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02章 突变

第202章 突变

        箫誉骂骂咧咧下了车辇进宫,苏落则直接回长公主府。

        马车快到长公主府所在的街口的时候,忽然迎面来了一辆装着满满当当一车墨的马车,马车堵在了拐入街口的拐弯处,忽然马车侧翻,一车的墨都撒了出来。

        马儿受惊,扬蹄嘶鸣。

        苏落的车夫连忙勒停自家的马车。

        眼看前路被堵,一时半刻,那撒了一地的墨台根本捡不完,车夫只能将马车后退,转入其他路上,拐到另外一个入口回家。

        天色已经很晚,就连繁华的鼓楼大街都没有多少行人,却是在拐入另外一条街道的时候,迎面来了一队人。

        当头抬着漆黑的棺椁,棺椁后面跟着举了出丧棒的穿着白色麻衣的人,浩浩荡荡的一队人,足有四五十个,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哭哭啼啼的一路朝他们逼近。

        车夫暗骂一句晦气,怎么连着两条路都发生意外,却秉着死者为大的原则,下车将马车赶到路边,给迎面而来的棺椁让路。

        春杏挑起车帘往外看。

        一眼看到那黑色的棺椁,顿时皱眉,“王妃,这个好像不太对劲。”

        苏落也朝外瞧,“怎么?”

        玉珠坐在旁边道:“那个棺椁,看上去比平常棺椁大了一圈,就算是世家的棺椁,也不会用这么大号的,这种大的棺椁,只有宫中妃位以上的人才能用,这是有特定规格的。”

        春杏立刻道:“可宫中的棺椁,也不该从这里出现啊,这......”

        春杏尚未说完,玉珠忽然一把抓了苏落的手腕,“不好,有问题!”

        春杏一愣,转头再去看窗外。

        刹那间,那打头而来已经距离苏落车辇不过数步距离的棺椁忽然盖子被掀飞,从里面一下钻出两个提着长剑的穿着灰布麻衣的人。

        这两人从棺椁一冲出来,剑尖儿冲着苏落的马车,直直就刺过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尽管玉珠已经先一步判断出危险,可架不住这棺椁距离他们太近,她一把抓了苏落的手腕将人用力往下一拽。

        “躲好!”

        说着话,玉珠翻身从车辇窗子飞了出去,手里提着从腰间抽出的软鞭,冲着那飞来的人迎上去。

        与此同时,保护苏落的四个暗卫,也现身,却被这出丧队伍里的其他人死死缠住,那四人根本脱不得身。

        整个出丧队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个个功夫全都精妙彪悍。

        玉珠与这两人纠缠,这两人的功夫,路数阴毒,招招毙命,玉珠几招之内便不敌,被人一脚踹飞。

        苏落原本趴在车厢,可在门缝看到玉珠被踹飞,一人提着剑直接朝玉珠一剑刺下去,苏落顿时心口一缩,直接从马车里爬出来。

        “住手!放开她!”

        苏落忽然从马车里出来,她一声高呵,让现场的打斗短暂的顿了一下。

        苏落手里攥着一把簪子,那簪子直接抵着自己的脖子,“放了他们,不然你们也得不到活的我。”

        这些人这样大张旗鼓的出现,一定不是为了得到她的尸体。

        如果只是为了杀了她,大可在暗中直接动手,什么火弩连弓,直接就要了她的命,根本没有必要这样。

        站在马车车辕上,苏落死死抓着簪子,“放了我的人,我和你们走。”

        玉珠一下叫出来,“王妃!”

        可叫出来又如何。

        如果她护不住苏落,就算现在苏落不跟着对方走,只要对方将他们全杀了,之后苏落还是得被带走。

        根本没得选。

        那几个死士暗卫瞬间眼眶都红了。

        他们是护着苏落的暗卫,现在却要被苏落护下一条命。

        那行人中,为首的是个挂着络腮胡子的彪壮大汉,胡子是不是真的不好说,但是说话的时候胡子会一抖一抖。

        他盯着苏落手里的簪子看了须臾,大概是在判断夺下这簪子的机会大不大。

        默了一瞬,他忽然抬手,“放了他们!”

        玉珠原本被人一脚踩在地上,那人已经提了剑要刺入玉珠的咽喉,闻言,一脚将玉珠踢开。

        玉珠浑身撕扯一样的疼,但是比不上心口疼。

        “走,都走!”苏落死死的抓着那簪子,害怕的手都在抖,但她吼得掷地有声。

        玉珠看了苏落一眼,咬唇忍下眼底的泪。

        上次在城门外,陈五袭击她们,就是苏落配合了她,她才能那么轻松的拿下陈五。

        这次,又是苏落自我牺牲,换了他们一条生路。

        要么留下,他们死了,苏落被带走,要么他们离开,苏落被带走,他们还能回去报信。

        这根本就没有选项可言。

        从地上爬起来,玉珠带着那四个暗卫离开。

        苏落将手里的簪子一扔,看向那为首的壮汉,玉珠他们刚刚走,忘了春杏还在车里,她现在绝不可能让这些人发现车里还有人。

        苏落就只能自己跳下马车。

        “我跟你们走。”

        “小姐!”春杏嗷的一嗓子叫出来,连滚带爬从车上下来,一把拉住苏落的胳膊,“还有奴婢呢。”

        春杏眼睛蓄着惊恐的眼泪,但手抓的苏落很紧。

        苏落气急败坏瞪她一眼。

        出来做什么!

        这不是找死么!

        可惜没用了,来不及了,出来了就没得选了。

        “让我的婢女离开,我跟你们走。”

        春杏摇头,“不,我不走,我不可能走,我跟着小姐,小姐去哪我就跟着去哪。”

        对面的汉子根本没有耐心听她们主仆情深,不耐烦道:“都带走!”

        对面上来两个汉子,朝着苏落和春杏的后脖颈子一人劈了一掌。

        手起掌落,两人齐刷刷的晕倒。

        棺材被扔到地上,挡住了整条街的同行,这一行人在得手之后,化整为零,两个姑娘上前将苏落和春杏往藏在角落里的马车上一送,车夫驾车直接扬长离开,消失在冥冥夜色中。

        箫誉进宫,皇上不过问了几句酒水酿造的问题便放他离开。

        箫誉满心翻白眼的走出御书房,大步流星出宫,问这么几个问题你也至于大晚上的将我叫进宫,耽误我好事!

        吹着口哨,想着已经到家的小王妃,箫誉走的脚下生风。