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87章 蒸馏

第187章 蒸馏

        南国使臣寸步不让,要将镇宁侯夫人的尸体带回南国,并且给巧云驮棺。

        皇上没有资本去反驳更没有资本去反对,镇宁侯满腔屈辱只能咽下。

        巧云的事情解决了,之后便是解决两朝酒水贸易之事。

        这事儿和镇宁侯,不对,从此以后,是镇宁伯了,这事儿和镇宁伯以及刑部尚书无关,他俩只能告退出来。

        从御书房出来,镇宁伯咬牙切齿一把抓住刑部尚书,“本侯哪里得罪了尚书大人,你要如此将我们府上置于死地。”

        刑部尚书一把甩开镇宁伯的手,“谢谢,是伯爷,不是侯爷,镇宁伯还是早日认清自己的身份比较好,免得出去没了尊卑让人笑话。

        本官将贵府至于死地?

        一个镇宁伯府,还配不上本官如此处心积虑!”

        镇宁伯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他顺风顺水的半辈子,先前皇上与他说话都要给他七分的面子,何曾被人这样屈辱过。

        顿时脸色阴沉,“尚书大人这是觉得靠上了长公主府的靠山,就能为所欲为了?”

        刑部尚书朝他微微一笑,“没有谁做靠上,本尚书也犯不上对一个伯爷奴颜婢膝吧,你要是还不想离宫呢,请自便,去和珍妃诉苦也不是不行。

        本官忙的很,要安排三日后午门问斩呢,这么轰动的大事件,到时候怕是十里八乡的百姓都要来围观,

        本官得提前安排好秩序,若是有人要燃放烟花炮竹庆祝一番,本官也得提前和京卫营的人打招呼,切莫乐极生悲,发生踩踏事件。”

        镇宁伯到底是没忍住胸口那口老血,一张嘴,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刑部尚书晃晃脑袋,转头走了。

        御书房。

        苏落抵达的时候,御书房里欢笑一趟,一点都瞧不出来这里刚刚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臣妇叩见陛下。”苏落款款上前,屈膝盈盈一福。

        箫誉早就从椅子上起身,迎上她,在她屈膝一福的时候,站在她旁边,随着皇上一声平身,将苏落扶了站直。

        两人相视一眼,眼底是心照不宣的笑意。

        兵部尚书道:“听说那酒,是南淮王妃亲手酿造的?”

        这话让皇上一丁点颜面都没了。

        他先前掷地有声的说,那酒厂是他的,那酒厂里的酒是他的人酿造的,甚至南国使臣都要和他签订酒水契约了,偏偏闹出了岔子,南国使臣要尝一尝刚刚封坛的酒。

        尽管还没有经过时间的沉淀和发酵,可什么味道,封坛之后就能尝出来是不是一种东西。

        他的东西,明显不是箫誉那味道的。

        南国使臣分毫面子没给他,转头找了箫誉。

        箫誉更是半分颜面不给他,只丢出一句,一切都是苏落在打理,他不过是个帮内人跑腿的罢了。

        至此,才有了今日一幕。

        苏落朝南国的兵部尚书落落大方的笑道:“那坛子酒的确是我酿造,我这里,还有几种比那坛子酒味道更为烈性的,不知几位大人是不是有兴趣。”

        兵部尚书旁边一位南国使臣顿时一脸惊奇,“竟然还有更烈的?味道也那么好?”

        苏落笑的温婉,但眼底那亮晶晶的身材是自信与骄傲。

        “味道这种东西,我说了不算,得各位大人尝了才知道,正好我今儿过来的时候,带了两坛子,一坛子是和先前那一坛子一模一样的,另外一坛子,我称之为蒸馏酒,要更烈一点。”

        “蒸馏酒?”兵部尚书脸上带着跃跃欲试,“既是带来了,当然要品尝一下。”

        苏落朝皇上看去。

        这个征询一般的目光差点让皇上感动哭了。

        这是他今儿收到的第一个被尊重的目光!

        却偏偏来自苏落。

        “快拿进来。”皇上抬手吩咐。

        当即,内侍总管从外面提了两坛子密封好的酒水进来,一并进来的,还有旁边小内侍用乌木托盘端进来的几只银质的酒杯。

        苏落笑道:“其实用木杯或者玉杯,味道会更好,不过,各位大人喜欢用什么都行,我们先开封之前那坛子吧。”

        苏落说着话,伸手将那酒坛子上的封口掀开。

        纤纤玉手灵巧熟稔,封口一开,顿时酒香气肆意。

        “这才是那个味道!”

        “这才是真正的味道!”

        “简直天壤之别!”

        南国的使臣简直将皇上的颜面扔到地上踩。

        箫誉一句话不接,既不谦虚又不推让,这些美好的咱们,替苏落全盘收下。

        皇上听得快猝死了。

        他今儿怕是生完了一辈子的气。

        箫誉:......开什么玩笑,一辈子长着呢,福气都在后头呢!

        内侍总管提了酒坛子,给南国的各位使臣一人到了一杯,最终落回皇上那里,给皇上也到了一杯。

        箫誉和苏落齐齐摆手,表示不需要。

        “如何?”苏落虽是问,但语气自信。

        兵部尚书道:“也不怕南淮王妃笑话我等没见过世面,这酒,的确是我们喝过的最好喝的酒,不瞒王妃,先前我们也和陛下这里订过一点酒水,但是味道完全不能相比,可据说方子是一样的方子?”

        皇上:......我真的是谢谢你!

        这话你就不能出去再问?

        多少给我这个做皇帝的一丁点,就一丁点面子,难道就不行?

        皇上生无可恋看着苏落。

        苏落笑道:“方子的确是一样的方子,味道不同,那是因为酒曲不同,方子我可以分享给所有人,但是酒曲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念想,这个容陛下和各位大人见谅,无法分享。”

        “酒曲是你母亲自己研究出来的?也就是说,你母亲比你还更要擅长酿酒?那可以请她......”

        苏落从容打断兵部尚书的话,“抱歉,我母亲五年前过世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如此珍重她留给我的东西,因为除了这些,母亲再也没有留给我更多的念想之物。”

        兵部尚书顿时一脸惋惜和抱歉,“实在对不住。”

        苏落笑道:“没事,您能如此问,足以见得对我母亲手艺的看重,是我的荣幸,咱们尝尝这蒸馏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