印象。”

        苏落冷静的让赵韫姝倒是怔了一下。

        回想起来,她正看苏落的笑话,忽然背后有人狠狠撞了她一下,她一下被撞得磕到围栏上,不等她回头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撞她,跟着她双腿被人抱起,双脚离地。

        她惊呼着抓紧围栏。

        但是已经没用了。

        她被人从船上掀翻下去。

        她隐约记着,她掉下去的瞬间,看到船上巧云伸手探了身子出来要抓住她......

        画面在脑海一闪而过,赵韫姝恶狠狠的松开苏落,转头朝太后道:“我要凶手给巧云赔命!”

        太后快要炸了。

        她雍容华贵了一辈子。

        何曾被人这样指着鼻子吆五喝六!

        这样被赵韫姝羞辱,太后不敢和赵韫姝发火,火气全都冲向苏落,“你说不是你,你有证据吗?”

        苏落简直让气笑,“这是堂堂太后娘娘,南淮王的亲外祖母说出来的话?我如果没有证据,我就是杀人凶手?那我倒要问问,别人有证据吗?别人也是凶手?”

        “放肆!”太后身后的嬷嬷一声怒火,“怎么和太后说话!”

        苏落挺直了脊背,“首先,太后娘娘和韫姝公主瞄准我,是因为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句,那第一时间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喊这句话的人找出来?

        其次,没有任何证据,太后娘娘就凭一句我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没有推人就要给我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